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凰》-- 骆宾王《讨武曌檄》的神逻辑

字体 -

大才子骆宾王的《代李敬业讨武曌檄》,也算是篇流传千古的名篇了。但这里不讨论它的文学价值,因为此文首先是一篇政治宣言,而且是一篇战争宣言。遗憾的是做为一篇政治宣传,它是完全彻底的失败,不但不能起到打击敌人的作用,反而可能加速了己方的灭亡。

下面就来详细分析一下这篇短文。
文章一开头便是例数敌人的种种罪状,策略是对的,可惜字里行间充斥着激烈的人身攻击,而且是男人骂女人的惯常手法。
“伪临朝武氏者,性非和顺,地实寒微。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洎乎晚节,秽乱春宫。潜隐先帝之私,阴图后庭之嬖。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践元后于翚翟,陷吾君于聚麀。加以虺蜴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残害忠良,杀姊屠兄,弑君鸩母。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

骆宾王说武则天性格差,出身低,这倒没什么。可是接下来就狗血了,提起她在太宗朝的往事,抓住一女曾事二夫的宫廷秘闻大作文章,说得口沫横飞津津乐道,估计那时候要是有条件的话他会亲自导演三级片了。“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用了汉武帝初见卫子夫的典故,说武则天当年如卫子夫这般,以卑贱的下女身份,趁着皇帝“更衣”(上厕所)的机会勾引太宗皇帝。又说她后来“秽乱春宫”。春宫指太子李治的东宫,所以骆宾王说武则天勾引完了老皇帝,又去勾引小太子,还妄图在后宫争宠,蛾眉不肯让人,狐媚偏能惑主,最后不但把正宫王皇后给陷害了,还让天子陷入了聚麀(you1)乱伦之境,一堆公鹿里面有那么一头母鹿。

总之,这几句文采斐然的描述,说到底不过是重复着男权社会对女人的一贯践踏,一面艳羡皇帝对六宫粉黛的独霸,一面把情欲带来的麻烦全部推给女人,口诛笔伐之际还洋洋自得--这还是在风气相对公平的初唐。

檄文接着说武则天杀了姐姐,杀了哥哥,杀了皇帝,杀了母亲。这么多罪状,倒确实是人神共愤,天地难容。可是罪状一下子列得太多,而且过于骇人听闻,特别是说她“弑君鸩母”,未免发力过猛。发力过猛,往往会反过来伤及自身,因为这样的攻击会显得缺乏信誉。也许骆冰王这里是另有所指,是指控武则天杀害了孝敬皇帝李弘和国母王皇后,但是他说得过于言简意赅,谁又会细想?大家只会觉得他是为了攻击敌人在信口开河罢了。

接下来终于讲到当前政治了。檄文说:“(武氏)犹复包藏祸心,窥窃神器。君之爱子,幽之于别宫;贼之宗盟,委之以重任。呜呼!霍子孟之不作,朱虚侯之已亡。燕啄皇孙,知汉祚之将尽;龙漦帝后,识夏庭之遽衰。”

这里提到了当今皇帝李旦--这本是李敬业这次起兵的最大理由,是他们造反的全部合法性之所在。可是这一段跟前面的人身攻击连起来读,问题就来了。武则天是谁呀?那不是皇帝他亲娘吗?无论李敬业是想扶持庐陵王李显,还是已经“幽之于别宫”的李旦,武则天都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老妈。

前面刚刚把皇帝的亲娘给骂了个狗血淋头,并且兴致勃勃地提到了她的乱伦问题,现在啥意思啊?你们说这个淫荡的女人跟两个皇帝搞乱伦,可是你们想要扶持的“君之爱子”,偏偏就是皇室乱伦的产物--骆宾王同志,你真有必要拿公鹿母鹿说事儿吗?不要说李显、李旦与母亲多多少少还有感情,就是闹得最僵、下场最悲惨的李贤,看到这些外人如此嘲弄他父母的私生活,李贤就一定高兴吗?

这些文字充斥着男权社会对家庭关系的肤浅理解,一旦碰到有权力欲的女人,就把夫妻完全对立起来,把母子完全对立起来。其实这种观念相当有代表性,到今天也依然这样。这就是为什么这样一篇荒谬文章到二十一世纪的今日还被奉为经典。

檄文接着开始夸赞自己一方了。“敬业皇唐旧臣,公侯冢子。奉先君之成业,荷本朝之厚恩。”

这里说到了李敬业的出身,又有问题了。骆宾王说李敬业是公侯冢子,出身高贵,前面说武则天出身低下,地实寒微。可是当时能够看得懂这篇檄文的人都知道,其实这两位的出身差不多嘛,不都是寒门新贵?武士彟是个卖木材的出身,可是李敬业的爷爷李世绩最初也不过是草莽英雄。李绩后来是凌烟阁里的功臣,可人家武士彟也被唐高祖李渊封为应国公,后又被唐高宗一路追封追赠,都变成“太原王”了。况且武则天的母方是弘农杨氏隋朝皇亲,好像更能跟高门士族沾上边哦。

檄文接着号召天下,追随李敬业起兵反武。李敬业是正义之师,所到之处必然胜利。

“宋微子之兴悲,良有以也;袁君山之流涕,岂徒然哉!是用气愤风云,志安社稷。因天下之失望,顺宇内之推心,爰举义旗,誓清妖孽。南连百越,北尽三河,铁骑成群,玉轴相接。海陵红粟,仓储之积靡穷;江浦黄旗,匡复之功何远?班声动而北风起,剑气冲而南斗平。喑呜则山岳崩颓,叱咤则风云变色。以此制敌,何敌不摧;以此攻城,何城不克! ”

檄文又向天下英雄发起责问:

“公等或居汉位,或协周亲,或膺重寄于话言,或受顾命于宣室。言犹在耳,忠岂忘心?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倘能转祸为福,送往事居,共立勤王之勋,无废旧君之命,凡诸爵赏,同指山河。若其眷恋穷城,徘徊歧路,坐昧先机之兆,必贻后至之诛。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最后这几段确实写得好,文思泉涌,气势澎湃,所以就连一贯爱才的武则天也禁不住叹息:这样的人才怎么没有为我效力呢?怎么跑到敌人那边去了呢?宰相失职啊!但是武则天能够如此泰然,也是因为她首先看穿了这篇檄文的外强中干,看似来势汹汹,实则不堪一击。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