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凰·军事(04)武则天特色的软实力

字体 -

武则天独立执政期间,对外的纯军事征伐不多,但她治下的帝国对周边地区的霸主地位依然得到维护,而且软实力的影响还带有武则天本人的特色。

剧照.jpg

比如,武则天借助佛教的力量维持统治。为了证实其合法性,她的称帝理论研究小组翻箱倒柜,好不容易从佛经中找出来了《大云经》。武则天赶紧向群众进行大力宣传,敕令天下各州都修建一所大云寺。结果这个大云寺一直修到了西域的安西四镇,有些寺还保存了很长时间。

玄宗时的新罗僧人慧超在开元十五年访问西域,发现在安西地区还有大云寺。《慧超传》中说:“且于安西,有两所汉僧住持,行大乘法,不食肉也。大云寺主秀行,善能讲说,先是京中七宝台寺僧。大云寺都维那,名义超,善解律藏,旧是京中庄严寺僧也。大云寺上座,名明恽,大有行业,亦是京中僧。此等僧大好住持,甚有道心,乐崇功德。”


武则天下台后,中原地区的大云寺早已统统改名为龙兴寺,但是看起来到了开元时期,在西域仍然有大云寺保持着武周时的名称。按慧超所记,安西(龟兹)和疏勒都有大云寺。

另一条史料显示,碎叶也有大云寺。天宝年间高仙芝远征中亚,随军的杜环在他的《经行记》中说:“又有碎叶城,天宝七年北庭节度使王正见薄伐,城壁摧毁,邑居零落。昔交河公主所居止之处,建大云寺犹存。”


交河公主在正史中有记载,本是西突厥贵族的后代,被玄宗封为公主,嫁到西域去和亲。交河公主嫁到碎叶(突骑施的牙帐所在)是在开元年间,可见那时大云寺还在,而且公主嫁过去后就住在寺旁边。甚至到了天宝年间杜环经过时,大云寺仍在。现在对位于吉尔吉斯坦境内的碎叶古城进行考古,还真的发现了唐代寺庙遗址,出土了若干佛像,据推测很可能就是大云寺。

或许,西域人就是喜欢大云寺,留恋武则天时代。

碎叶遗址.jpg
碎叶城考古遗址。
唐朝的碎叶城,现在在吉尔吉斯坦国的一个小城 阿克-贝希姆(Ak-Beshim)。考古发现了一处佛寺遗址,专家们认为很可能就是大云寺。

武周新字的传播也可视为软实力的一项体现。武则天创造的这批新字(准确说是她手下的文人创造的),其造字方法和传播使用的情况一直吸引着后代学者们的研究。一般认为,这批武周新字在中原地区的流行时间很短,基本上跟着武氏政权的消亡而退出。但在历史文献记载中,直到唐文宗开成二年,文宗皇帝还下了一道诏书说:“诏天后所撰十二字并却,书其本字”,那已经是武则天下台一百多年以后了。考古发现也显示,在偏远地区,有些武周新字却使用了很长时间。日本学者常盘大定认为这些新字在武则天去世后依然使用了135年--当然这个结论有争议。

武周新字:国。

武周新字在偏远地区的流行范围往往让后人大感意外。晚清学者叶昌炽是个金石学家,在光绪年间出任甘肃学政。他曾感叹自己所见的偏远地区的武周碑刻,从新疆的巴里坤、甘肃的敦煌、到广东、广西、云南等地,都使用武周新字,而且刻的一丝不苟,笔划不差;在广西上林县有两块保存至今的唐朝石碑,其中一块《智城碑》就是武周万岁通天二年所立,立碑者为“廖州刺史韦敬辨”,实际上是当地首领。碑文中的“日、月、星、天、地、年”都是武周新字;在云南,昆明市辖下的安宁市现在藏有一块武周时的墓碑“王仁求碑”,立于圣历元年,上有武周新字。又经当代学者张楠考证发现,云南地区有一个武周新字“国”(圀),一直到大理国时(中原已是宋代)还十分盛行;韩国和日本也都发现了武周新字。据说,武周的这个“圀”字在日本也很受欢迎。

武则天的新字虽然早已作废,但“曌”字却流传至今,和无字碑一样都是武则天的专属标签。另外,佛教的符号“卐”也与武则天紧密相关。这个符号随着佛经流传到中土,一直不知如何发音。武则天干脆为这个符号规定了读音--“万”。

王求仁碑.jpg

云南的“王求仁碑”。现在是个旅游点。
王求仁是当时云南地区的一位酋长,效忠唐朝+武周。他的墓碑是儿子王善宝立的,立碑时间是武周圣历元年,所以里面有武周新字。碑的原题为““大周故河东州剌使之碑”。
百度百科上说,新旧唐书都没有提到过”河东州“这个建制。估计河东州在武周时还有,是云南地区的羁縻州中的一个,但没能持续太长时间。唐朝时,云南这一带并不稳定。


武则天巩固自己政权的一项策略是兴建大型公共艺术,对臣民们发动视觉冲击。明堂、九鼎主要是造给大臣们看的,而立于皇城南边端门之外的天枢是造给百姓看的。但天枢的公关对象可能还不止是洛阳的普通百姓,也包括当时住在神都的各式各样的外国人。实际上天枢这座纪念碑式的大型雕塑可以看作武周朝的一项外交成就,无论是集资、还是设计、铸造,都有大量外蕃人的参与,作品的异域色彩也很浓厚。正因为如此,天枢的正式名称叫做“大周万国述德天枢”。

根据正史记载,天枢项目的发起者是武三思,出资者是当时的胡人。《资治通鉴》说:“武三思帅四夷酋长请铸铜铁为天枢……诸胡聚钱百万亿。”不过参与铸造天枢的还有哪些人,正史几乎没有记载,倒是后来发现的几块墓志又提供了些资料。

比如晚清时在洛阳地区发现了一块《阿罗撼墓志》,逐渐引起人们的兴趣。据学者们考证,这位~阿罗撼~是波斯王子,与在正史中出现波斯王子~卑路斯~是亲兄弟。两人都是波斯萨珊王朝的末代王子,在高宗时逃亡到了唐朝。到武周时,卑路斯早已去世,但阿罗撼仍然健在,并且参与了天枢的建造。他在睿宗景云元年去世,葬于洛阳的波斯王陵区。他的墓志上有一句说:“为则天大圣皇后召诸藩王,建造天枢。”--看来他也是天枢项目的组织者,联络了一批“藩王”。波斯信奉袄教,有专家认为,天枢最顶端的大火珠就是受了袄教的影响,而这可能是阿罗撼推动的。

此外,高句丽人泉献诚(渊盖苏文之孙)、高足酉、东夷人毛婆罗,都是天枢项目的重要人物。

如果说乾陵的六十多尊蕃臣石像是在彰显唐高宗的对外战果,那么这座万国天枢就是武则天的自我夸耀了,可惜没能流传下来。

天枢.jpg

大周万国述德天枢,简称天枢。


洛阳 武则天建筑.jpg
现在洛阳市的仿古建筑:武则天的天堂建筑。
武则天时,兴建了一座十分高大的建筑叫做“天堂”,其实是一座佛堂。遗憾的是,由于建筑的体量太大,加上失火,最终这个建筑没能完工。但是现在的洛阳时根据流传下来的资料记载,重新建了一座“武则天天堂”。虽然这个新建筑的尺寸比武周时的设计小了很多,但起码能让人看个样子。天堂里面装饰的富丽堂皇,现在是洛阳的一个旅游景点。



参考文章:

《慧超所记唐代西域的汉化佛寺》,作者:荣新江。
《武周新字研究综述》,作者:刘元春(上海交大人文学院)。

《天枢最后的秘密——波斯大酋长迁居洛阳记》,作者:郑贞富。来源:洛阳网。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