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爱心司法人 民间团体提司法改革药方

字体 -

鼓励爱心司法人 民间团体提司法改革药方

(记者周瑞雨/台北报导)近日司改国是会议分组会议正在展开,司法改革议题千头万绪,然而长期关心法税的资深法学界人士指出:真正的司法弊病的原因出在:一,很多司法人没有爱心,缺乏真正的用心,将司法当作官僚职业,不把司法当作人生志业,也不把人民当作是人,欠缺对于人民有「人性尊严」的尊重。二,没有科学的证据法则,没有去假求真的法学方法论,采的竟然是追逐钱权的辩证术,导致案件不清不楚,让人民深陷泥淖,痛苦不堪。

    司法官只分成收贿跟不收贿两种吗?其实司法官分三种:堕落的司法人、保守司法人、前瞻司法人。35由台湾财经刑法研究学会、法税改革联盟、法律扶助基金会台北分会、台湾北社、动脑杂志社、台湾设计协会所主办的「平反冤错假案 全民票选《爱心司法人》 座谈会」,现场演出行动剧,指出1.拿着死神镰刀、黑心的堕落司法人:别有居心、只为自己的利益,做出「乖常司法的决定」,「反人权」「反法治」!2.蒙着眼睛,心是半黑半红的保守司法人,跟随判决例,跟随上级所定的标准,只是墨守成规,不敢越雷池一步的保守司法人,有智慧但智慧不够,有勇气但勇气不够,有能力但能力不够。例如现在行政法院办税务案件,就算人民赢了,税单又发回行政机关,人民再度陷入万年税单的痛苦深渊。3.有良心的前瞻司法人:看得到自己是在做前瞻性,有益于法治的正面能量的释放的工作。

    讲座主持人、台湾财经刑法研究学会创会理事长陈志龙教授指出,台湾的司法转型正义方向错误,没有格局,因为最重要的是人的问题,法官分为三种与法学教育、司法独立有关系,司法要独立,人要有良心来判案,但是现在法律制度也有问题,许多的决议、判例拘束法官,法官没有自由、亦步亦趋,宪法上并没有规定法官要依照别人的意见来判决;再加上救济程序上有许多限制,人民无法平反,像行政法院又受行政机关拘束,造成万年税单,违反法治国家精神。陈志龙指出日前他旁听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开庭,感觉法官也不敢做前瞻性的判决,其实只要做出来,就是前瞻法官,是第一个拯救台湾冤错假案的典范,台湾才会变成亚洲第一个转型正义、司法改革成功的国家。

    台北科技大学设计学院彭光辉院长指出,冤案个案加起来就知道问题在哪,司改可不谈个案吗?人民不相信司法,就是出在人的问题,司法独立之前要问问司法人是否有能力与程度,应该如何加强辅导、选才等等。太极门案就是司法改革典型案件,政府有错却在拖拉不改革。而郭瑶琪案更是典型冤案,案件侦讯中媒体就放话,媒体抹黑、丑化栽赃、撕毁笔录、证人供词反复,侦查过程检察官用威吓等手段等等。明明是促参案却用采购法在办,风马牛不相及。他对此案提出非常上诉,列了六大理由,最高检察署竟然没有说明原因就驳回,法律有规定要逐条说明理由,执法者却不执行、漫不经心。

    德明财经科技大学王明懿兼任副教授以亲身经历指出,太极门案当年新竹、高雄地检署都有检察官实地查访或传讯当事人,因为查无不法予以签结,然而侯宽仁检察官却违法起诉太极门,依据刑法第一二五条滥权追诉罪,检察官不该故意置人于罪。2007年太极门三审判决无罪无税,弟子敬呈师父的敬师礼也判定为赠与,照理说可以依刑法第一二五条惩处侯宽仁,这案件有受害人,国家也是受害者,因为支付了冤狱赔偿金。她引用真理大学法律系主任吴景钦说:司法税法要改革,只要看以太极门冤案为例所写的明白、真相、始末三本书就可以,这三本书是台湾司法、税务问题的照妖镜。一世官,九世牛,天理一定会有审判。王明懿也呼吁,太极门弟子的敬师礼就是民法第406条的赠与,人证物证事证都有,行政法院法官应该根据法律事实认定赠与,法官应该具有前瞻性,依照事实作终局的裁判。

    座谈会现场来了多位法官上台发表建言,基隆地方法院陈志祥法官指出,要保障法官的司法独立,第一个要让法官自治,让法官可以自己选庭长、司法院长,让干涉审判的问题消失,要相信制度,不要相信人。税改方面,太极门万年税单是最典型案例,他提出在司法改革上,最高行政法院应该变更见解,行政法院做出撤销判决时要把原处分一起撤销,这在法理上是合理也是保障人权的作法。

    最高行政法院帅嘉宝认为,司法是信息业,要释放规范信息给社会,目的要能要改善社会现状,大家依规范行事能增加社会福利。法官在此基础上应该要勇于表达意见,要清楚明确、易于理解。但他也认为,现今法律不鼓励信息清楚明确提供,至少行政法院是很这样。判决写太清楚,事后没有回旋空间 ,错了就错了,而法官爱面子,不愿意被指正,所以保守是最佳选择,最好不要有太多意见,结果就是法官越做越累,却没有尽到应有的功能,无法提供有意义的讯息,所以社会也在放弃法官。司法院应尽量降低法官释放信息的边际成本,如公布不同意见等,目前政策是此方向,但是现在没有好的制度,造成很多问题。

    台湾高等法院吴祚丞法官认为,有没有爱心是人的问题,但是司法环境有没有给爱心法官存活的环境,才是应该要思考的。再者司改除了法官、律师,检察官也重要。最后他也强调,要平反冤错假案要凭证据不是用政治。台北地方法院赵子荣法官指出,陈志龙教授提出来的票选爱心司法人,是很前瞻的司法改革意见,以鼓励代替责备,法官们会竞争获得这一头衔,是一种良性竞争。现在的做法是选出不优良的,是不恰当的,最后抓不到任何不好,只好找一些生病的、案件少的法官开刀,真正被诟病的恐龙法官,反而没有被处理,因为司法院认为恐龙判决是审判独立的,这块不能碰。

    财团法人商业发展研究院许添财董事长指出,台湾法税问题积重难返,他举例像中华财政学会,都是税法财经圈的一小圈圈人,财政部当官也是他们在审、研究案也是他们在承接,这些人不分蓝绿,特权是跨色整合的,总统不管是哪个党,都不算执政,都是这些台面下的人事圈圈在把持,这些应该要改变,讲道理、重专业、重视程序正义,法税改革、要尊重专业者,而专业者要尊重法治。

 

23.jpg

图一:现场演出行动剧,指出司法官有三种黑心的堕落司法人()、蒙着眼睛的保守司法人()以及有良心的前瞻司法人()

图二:民间团体举办的「平反冤错假案 全民票选《爱心司法人》 座谈会」有来自法学界及多位法官及关心司法改革的民众参加。

图三:陈志龙指出,日前他旁听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开庭,其实法官只要做出前瞻的判决,就是第一个拯救台湾冤错假案的典范,台湾才会变成亚洲第一个转型正义、司法改革成功的国家。

图四:帅嘉宝认为,司法院应尽量降低法官释放信息的边际成本,如公布不同意见等,目前政策是此方向,但是现在没有好的制度,造成很多问题。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