大洋路

在水一方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字体 -

如果默认我和太太自诩“内宾”,则在邻州旅游车上那八个来自国内的自由行者就是外宾了。走出邻州机场,当地旅行社的巴士载着他们已在外等候,将直接开始今天的游览旅程。

上车落座。询问导游具体安排。说话间,后排座一人头探过坐椅靠背,用家乡话大声道:“你是四川人?”“何以见得?”我反问。“一听讲话口音就晓得是‘川普’”他有些得意。我点头说:“成都”。他接着说“我家在邛崃。成都边边上”。我知道。“邛崃正好在。。。”他打不住话头。也是,地球另一端遇到老乡,激动正常。他大概50来岁。一看便知是不会寂寞的人。和他一起女人看上去很年轻,不止小他一轮“生肖”。现这种场景多。最好不问。

车上除了我们和老乡两口子,其他六个是上海人。当车上人知道我已移民后,沉默了片刻。邛崃老乡正经八百宣布说:“你们投敌叛国了”!有人“扑哧”笑出声。我说:“你步后尘,正在探路中!”所有人都笑了。

十多年前回国,要在浦东转机续第二天飞机才能返家。乘公交巴士去旅店休息的路上,得知有“华侨”归来,车上人投来温暖的目光,问那边情况探移民消息,格外亲切。真有点像明星被追捧意味。在这种氛围中很享受。

“你们在这儿怎么生活喃?”正回味中,老乡问,带着不解。生活在宜居国度的人被这样问,就像遭刺了一下。我讲家里安装了电视卫星天线,能收几百个台。包括中国中央和地方电视台节目,内容丰富。我太太插话说,尤其有了微信,不得空,与亲戚朋友聊天就像面对面。还觉时间不够用呢!“麻将呢?你们打麻将吗?”老乡问。我说:“在这里不想打麻将了,在电脑上可以玩。”老乡摇摇头,显然不认同。我理解。这种跨度的适应过程不容易,甚至是痛苦的!

我得知老乡来这里已走了一些地方,就问他的印象。他平静的说:“原始景色未有雕琢。来看看也不错!当然,比不过四川风光!”又补充道,“还是值得旅游”。

我问老乡办签证困难吗?这些年听说容易了但不知具体怎样。我们那时办签证户口本,房产证,银行存款,单位证明缺一不可。最后使馆人员又打电话到家“验明正身”,才算通过。“你未必不晓得嗦,现没有哪个国家敢怠慢我们中国人!不是吹,我们不去耍他们的经济就上不去!他们求我们去呢!还有啥困难?材料交去两天就搞定!咱们是怕不困难呢!”说完笑起来。所言极是!出手阔绰的中国旅客给旅游地带来大笔收入。这个资源已成为外交上卓有成效的调控手段。

车上的上海人安静听着,没搭话,略显矜持。我更愿意和他们聊聊天。毕竟上海北京是思想观念产生地,代表中国的高度与方向。从他们面无表情中似乎读出一丝冷漠,不便贸然接近。

“这里的移民政策怎样?”邻座一上海人问我。我尽所知,全方位祥细回答。看来他们很满意。他主动自我介绍和同座人都是“复旦”教授。其他四位朋友来自金融部门。

我向他提起一个热点时政话题,很普通很正面。他却很机警,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当地人关心股票、期货走势。。。”显然是有备而答。把我当成外人使我有点受伤。不过,我又理解他,赞同他的话。

我坦言,咱们央台是世上最热衷播放时政消息、国内外大事的新闻传媒机构,培养出的观众必然高瞻远瞩忧民忧国。我家乡的底层老百姓就比较喜欢谈论国内外事。有些话题有挑战、敏感性。当然,谈论的基本在正能量范围内。他们知道的。

教授健谈起来,问我对某人某事的看法,接着谈到目前中国特大城市现状、进一步发展的方向。改革到今天,如何解决特大城市人口分流“瘦身”这敏感又亟待解决问题?难点涉及到,曾经为城市建设发展贡献青春的建设大军农民工退出城市问题!他们把城市建设好,有些已在这里安家繁衍后代。叫退出去谈何容易!仅给出回乡的优惠政策显然不足以“请”走他们。但不“瘦身”绝对不行!已是发展的阻碍!这个前沿课题还在探索中。根据已实施的诸办法,效果怎样有待观察。一方面,再加大回乡宣传力度,辅以难以拒绝的优惠政策。另一方面在城市推行如下措施(略)。。。

不愧是著名高校教授!虽是个人的观察、分析,但感觉他动向的把握比较准确,分析比较透彻。令人叹服!感谢高论!车上,我也详细介绍华人在这里的近况。

在这里的旅行结束时,他们和我象老朋友一样握手告别。教授走了几步,回头挥挥手:“哎,你们这群人是中不中,外不外”,他欲说还休,不无理解同情之意。

真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吗?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买房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