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华裔黑帮简史之一

字体 -

帮派鼻祖话洪门

洪门以前是一个秘密政治组织,主要是以反清复明为宗旨。后来,历经了中国各个阶段的战乱,洪门广泛地参与每次战争。中国大陆的洪门成员战后大部分流落到香港,由于没有战事,他们又没有什么一技之长,不少人开始从事帮派犯罪活动。

随着香港居民开始向加拿大的移民潮,大批黑帮分子也进入加拿大,洪门作为全球性的帮派组织,不可避免地参与一些犯罪活动。在1970、80年代,洪门被加拿大警方定义为帮派组织,但是从记录上看多伦多的洪门兄弟似乎没有从事过什么刑事犯罪,而美国等其他地方的洪门则有参与刑事犯罪活动的记录。

不过,多伦多的江湖也并非一潭静水。1970年代,香港黑道大哥刘荣驹来多伦多,创办黑帮组织联公乐(Luen Kung Lok),引起了多伦多警方的注意。当年联公乐的出现,打破了多伦多原有的以本地华裔老移民构成的江湖体系,这个新生的来自香港现代的黑社会组织,其杀气和凶狠程度也要比老江湖们更甚。

当年,联公乐在多伦多唐人街一带敲诈勒索、经营地下赌场、向新移民和留学生收取保护费等,使唐人街笼罩着一种恐怖气氛。当时的华裔新移民和留学生主要来自香港,他们对香港的黑社会的规矩非常了解。因此,当黑帮勒索他们时,只要用黑话说出勒索金额,他们就知道对方是黑社会的,往往就会乖乖就范。他们熟悉黑帮规矩,很少报警,不然的话自己或者在香港的家人就会遭殃。

数字化的帮会

什么是“用黑话说出勒索金额”呢?黑道当然要使用黑话,里面使用很多数字和代号。就相当于密码让外人听不懂,这些勒索的金额往往和36有关,比如1080元、3600元等。受害人一听这些数字,就会知道对方的来头。

1.jpg

36是怎么来的呢?主要是因为洪门的传统中,新会员入会需要按照帮规宣誓,誓词有36条。相当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也就是规定能做不能做的事情,以及犯了错如何处理等黑道规矩。洪门的各项规矩,对中国黑社会组织的影响极大,因此林林总总的黑帮中,很多数字都和36有关。

比如,洪门中有的成员被叫做的“49仔”,指的就是刚入会的新成员。他们需要依照36条誓词宣誓,4乘9等于36而得名“49仔”。

而其他的数字也都有江湖故事典故,比如帮会最高领导人的龙头老大,代号是“489”。其起源就是“洪”字可以被拆分成“三八廿一”,而4加8加9正好等于21。

2.jpg

孙中山先生于1904年1月加入了檀香山洪门致公堂,并被封为“洪棍”(红棍)代号是“426”。源自4乘26加4等于108,意指水浒108将,其中武松手持红棍而得名。4加2加6等于12,因此洪棍也被称作12底,都是金牌打手负责武斗事务,在黑帮洪棍中武功最强的通常被称之为“双花洪棍”,就是这个来历。

3.jpg

忌讳的数字“7”

洪门中7是个忌讳的数字,原因就是来自“斩七”的典故。洪门入会总共有12道程序,其中第7道就叫做斩七。“七”是指叛徒“亚七”。根据《反唐演义传》的传说中,少林寺中第七条好汉叫做马二福,浑名亚七。因为打烂了寺中的宝灯,被僧众驱赶出寺,他心怀不忿,投奔朝中的奸臣陈文耀、邓得胜,与他们共同陷害少林寺僧。由此亚七成为奸臣、叛徒的代称。

4.jpg

仪式上用鸡(称作“凤凰”)来替代。入会新丁一定要亲手去宰鸡,相当于杀戮的训练和教育,看你有没有刺刀见红的胆量。仪式中的誓词是:“宝刀一出亮堂堂,不斩猪来不斩羊。自古流传到如今,香堂以内斩凤凰。头戴红缨脚踏泥,落在人间夜夜啼。今晚捉尔来作证,反骨奸心照此鸡。”

其中“头戴红缨”语意双关,鸡冠是红的,象征着叛徒奸细头戴红缨帽、无耻地投靠满清统治者的形态。通过斩七也是告诫新丁不要叛变,否则就和鸡的下场一样,因此洪门中素来以七为戒。

风生水起刘荣驹

位于哈利法克斯的圣玛丽大学(Saint Mary’s University)副教授Stephen Schneider撰写的《冰封:加拿大有组织犯罪》一书中,曾经提到刘荣驹的案件。书中描述刘荣驹看上去文质彬彬,丝毫没有街头黑帮的影子,还能熟练使用广东话、英语、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他对面试的移民官说,想在多伦多开一家餐馆,实际上是想把多伦多的唐人街变为一个海外的黑帮基地。

5.jpg

刘荣驹在香港属于黑社会同乐堂的创始成员之一,涉及夜店、赌博、贩毒以及行贿多名高级警务人员等。刘荣驹在1974年12月22日抵达多伦多,尽管他在港有重案在身,受到他贿赂的香港警察还是为他出具了无犯罪记录。

1976年他在多伦多创办了黑社会组织联公乐,共有13位创会大哥。在多伦多主要据点是一家叫做发财(FairChoice)的餐馆,还开有一个功夫馆,籍此招募和培训成员,武术师傅叫Mo Shui Chuen(洪门里的红棍)。根据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1984的报告显示,这个帮会组织基本上是独立的,也和香港母会有一定的联系。 联公乐在多伦多唐人街经营非法赌博、收取保护费、武装抢劫、敲诈多伦多华裔移民和小生意的钱财等犯罪。到了1980年,联公乐在多伦多的核心成员有150人,还有250人左右的一般成员,分布在周边各城市,大部分是16到25岁。

他们主要从高中和大学中的华裔学生中招募成员,很多都是持学生签证的香港学生,他们不太读书经常旷课,还有一些成员都是中餐馆的打工者。入会模式完全按照传统进行,需要喝鸡血和人血混和的血酒,直到1980年代由于艾滋病的盛行,才停止混合人血的做法。

6.jpg

六年后即被驱逐

刘荣驹还开办了一家东方文化推广公司,专门负责向香港到多伦多演出的明星收取保护费。1977年《多伦多星报》报道的一个案例称,一名演艺公司组织者在1976年组织香港的剧团到多伦多演出,需要向黑帮缴纳700元的保护费也不敢报警。但是纽约黑帮似乎更厉害,演出一次需要向当地四个帮派同时各交1000美元的保护费。

多伦多警队、安省省警和皇家骑警在1977年11月29日成立联合办案组,经过半年的调查扫荡,截至1978年5月1日共拘捕上百名黑帮成员。由于缺乏证据,其中并不包括老大刘荣驹。但警方还是在1980年1月11日以违反移民法为由,将刘荣驹驱逐出境。

刘在1978年已经获得多美尼加共和国的国籍,于是离开加拿大之后他就去了多美尼加,继续从事赌博业,他的妻子和孩子们依旧留在多伦多。他以前的不少马仔随后也远赴多美尼加投奔到他门下,由于他们在那里依旧闯了很多祸,被帮他办移民的SimonYip强令他们离开多美尼加。刘荣驹返回香港后继续从事赌博业,他的一些小弟去了纽约,然后有一些又返回多伦多。

又到经典老片回顾时间,刘德华、任达华、黎明,影帝天王们在邓光荣强大的气场之下,完全是跟班的小弟

成龙大哥谈香港台湾“黑社会”,感叹大陆没有黑社会,内地真好!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