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路

在水一方

邻居

字体 -

从都市近郊搬家到这里,真的是冲着这里的田园景色和牧场风光来的。我生性好静,一直向在这样环境中生活。

这里距市中心(City)50多公里,是大都市边缘地带。俗话说,新居民挤中心,本地人住边缘。在这个具有代表性的西人住区居住快两年了,至今仍为我的一些同胞们不解。当然,此地的房价较廉,不介意被认为是搬到这里的原因之一。这里的住宅基本上都是独立别墅,占地多为六,七百平方米。我家前后院加一起,也有六百平方米了。

就在搬来不到一个月,还没等饱览周围美景,就开始后悔搬家的决定了。这里的居民多是本地人,有的几代都繁衍在这里。也许是还保留着牧场生涯豪放不羁“遗风”,人们言语举止直白粗犷。比如,我右边的邻居,大人成天说话粗声大气骂骂咧咧,弄得他家孩子也捡样,奶声奶气的吼叫。

还有让人颇有微词倒不是现在才有,只是感觉更甚!你发觉没有,西人家里的电视播放画面,基本不是体育比赛就是演唱音乐节目。再不然就是音响发出的重低音快节奏敲击乐声。很难听见播放时政新闻,国内外大事。好象他们没有远见抱负,心里只有小家和社区那一丁点地方,其他则不屑于关心,连中国和英美发生的大事也不在话下。这若在其他国家简直不可能!七八岁的娃娃也能背几条爱国大事出来!哦,这扯远了点。

所幸我左边邻居不错!她大概五十来岁,带着西方胖女人常有体态。她家里又是猫又是狗,热闹得很。见到我们,不忘招呼问候,问我们从哪儿来,是不是日本人?我们说是中国人。她立刻操一句中国腔“你好!谢谢!”,很风趣。

再说右边邻居,男人看上去足有四十岁,一米九上的大块头,一张坚硬的长脸,大络腮胡子,进出不修边幅。我朋友的太太说看上去挺吓人。两口子没见正经去工作,娃娃却两个嫌少,在我们搬来不到两个月,再添一丁。有一种说法,说是人穷脾气大。不知适用他们不?反正两口子一天要吵几架。男人吼婆娘,声音粗的象打炸雷!婆娘有时象被戳了一刀,叫声有尖又惨!我直想去看看,该不要出大事!穿上外套,还没等走出前院门,隔壁已鸦雀无声。我忙退回来。太太说你正好没去。果不然,人家两口子正说着话呢!有时,男人婆娘对吼,战事也无实质扩大升级。反复几次后,我们也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心想,这邻居暴躁,喜怒无常!不好处,少打交道为上。未必是“外交对等”,他们每次在外,隔马路远远和我们照面,说两句天气好之类话,便径直过去。

我们的狗狗Tristan ,他来到新环境,不管白天夜里,有一点动静就直叫。我们还没有效办法调教好他。一天,在信箱里收到一张写在旧信封背面,说威胁也好,说告诫也行的条子。上面说,因为你的狗成天叫,影响我的Baby休息,请立即制止乱叫!口气不容商量!我想告诉他们,你们人都止不住乱叫,还怪狗狗!明摆着欺生不是?再细想,狗狗一时半会儿也改不过来,我们隔一阵就要回中国一趟,但凡寄养问题就伤脑筋。再则,对方书面告知在先,还算符合法规。考虑再三,只得忍痛送人。为此我病了一场。之后,更不想与他们打交道,“怄”而远之!

盛夏到了,太阳光异常炙热!午后的阳光射入落地窗,室内热得不行。不间断开空调,一是太太有病不宜,二是我们的水冷空调虽环保,但要对付持续37,8度上的高温还差点劲。太太又催我去放下窗外的遮阳帆布帘子。这里,每家窗外都有这样的遮阳帘。到了夏天,西晒面的窗户,家家早早就拉下帘子挡阳光。我半月前去弄时,硬找不到那根用于放下帘子的专用拉杆。搞弄一阵不成便作罢。国庆节临近,一天比一天更热!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弄好遮阳帘。烈日下,我穿上长裤长袖衬衣,仔细端详思索弄下帘子的办法。这时,右边邻居家的小车开着音响回来了。这几天,他们频繁外出,听我街对面的英国老太太说,他们是去参加抗议政府削减福利和难民政策去了。

“Hello!”,后面有招呼声。我扭头看,正是右边邻居家男人。他站在我的栅栏外,象换个人似的,身穿印有国旗图案的体恤衫,面颊的络腮胡没有了。头两侧剃光刮亮,仅留头顶二指宽的一道寸长金黄色头发,从前额发际线至后脑勺呈三角形竖立。他见我扭头看,就打开栅栏门走过来,比划向我说着。搬来一年多,和他第一次近距离面对面。你别说,他的脸收拾干净,模样不算次,脸上残留虎纠纠的雄样。他叫我去拿带钩的专用拉杆。我说没有。他快步回家,又折回,手里拿来他的拉杆,三两下就放开支撑架,拉下遮阳帘,接着调整拉下的位置,再紧固支架螺丝。弄好帘子,他又回去找来一根长木棍和些铁棍铁丝,把长木棍比着拉杆锯齐长度,然后把细铁棍敲成小钩,调好钩的弯度,把铁钩绑牢于木棍一头。俨然一把上好拉杆就在眼前!试试刚好!我们伸出大拇指连声道谢。他带着微微的羞涩笑了。

随后,我介绍自己又问问他的情况。他说他叫Bob(鲍勃),本地人,二十九岁。。。才二十九岁!看上去要长十岁。我嘴里说”Very young!”,他又笑了,然后快步回家了。我关上门,欣赏着拉杆。”Hello!”,我开门,Bob提着一袋苹果送来。苹果是从他后院树上摘下来的。粗犷的他居然还有如此用心,让人惊讶又感动!我们接过来,谢谢他。他又匆匆回家了。

第二天是国庆日。他家和周围好多家庭一样,在前院的铁杆上升了起一面大大的国旗。他的小车前窗各斜飘着一面小国旗。全家人在后院弄“烧烤”。大人小孩都在“闹”!

以后他们和我们碰面,还是寒暄几句天气好之类的话后就径直离去。他家里也时而传出炸雷般的吼叫声。

 

 

 

 

 

 

 

政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Simon ZZ - 2017年2月16日 15:08

    不管住哪里邻居都很要紧,一般来说本地人如果成长在离都市越远的地方就越单纯、闭塞、豪爽、粗鲁、热心、狭隘,挣钱不多,活得开心,啤酒沙发电视就是全部生活,国人一窝蜂往外迁似乎不是因为社区,因为都不知道会是什么邻里,可能是因为求新吧?传统上国人对一手新的比较在意,房子车子要一手新的,衣服家具要一手新的,老婆孩子当然更要一手的。其实住城里没那么坏,成熟稳定的好社区大多在城里,找一个好的社区很要紧,很多朋友搬去外围,回来跟我说周围的绿色树林拥有程度还远不如我在近市中心的位置,因为我就在ravine旁边。不过选择住哪里不仅仅只是地域,更多的可能是生活方式。

  2. 2
    hxh03 - 2017年2月16日 22:42

    友邻相伴,感受邻里的淳朴-友善-温情!

  3. 3
    晓春 - 2017年2月17日 22:36

    谢谢你们的评论!邻里间彼此认识了解,让我学到了东西,加深了认识。

  4. 4
    conditioning repair work - 2017年2月20日 16:02

    This blog was… how do you say it? Relevant!! Finally I’ve found something which helped me. Thank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