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路

在水一方

画册和它的主人

字体 -

午后,我轻轻地翻开这本画册,检查每页宣纸被虫蚀情况再扩大没有,然后把它拿到阴凉干燥处晾晾。这些年每到夏季,我总是如此。

40多年前,正当少年的我和弟弟学画兴趣甚浓,那时市面上绘画用具和书籍稀少。一天,我们来到成都商业场街的古旧书籍商店,在店内看见这本陈旧的“李世倬山水册”。意外的发现着实令人欣喜!于是搜遍各自腰包里的每一个钱币买下了它。

这是民国23年(1934年)的版本,八开,宣纸印刷本。整本薄薄的十页均留下了被虫蚀的痕迹。暗蓝色封面上隐隐可见盖着的一枚朱砂印章。掀开封面,屝页上留有几行毛笔题词“国洋贤弟惠鉴:请长期好好保存,千万勿失为感!    愚兄  国珍   于离蓉赴美时写  34年夏”

回家后,我和弟弟一遍遍翻阅赏析,一次次照图临摹。。。,然后将落上款,盖上大名的条幅贴满居室空墙,又把写有“旭东雅正”“小勇惠鉴”的“杰作”分送给邻里伙伴。面对父辈的赞许和伙伴们不断的“订货”,我们劲头更足,把画册中每幅图足足临了三四遍。之后,我们到沙河边写生,到塔子山去画柏果林,苗圃,小亭。有时还挑出最得意的几幅,带到画友家,与他们的作品并挂一起,彼此评价。那沁心的喜悦和乐趣以后再难体味到!

几年以后,弟弟和我都上了大学。一个学农一个学工。大学毕业,我“扎根”家乡,弟弟分配到北京中国农科院。以后弟弟又多次赴欧洲深造,专业造诣很高。上世纪末弟弟携家定居了加拿大。各自忙学习忙工作忙家务,相聚甚少,绘画兴趣渐渐逝去,但我们书信不断。弟弟每一封来信,我仔细阅读,然后放到床头柜中。

那天弟弟发来微信,说在住家不远的万锦(Markham) 遇见一位华人艺术家,一起谈到了国画,谈到扬州画派和罗聘,高其佩等人时,又勾起他对久远学画的回忆。读着弟弟充满情谊的信,我突然又想到画册上那枚朱砂印。

几十年了,当年那些绘画颜料,画笔,木炭条早已一点点地送给了邻居朋友,那厚厚的一叠“夹江纸”和画刊也不知是搬家丢失还是朋友讨去。然而这么多年来,我始终保存着这本着画册。画册上的题词总是清晰印在脑子里。有时,我翻看画册想起弟弟,又浮现出画册原主人依依惜别的情景:哥哥赴美在即,弟弟赶去相送,手足深情化为无言的沉默。最后哥哥拿出珍藏的画册,转给弟弟,嘱咐好好保存,千万勿失!终于,哥哥随车远去,空旷的站台留下弟弟和这本画册。

辗转几十年,这本画册现又成为我和弟弟手足情深情的见证!如今每当看到画册,追忆往事,对弟弟思念之情愈加强烈。我真正懂得“千万勿失”的深刻含义,懂得画册在原主人心中的地位。

突然,我生出一个念头——时至今日,还能否让这本画册完璧归赵,去抚平原主人心中的抱憾!

国珍国洋先生今在何方呢?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邻居

    3 条评论

  1. 1
    悄然 - 2017年2月10日 04:01

    美好的回忆,浓浓的姐弟情。希望能找到画册的失主,圆你的心愿。

  2. 2
    hxh03 - 2017年2月10日 14:36

    手足之情,真挚感受!

  3. 3
    晓春 - 2017年2月10日 22:10

    谢谢你们!是啊,父爱母爱和兄弟手足情,都使我们倍感温暖终生难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