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逢六月四日

字体 -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知非之年,有些话还是要写下来。28年,我已经不过生日,那一天太过惨烈,有人诞生,有人死去,有人幸运,有人福气,但是整个华夏子孙却自此被割舌禁声,连这个日子也成为屏蔽词,讲中文的人主动或被动地讨论那天发生的事情。

《淮南子•原道训》:“伯玉年五十,而有四十九年非。”说的是春秋卫国时有个叫伯玉的,不断反省自己,到五十岁时知道了以前四十九年中的错误。做人是需要不断反思的,有了反思才会醒悟,才能进步。但是,那天的事却是无法正确反思的,一来无法触及,政府的一再封锁屏蔽,让人无法知道真相,无法完成在真实基础上的反思;其次,网络上的疯狗太多,为了几个五毛五分狠命搅浑水,发布虚假信息,一边儿没死人,一边儿血流成河,让英雄不能瞑目,亡魂不能操生。崔国政、刘国庚们牺牲变得毫无价值,即便在今天的金钱社会下面他们家属的抚恤到位了吗?今天有组织去关心有媒体在报道吗?回头一看,这个国家这个政府缺失了良心,明天怎指望军人们再次献身?

7月中旬,当年高三一班的部分同学自动组织了一次法国聚会,大家将从世界各地赶到巴黎,在一起过50岁生日。虽然近期欧洲不断的恐怖袭击让人恐慌,目前群里还没有任何动摇地言论,希望所有50俱乐部的成员可以按时到达巴士底,纪我们的生日,纪念1789年的革命,也纪1989年的堕落。理想之所以伟大,因为它不可实现,理想之所以伟大,因为越接近代价越大。共产主义曾经那么美好,我们每个人都因为它的绚丽而发誓成为它的接班人。然而共产主义理想竟然那么脆弱,仅仅一夜,几部坦克在北京长安街游行了一把,官媒还反复确认没有死一个人(交通事故不算),全体中国人就转身拜倒在孔方兄的石榴裙下,担当起共产主义掘墓人了。

50俱乐部的兄弟姐妹们,为了我们死去的理想和重生的欲望,大巴黎,不见不散!

2017年6月4日

MAR.jpg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柠檬水 - 2017年6月4日 19:49

    一片寂静中好高兴看到这一篇,在首页,而知道自己并不孤独。

  2. 2. Simon ZZ - 2017年6月4日 23:35

    谢谢!

  3. 3. 指南针 - 2017年6月5日 13:33

    thank you!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