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涛拍案,读鲁迅论武

字体 -

看文涛拍案,读鲁迅论武,看五四时期的原文,颇有穿越的美感:

近来很有许多人,在那里竭力提倡打拳。记得先前也曾有过一回,但那时提倡的,是满清王公大臣,现在却是民国的教育家,位分略有不同。至于他们的宗旨,是一是二,局外人便不得而知。

现在那班教育家,把“九天玄女传与轩辕黄帝,轩辕黄帝传与尼姑”的老方法,改称“新武术”,又是“中国式体操”,叫青年去练习。听说其中好处甚多,重要的举出两种来,是:

一,用在体育上。据说中国人学了外国体操,不见效验;所以须改习本国式体操(即打拳)才行。依我想来:两手拿着外国铜锤或木棍,把手脚左伸右伸的,大约于筋肉发达上,也该有点“效验”。无如竟不见效验!那自然只好改途去练“武松脱铐”那些把戏了。这或者因为中国人生理上与外国人不同的缘故。

二,用在军事上。中国人会打拳,外国人不会打拳:有一天见面对打,中国人得胜,是不消说的了。即使不把外国人“板油扯下”,只消一阵“乌龙扫地”,也便一齐扫倒,从此不能爬起。无如现在打仗,总用枪炮。枪炮这件东西,中国虽然“古时也已有过”,可是此刻没有了。藤牌操法,又不练习,怎能御得枪炮?我想(他们不曾说明,这是我的“管窥蠡测”):打拳打下去,总可达到“枪炮打不进”的程度(即内功?)。这件事从前已经试过一次,在一千九百年。可惜那一回真是名誉的完全失败了。且看这一回如何。

另外,鲁迅不相信中医,更不相信静坐养生。蒋维乔在《因是子静坐法》的《原理篇》中运用了一些中医术语如“丹田者亦名气海”等;在他译述的日本铃木美山所著《长寿哲学》的《病之原因》一节中,引用了德国科荷博士吞食细菌而不生病的事,来证实精神能影响人的生理功能、静坐调神能强身祛病的道理。这引起鲁迅的强烈反对,在1918年10月15日《新青年》第五卷第四号上发表《杂感·三十三》:

“现在有一班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人的对头。于是讲鬼话的人,便须想一个方法排除他。其中最巧妙的是捣乱。先把科学东拉西拉,羼进鬼话,弄得是非不明,连科学也带了妖气;例如一位大官做的卫生哲学,里面说——‘吾人初生之一点,实自脐始,故人之根本在脐……

故脐下腹部最为重要,道书所以称之曰丹田。’用植物来比人,根须是胃,脐却只是一个蒂,离了便罢,有什么重要。”

以今天眼光看来,鲁迅所指责的那位“大官”(指蒋维乔)的话并无大错,说不上是什么“鬼话”和“带了妖气”。由胚胎出生为人前不是靠脐带维系生命的发育吗?蒋维乔试图用现代科学阐述人体某些部位很重要的原理,虽不一定十分精当但未必就是“最恨科学”和在“捣乱”。如按鲁迅说法,中国医学中经络、穴位学等基本理论就全是“鬼话”、“妖气”。

在这篇杂文里,鲁迅对一个据说有“天眼通”(相似于现在所说的特异功能)的“神童”的批判,却基本上是正确的。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