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贵视角,以人民名义,猜祁同伟原型

字体 -

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里基本上都有原型,比如贪腐的政法委书记高育良(暗指周永康)、新上任的书记沙瑞金反腐败抓全面(暗指习近平)、干实事但管不了老婆贪腐的市委书记李达康(暗指一大批高层官员),唯独凤凰男、高官的女婿祁同伟(不与老婆离婚、跟老婆没有孩子、与年轻美女有私生女)到底原型是谁,我看时没多想。这样的反腐大剧(里边反腐的干将是最高检察院派下来的反贪局长而非中纪委派出的巡视组、巡视组等于打酱油的角色,表明反腐有没有王岐山毫无关系,没有王屠户也不吃带毛猪)被王岐山阻止不了,表明极可能是习近平拍板了才上演的。现在看来,祁同伟的原型很可能就是指的王岐山。他符合祁同伟所具有的所有特征,除了最后结局是自杀外。所以,王岐山有私生女这事还真的是一颗炸弹。如果王岐山在十八大后担任总理职务或其它任何职务,那倒不会因得罪太多的人而遭报复。他搞起了打老虎拍苍蝇的反腐,习近平在那时就扬言:“打铁还需自身硬”,暗示王岐山的廉洁与道德操守是过关的,人民也认可了这一点,尤其是他没儿没女,贪污的钱没用处。

在《人们的名义》里有一句非常非常重要的话:“最糟糕的是以腐反腐”(大意,原话差不多就是如此)。意思是暗示现在的反腐能否成功,要看领头反腐的人自己是否清廉。

郭文贵爆料了王岐山有私生女,名“于歌”,见合成图(来自网络):

B.jpg

现在我们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郭文贵爆料准确无误。这并不难证实或证伪,因为在澳大利亚的华人很多,于歌女士不可能身边没有一个中国朋友。如果这事是郭文贵胡编乱造的,那在如此信息发达的今天,一定会有人告诉她她被铺天盖地的网人诽谤着,那她就会看郭文贵的视频,然后找律师状告郭文贵以及相关网站。何况爆料的网站上有她的丈夫与孩子,她丈夫是小有名气的艺术家,也不会轻易饶恕这样的抹黑。

根据网上的资料,于歌女士应该是在1988年出生的。我查对了一下王岐山的简历。王岐山在1982年以前是在中国社科院做研究工作,在1982年他岳父升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同年把女婿王岐山调入中央书记处下辖的农村政策研究室。直到1988年,他被升为《中国农业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也就是说,此时他离开了他岳父的单位。当上了总经理后,不知道会有多少美女主动投怀送抱,说不定此时他就有给自己留下后代的想法。不在岳父身边,隐瞒也比较容易。关键是那时他猜测不到自己未来会当上政治局常委,也就放松了自己。

如果郭文贵爆料于歌是王岐山的私生女此事属实,那就表明在这之前王岐山与妻子就看过医生以找出妻子不能怀孕的原因,结果是问题在于妻子姚明珊,王岐山的精子没问题。王岐山那时不能跟妻子离婚,也就只能偷偷地跟女朋友(于歌的生母)商量,生下孩子后移民海外,可以出嫁,但一定要保密,把私生子养大。王岐山此时作为投资公司的总经理,拿出一根毫毛就够养孩子用的。

其实,对于王岐山无儿无女又不能离婚的情况,即使他有私生女,习近平也能理解。问题出在了王岐山打虎得罪了太多的高层官员了,还得罪了很多官商勾结的商人。郭文贵就是其中之一。用不着郭文贵自己亲自搜集王岐山的材料,乌泱乌泱的高官想扳倒王岐山,给他喂料的高官排队都会排很长。如果王岐山不在今年年初提出搞个《中央监察委员会》其权限高过政法委书记中纪委书记的机构(等于自己为19大后不退休铺路),而是打算在19大退休,那对手也就能放过他。当看到王岐山留任的可能性极大时,政敌出手了。郭文贵就充当了爆料喇叭(在西方这叫被人利用的鞭子),给习近平压力,以堵死王岐山留任之路。

对习近平来说,甚至对整个共产党来说,这晴天霹雳般的炸弹令轰轰烈烈的反腐战役成了笑话。而且薄熙来一派的人不服以反腐的名义把薄熙来判刑(无期徒刑)。“打铁还需自身硬”这句名言也被打脸。这“以腐反腐”要比不反腐还糟糕,因为彻底暴露了整个党腐败透顶,暗示共产党已经找不到一个廉洁的高官领导反腐败了。这简直就成了“贼喊捉贼”了。习近平让王岐山软着陆,几个月后退休,而不是填补死了的徐才厚去秦城跟薄熙来周永康郭伯雄组成四人帮一起打桥牌斗地主,对整个党的威信来说是有利的。只是到了这一步,王岐山的政治对手们未必善罢甘休。如果习近平把王岐山也打入大牢,那共产党的信用彻底崩盘。

王岐山的政敌也是共产党高层,那为何他们要对王岐山穷追猛打并指使郭文贵爆料?共产党高层可是坐在一条船上,一旦倾覆,便同归于尽。这浅显的道理他们都懂,心里跟明镜似的。他们之所以不怕沉船也要干它个鱼死网破,就是因为中国几千年来的“赢者通吃”、“成王败寇”、“你死我活”的传统文化导致的弱势方没有妥协之路。历史上的乱世都是这么弄起来的。

郭文贵为何一边爆料王岐山等(反腐败阵营)一边说坚持反腐败的习近平是千年不遇的明君?

根据中国的传统文化,郭文贵爆料王岐山等反腐败阵营,是帮助习近平“清君侧”。其实郭文贵的理论逻辑是荒唐的,在实践上是欺人之谈的。

先说在理论逻辑上的荒唐。我们传统文化里的“明君”是指即使不能明察秋毫,至少也能判断出谁是奸臣谁是忠臣。而“昏君”则相反,不能判断出谁是奸臣谁是忠臣,其表现就是被奸臣利用或者被奸臣绑架。郭文贵公开反复讲习近平被身边的“盗国贼”们给绑架了。根据他这个说法,那习近平就不是明君了。更别说千年难遇的明君。千年难遇的明君怎么可能被坏人蒙蔽?跟高中都考不上的郭文贵讲逻辑,大概比对牛弹琴好一点。

再说郭文贵帮助习近平“清君侧”在实践上是欺人之谈。中国历史上各个朝代发生的帮助皇帝清君侧,其用意都是最终干掉皇帝,夺取皇帝的君权。别说晚清的慈禧给光绪皇帝清君侧杀掉谭嗣同吓跑康有为梁启超后没有杀掉光绪,那是因为慈禧是女人在那江山摇摇欲坠的时刻她称帝的那天就是全国举旗造反的时刻,他就不得不留着光绪,但把他囚禁在瀛台,彻底夺了他的君权。再往前说。明朝朱棣打着帮助皇帝清君侧的旗号(告诉下属将士:皇帝是圣明的,但被奸臣们绑架了)从北京打到南京,皇宫被烧后由于分不清尸体是谁的,当上皇帝后还派郑和下西洋七次寻找朱允炆。跑到外国都不行,必须杀掉。任何帮助皇帝清君侧都是骗人的谎言,其真正目的是夺君权。这是郭文贵扬言:“不干掉王岐山,十九大就开不成了。一切都刚刚开始。”的内涵。所以,在实践上一边保护明君习近平,一边清君侧,没有那么无私的人曾经出现在中国政坛历史上。

诚然,当今之世,郭文贵无法回国来个招兵买马打天下的路数而帮助习近平清君侧。如果他有这样的机会而且能成功打下北京城,那他最终目的绝不是要帮助习近平稳定江山,而是他要自己坐江山。这当然是比喻。所以,即使王岐山在19大退下来,王岐山的政敌们也还会爆料王岐山有私生女王岐山的外侄姚庆是“万亿级窃国贼”,哪怕共产党这艘大船倾覆也在所不惜,其根本原因是他们不允许习近平在19大上拒绝制定下一届接班人。就是说,他们绝不允许习近平自己独揽19大的话语权导致社会再回到终身制。清朝过后,想搞终身制的袁世凯(如果他不恢复帝制,他就必须接受大选结果那他就搞不成终身制。事实上他死在任上那是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引发蔡锷出兵护法;想搞终身制的蒋介石导致国民党将领们呼啦啦往共产党那里投降;毛泽东搞成了终身制,结局是没完没了的政治运动包括十年文革,他自己也被文革动乱拖死;邓小平清楚这一点,他就想退一步当一个终身制的太上皇,那还诱发了六四,六四后他还是在死前彻底退休了;江泽民任期满后还想学邓小平当太上皇,也只是给胡锦涛当了太上皇,到习近平接班后,他就连徐才厚郭伯雄都保不住了,但他仍不死心,在幕后搞点出头露面的象征意义的存在。如果习近平不搞终身制谋划,那江泽民也就没什么招数了。现在郭文贵爆料表面上是对着王岐山,他的“老领导”们可不是那么想的,其用意就是不能让习近平独享19大人事权。

如果习近平妥协,那最后妥协的结局是:王岐山19大退休,反腐的事就交给他人了。19大的人事安排由习近平与老人帮谈判解决。这样虽然会引发内斗激烈,但最大的难关不是19大,而是以后在中国经济发生大危机时。如果习近平获得了独揽19大人事权,那他组阁的班子在处理经济危机时就会拧成一股绳,大家齐心协力共度难关;如果习近平不能独享19大人事权,那19大产生的还是两派,一旦碰上经济危机导致的动乱,两方就会内斗起来,再次重复一方主张镇压一方阻止镇压的局面。由于习近平在军队里没有邓小平那种在战争中建立起来可以逆势而为的威望,忽喇喇似大厦倾的结局就会发生。甚至在19大后如何发展经济方面都会发生各不相让的局面,因为习近平不能独享19大人事权等于他一言九鼎的地位没有了。如果习近平不能独享19大人事权,那他在下一届的任期里就没有了干好工作的动力了,反正到时就得下台何必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做嫁衣,就跟胡锦涛一样了,谁想贪就贪吧,不关我的事,击鼓传花,亡党还是亡国就碰上谁算谁了。

站在中间立场,纯粹为中华民族的未来着想,我认为习近平有独享19大人事权但必须通过人大公开讨论(这些人的家族资产要公开,比较清廉的又有能力的便可上位),要比老人帮黑箱作业给习近平安排阁员强得多。等于社会往前走了一步实现了组阁制,这对双方都有好处,比你死我活的内斗强多了。否则,你有权抓我的人,我的人有了权报复你再抓你的人,社会再次走向动荡,在盛世–乱世–盛世—乱世循环圈里打转。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最高层当权者会主动公布家庭财产呢?当他们不公布家庭财产时,人民有一大部分人认为他们不会贪腐,至少还有个别人不贪腐时,不公布家庭财产对贪腐的他们有好处;当人民绝大多数或百分之百认为他们贪腐,那他们不公布家庭财产更糟糕。没贪的或贪得少的就希望公开化,否则他们太吃亏了。小贪的也会被认为是大贪。到连王岐山都贪腐的地步,执政党再也无法说服人民政治局家属里还有不贪的了。此时发生经济危机的话,公开家庭财产如果还来得及的话,那他们当中家族贪得少的就会强烈要求公开家庭财产。结局要么是公开家庭财产要么是分裂崩盘。其实当年六四前几天赵紫阳就提出公开他家的财产以平息动乱,遭到了八老们的反对。倒不是因为八老的家族比赵紫阳家族贪得多,而是因为这一步一旦走出去,以后就贪不了了,开弓没有回头箭。没有邓小平的军权,一旦再次发生这样的事件,社会就走到了拐点。

目前共产党面对的最大的矛盾表面上是派系之间你死我活的“腐败—反腐败—反反腐败”的斗争,其实在本质上是“落后的生产关系”不能适应“已经高度发展了的生产力”了。由于信息革命导致的黑箱作业无法隐瞒黑幕(互相爆料),政治决策公开化、人事权公开化、官员财产公开化,已经成为无法阻挡的趋势。也就是说,要么发生社会动荡把生产力退回到与落后的生产关系相适应的水平(等于打烂重来);要么放弃旧的生产关系以适应高度发展了的生产力。走哪条路的决战很快就会到来,这是社会发展的结果,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即使社会在和平阶段,中央党校依然是培养最多贪官的学府,其次是清华北大,然后是各省党校。郭文贵说他有资料证明北大校长王恩哥给高官送过100个美女,把北大搞成了窑子。有北大男光棍不干了,说郭文贵是胡说八道:“北大哪里会有那么多美女?高官找美女会去电影学院舞蹈学院戏曲学院,北大从建校至今也不会有100个美女啊。不带这么吹北大女生的。”这光棍拿北大与电影学院比美女,标准有点高。不过也有道理,如果说高官们去北大找才女就对了,找美女,那最容易办到的是去电影学院舞蹈学院。

一句话:社会无法回到终身制了,然而,不是组阁制的、是由两派黑箱作业组成的两派混合接班体制,必然导致在和平时期“腐败—反腐败—反反腐败”争权夺利内斗和分赃不均的摊牌、在动乱发生时上层立刻分裂的局面。这对两派都是灾难,到头来谁也得不了好。

如果习近平在19大前拼一家伙,他的胜算也不小。这要看他是否感觉到没有退路了。你退一步对方进两步。习近平属于吃软不吃硬的一类人。对手如果来硬的,而且过了头,那他就可“甩开袖子大干一场”。富贵险中求,权力更如此。两军相交勇者胜。

回到题目。如果王岐山真的像郭文贵爆料的在海外有私生子私生女,家族有亿计资产,那王岐山要比祁同伟糟糕多了,毕竟祁同伟并不主张更不参与打击他人贪腐。郭文贵爆料的真实性有多高?用不了多久就会知道了。我还是相信王岐山本人没有贪腐(王家没有贪腐,老婆那头贪腐与王岐山无关,那是姚依林家族的事。把姚依林家族贪腐算在隔壁老王的身上有欠公平,虽然王岐山对自己的亲戚网开一面而对他人的亲戚就死打很难服众。),至于在当国企总经理时有了私生女,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妻子不能怀孕给他生下后代。一个凤凰男,成了高官女婿才有了往上爬的机会,为了前途他又不能公开离婚。这一点跟祁同伟一样。

《人民的名义》让王岐山看后步祁同伟之后尘—自杀,这么暗示有点令人毛骨悚然。总之,《人们的名义》绝对不是为了让人民大众知道腐败的详情而上演的,它是19大人事主导权争夺战的一部分。提前把王岐山的形象搬上银幕,其内斗已经激烈到白刃战水平了。

中共上层把精力不得不放在内斗争权上而不是对未来巨大的经济危机预防与处理谋划上,就如同美国两党国会与主流媒体把精力放在扯淡的俄罗斯议题上而对未来巨大的债务危机只字不提,表明人类不论种族都具有只顾个人眼前利益的天性。

开一句玩笑:如果王岐山真有私生女,“XXX的孩子像隔壁老王”的说法也有了原型。但愿老王软着陆,然后远离政治,到澳洲去照顾自己的外孙外孙女,过一个平静的有天伦之乐的晚年平淡生活。被别人折腾又折腾别人又被别人折腾的日子过把瘾就该放弃。

那么,我猜测王岐山是祁同伟的原型有没有道理呢?祁同伟的“祁”字有三重含义:1.与王岐山的岐谐音;2.与走歧路的歧谐音;3.王岐山算是个奇人(明明自己有二奶有私生子还高调反腐)。“同伟”的意思就简单了,等于“同伪”,加在一起完整的解释就是:走歧路的奇人王岐山同样是伪清官伪君子(=洪洞县里没好人),简称就是岐(祁)同伪(伟)。祁同伟=歧同伪;换成另一直接等式“同”与“等”互换,就是暗示:岐山=伪清官伪君子。(为何不用王字?因为中国姓王的太多了,远不如岐字的谐音更对准靶心,而且能有三重含义。山字就更不能用了,有人会误解成刘云山也说不定呢。)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指南针 - 2017年6月21日 18:19

    interesting

  2. 2. hxh03 - 2017年6月24日 16:00

    颇有点想像力,分析有些道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