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包星球上的沙漠与高山

字体 -

以下文字转载自 USChineseRight 俱乐部

【浪里白条】

宇宙深处,有一颗孤独的星球,叫烧包星球,烧包星球很像地球,上面住着一种智慧生物,为了简化起见,就把他们也叫做人吧。

跟我们地球人一样,烧包星球上的人也分不同族群,今天主要说说他们中的高山人和沙漠人的故事。

高山人信的是高山教,沙漠人信的是沙漠教。高山人住在相对寒冷的地带,有高山也有平原。沙漠人住在沙漠里,有羊,骆驼和沙子。

一千多年前(烧包星球和地球的公转周期差不多长,一年的长短也差不多),高山人和沙漠人因为信仰的宗教不同,相处得不和谐,经常有战争。几百年时间,都在沙漠里一个叫一路撒冷的地方搞拉锯战。沙漠很炎热,一路撒冷就成了大家争抢的凉快地方。

就像我们地球人一样,随着时光的前行,烧包星球上的高山人和沙漠人也都在往着更文明友爱的方向发展。当然,螺旋式上升的速度有快有慢。

一千多年过去了,高山人搞出了歌剧,芭蕾,电灯,电话,飞机,汽车,量子力学,微分几何,三权分立,超薄带香味带刺避孕套,伟哥,心脏搭桥手术,开颅手术,互联网,智能手机抓小精灵,还有炸弹的母亲。

妈的,眼花缭乱,简直不比我们地球落后。

高山人甚至还搞出了变性手术,男人变女人,女人变男人,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的。要是能当几天女人,再变回功能齐全的男人,我都动心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还是人家外星人牛逼。

沙漠人呢,一千多年前干骆驼,一千多年后还是干骆驼,几乎没有什么本质变化。

当然,因为同在一个星球上,低头不见抬头见,高山人造出来的好东西,沙漠人也沾光。高山人有飞机汽车,沙漠人也有。高山人有手机,沙漠人也有手机。高山人有高楼,沙漠人的楼更高。

高山人和沙漠人不同的地方,还是有很多的。

沙漠人对死刑犯的处决方式,是在广场上砍头,是的,当众砍头,就像我们地球上一百多年前的大清帝国。砍头,就是拿刀把一个人的头活活砍下来。不用麻药的,人是清醒的,直接生砍。

高山人的死刑少多了。处决一般用药,必须保证安详无痛。高山人的法律,繁文缛节特别多,死刑犯的律师通常会在法律上这里找找,那里找找,总能找出漏洞来。一般情况下,受害者的坟头已经大树参天了,死刑犯还活得白白(黑黑)胖胖的,有点像我们地球上中国农村养猪,养肥了再杀。

沙漠人对女人的态度就像我们地球上某个宗教对女人的态度,要蒙面裹头,没有父兄陪同,不能单独出门,如果未经允许谈恋爱,都有可能会被石头砸死。

沙漠人对同性恋的态度则很复杂,自己经常搞,抓出来的话,却经常会被打死。

高山人则已经进化到了高僧惠能的地步,“非风动,非幡动,仁者心动”,自己是什么性别,想干什么性别,完全随心所欲,自由洒脱。

按理说,现代的高山人和现代的沙漠人在一起应该不容易相处才是,高山人应该不喜欢沙漠人才对。毕竟,一个性别是流动的,另一个性别不仅仅是凝固的,还用铁链子锁上。高山人一定讨厌沙漠人,你要是这么想的话,就大错特错。高山人对沙漠人好过对自己的心肝。

烧包星球上的高山人不知道吃了一种什么药,得了一种多元文化病。多元文化病的症状是,认为各种文化都是绝对平等的,没有高下之分。得了这种多元文化病的高山人(以下简称高山病人)对自己的宗教大加贬低,认为信仰宗教是愚昧的事,可是高山病人们对沙漠教却赞不绝口。

在我们地球上人看来,高山教比沙漠教要文明得多得多得多得多,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

很多沙漠人在沙漠里过得不好,羡慕高山人的生活,于是就自己搬到了高山人的地盘,高山人爱心四溢,通通收留。可是沙漠人到了高山人的地盘后,又处处要求维持沙漠人原有的生活方式,并试图强迫高山人沙漠化。比如沙漠人一天祈祷5次,在工厂流水线上工作的沙漠人工人要求工厂允许他们离开流水线祈祷,不答应就告工厂歧视,用我们地球上中国人的话讲,你这不是纯粹操蛋吗?你这是要求特殊照顾,把自己的宗教强加给他人。怎么会有这么不讲理的外星人?

有的沙漠女人到高山人时装店里应聘求职,强迫对方允许自己裹头。对方说不行,我们这里卖衣服,店员不允许戴帽子。结果沙漠人女人硬是要打官司,全部由高山人组成的大法官竟然做出8:1的判决,判沙漠人女人赢了官司。这些高山人是一群讲法律的刻板人,只看法律不问亲疏。

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数不胜数。

高山病人们是一群很奇怪的人,如果你单单问他们“男人强迫女人穿戴什么,这样好吗?”,他们会回答“这样不好,这是男权压迫”。

可是,你如果问他们“沙漠男人强迫沙漠女人戴头巾,这样好吗?”,他们就会回答“非常好,这是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

这就很有趣了,本来是高山病人反对的事情,因为是沙漠人在做,高山病人就会死命维护。

得了多元文化病的高山病人,对沙漠人特别的体贴关爱,沙漠人有任何一点不高兴,高山病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洋大人,沙漠大爷,我又什么地方做得不好了?”

作为结果,沙漠人就像被溺爱的小孩,动不动就摔碟子砸碗,说高山人歧视他们。

最近这几年,不高兴的沙漠人动不动就杀高山人,夜总会杀过,市场上杀过,机场杀过,最近刚刚又发生了一起沙漠人身上穿着炸弹衣,在一个两万多人参加(主要是少女)的音乐会上引爆,杀死了22个无辜群众。

经常关注烧包星球的地球人都知道,最近这几年,沙漠人杀人事件已经发生了很多很多。每次杀人之后,高山病人们会先抽自己的耳光,痛哭流涕地反思自己什么地方做得不够,然后互相监督,如果发现高山人同胞的言行有越轨迹象(通常提沙漠这个词的都会被认为是种族主义分子),马上就会报告警方。

高山人里的政客会说“恐怖袭击是现代都市生活的一部分,大家要习惯”,要是在我们地球上说这种傻逼话,早就被一刀捅死了,死的不是你女儿,对吧?

高山人里的大明星会站出来说“烧包星球应该取消国界,大家都是自由的灵魂,自由迁徙,我们需要的是和谐共存”。

更大的明星会说“我们要坚决跟沙漠人站在一起,绝对不能歧视他们,坚决反对右翼高山人”。

然后,沙漠人的男人会出来蒙着脸(他们的女人是不会让你抱的),在街头寻求拥抱,高山人总是会被感动哭,好像他们的泪腺里面天生带着洋葱。我们地球人一眼就看穿的把戏,高山人总是乐此不疲地上当咬钩。

在我们地球人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楚明了,沙漠人跟高山人是截然不同的文明。这么说已经很客气了,高山人是文明人,沙漠人其实是野蛮人。沙漠人在高山人的地盘,侵蚀高山人社会的价值观,杀害高山人,强奸高山人的女人,享用高山人的福利,天天向高山人抱怨被歧视。

沙漠人搞恐怖杀高山人,不是因为高山人做得不够好,而是因为高山人不是沙漠人,不信沙漠教。

高山病人得的这种多元文化病,做为地球人,我完全不能理解。我能想出的唯一解释,就是高山人的原罪。高山人觉得自己的生活过得比沙漠人好,不是因为高山人先祖的努力创造和辛勤工作,而是因为高山人先祖对沙漠人先祖的掠夺。

所以高山人有深深的愧疚感,为了赎罪,高山人就得了多元文化病,极力补偿沙漠人。地球医学界把这叫代偿性增生。

又好比,一个小孩先天体虚,父母又穷,小孩很瘦弱。后来父母发财了,就拼命喂孩子,孩子体重长到了一千斤,还是觉得不够。

这就是矫枉过正。

跟这孩子的父母说,孩子已经有肥胖症,这样下去有生命危险,孩子的父母说,你这个纳粹,想饿死我孩子吗?

跟高山人说,你们为什么不能合理地处理沙漠人的问题,为什么非要无限跪舔他们?他们砍你们,炸你们,奸你们,捅你们,你们为什么不能实事求是,平等对待他们?为什么非要把他们当亲爹供着呢?

高山人勃然大怒,说“你们这些野蛮的地球人纳粹,懂个屁啊?”

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祈祷这个多元文化病不要传到我们地球上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