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未分类 的存档信息

崔永元和转基因食品

崔永元最近又火了,或者说是更火了。他有多火给你个例子,在手机上如果你用Google 拼音键盘书写的话在你写上崔字后永元自动联想。关于崔永元这次的火先按下不谈,因为我认为对我们意义不大。我们谈谈上次他的转基因大战。 上次转基因大战崔永元自称他胜了。如果从名声上称胜了我认同,因为现中国人人恨转基因;如果从科学的角度自称胜了我不敢苟同,因为他的证据占不住脚;(现… (阅读全文)

不要和土豪为邻

Wealth —any income that is at least one hundred dollars more than the income of one’s wife’s sister’s husband ——- H.L. Mencken(富有就是比连襟一年多挣1百块钱). 此兄调侃的如此简单,却又如此深刻。一句话道出了人的攀比本性及由此而来的各种社会现象。如果有人告诉你比尔·盖茨财富又增加了十个亿,你听完也就忘了。但如果同学聚会上你发现你发小财富比你多十… (阅读全文)

在出国和回国双向高速上的中国人

中国经过了近三十年两位数增长的经济发展后真的是富了!富了后的中国人在出国:有的是出去看看,有的是出国呆呆,有的是出去住下了。结果:在西方各大学校园内的教室里坐满了中国留学生,由中国来的科学家占了硅谷很大一部份的“脑力风暴”.在意大利的时装中心由中国人开的工厂似乎要灭了本地人的生意,世界各地豪华商品店挤满了中国人….. 出去看看: 据说对中国人而言英国旅游… (阅读全文)

形形色色的骗子

1惯骗 川普当选后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川普在推特说 “有趣的是,怎么美国卖给台湾数十亿美元军事设施而我却不能接一个祝贺电话”。这下子中国震惊了,因为这动了底线。蔡英文高兴坏了,认为变天了。可是沒多久把川普又把老蔡变冷菜了,且到北京访问了,期间连发9个推特,甚至封面也换了二次: 临走发推特表示此次会面取得重大成果。他先是发推特感谢习主席的欢迎仪式,并… (阅读全文)

省选:自由党必须走人的唯一原因

川普自大选以来羞辱了除其家人外的几乎所有人:民主党人,国会的共和党人,穆斯林人,墨西哥人,女人,记者,沒钱的等等. 但其在共和党员中的支持率是居高不下,而且是他行为越出格其支持率就越高。其实这种现象不单单出现在保守派中,在自由派也一样,看图奥巴马执政时其支持率也是共和党与民主党经纬分明。 美国是二党夺天下,看历史从未有任何党大选时赢得超过55%的选票!加… (阅读全文)

北大校长的不幸不屈与星巴克的冤屈和不争 一北大校长的不幸: 五四运动纪念日中国最知名的高等学府北京大学迎来建校120周年庆。校长林建华在致辞时,把“鸿鹄”念成了“鸿浩”。此事件迅速发酵,大家为北大校长不识“鹄”字深表叹息,这“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可是陈胜吴广之辈都信手拈来的用语。但说实话,读错字是经常发生的事,不认识一些生僻字既不表示没学识,更不代表没思想。尤其… (阅读全文)

流氓的区别

1有文化的流氓: 克林顿是律师出身,深知法律的精髓,人又聪明精於遣词用句, 所以克林顿在琼斯性侵一案作证时就精密部署。当时琼斯的律师向法官就性关系提出了三点定义: 一、接触任何人的性器官、肛门、腹股沟、胸部、大腿内侧或臀部,意图挑逗或满足任何人的性欲; 二、一个人的身体任何部位或物体与另一个人的性器官或肛门之间接触;或三、一个人的性器官或肛门与另一个… (阅读全文)

多伦多刚由春天的冰雪风暴中走出来,又跳进了疯子开面包车杀人的噩耗之中。嫌疑犯阿莱克·米纳希安(Alek Minassian)把面包车开到人行道上,造成10人死亡,超过10人受伤.逝者安息,给逝者和伤者家人送上真挚的安慰。对于所有的多伦多人而言在伤痛,休克之外还有一个困惑:我们选择生活与斯的城市安全吗? 心理学家说人的知觉极大多数情况是不可靠的,所以我们要先从事实开始。 如… (阅读全文)

房东的恶梦

什么叫政府:政府是唯一的可以合法地使用暴力的机构。我们常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法律的后面的本质就是保护一部分人的利益同时削弱或损害另一部分人的利益。换句话说法律和公义是两个概念,尽管大多数时间法律是为了维护公义。加拿大房屋市场过去几年(长线的话是二十多年)一路狂飙,使得当今的年轻人如果没有父母帮助在多伦多买个蜗居都难如上天。对于投资人而言也是一种挑战… (阅读全文)

安邦为什么被接管?

上周因著脸书卖用户信息谈到大数据的处理可以对我们自己了解到比我们自己都了解的地步,有点唯心主义的味道,因而问:命是什么?这周在唯心主义的路上再走一步,问安帮为什么被接管? 先讲个故事(此故事和所有心灵鸡汤里的故事都一样,都是为了说明观点,而故事的内容未必是真的)。 一位将军听说一位算命先生特准就去拜访想证实真假。 进去后算卦先问:先生问什么?将军说测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