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竟希望丈夫早死…

字体 -

日本媒体报道,希望丈夫早死的熟年妻子越来越多。引起妻子怨恨或厌恶的根源,都是些在男人看来毫不起眼的小事,例如忘记妻子的生日、回到家就倒头大睡等。

每天早晨或黄昏,都有一对老夫妻携着手,慢慢地踱着步从我家门前经过。如果那个时候我正在院子里忙碌,那对老夫妇就会停下来跟我说话。我注意到,这对七八十岁的老夫妇,即使是每天的例行散步,也穿戴得十分整齐。

老太太虽然已经满脸皱纹,但一定不会忘记化上一个精神焕发的妆,并在衣襟别上一朵别致的胸花。我会大声赞美老太太当天的妆容美丽,胸花也十分雅致得体。通常这个时候,老太太会像小姑娘一样害羞起来,老先生则微笑着代替老妻子说:“谢谢。”

这对每天携手散步、相依相偎的老夫妇,成为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道风景。看到他们,会情不自禁地幻想自己老后的样子。我相信,在日渐人口老龄化的日本,像他们一样携手走完人生的恩爱夫妻,一定非常多。

像电影《樱花盛开》中的深情丈夫其实是少数。

但凡事也都有例外。前段时间在日文网站看到一篇《周刊现代》的报道,说“希望丈夫早死的熟年妻子越来越多”。这篇报道列举了如下事例。

事例一:今年57岁、在某大公司就职的大塚洋二(假名)打算三年后退休,并将未来的人生设计好了:在青壮年时期,每天埋头工作,家里一切全靠妻子打点,所以,退休后要多花时间陪伴妻子,夫妻二人一起去温泉度假、去海外旅游……他还希望跟妻子一起去跳妻子多年来热衷的社交舞。

在和妻子谈到退休生活安排的时候,大塚洋二说:“退休之后,一切都以你为主,以你的幸福优先。”他以为妻子会高兴、感动,但一贯温柔的妻子突然大发雷霆:“什么?到这个时候你才说什么‘以你的幸福优先’?这之前你都干什么去了?我的人生被你给彻底毁了,你真希望我幸福,就快点死……”
    
《我的危险妻子》中看似完美的家庭主妇一直设计想杀掉不忠的丈夫。

事例二:在某IT企业供职的40多岁某男A,因为工作出色,几年前被提拔为董事,不仅成为公司数一数二的人物,工资也翻了n倍。按理说,A先生的妻子应该高兴至极。可是,有一天,A先生半夜醒来,发现妻子手拿点火器,站在床前咬牙切齿地说:“去死吧,你!”

A先生闻言大吃一惊,回想起任董事这几年,每天到家已经是凌晨甚至早晨,周末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也用来陪客户去打高尔夫。妻子多次对他说“什么时候一起去家庭旅游吧”“结婚纪念日找个喜欢的地方一起吃饭吧”,都被他以“工作太忙”为由拒绝,于是日积月累,引发了妻子无法继续忍耐的怨恨。

几年前日本内阁府男女共同参画局做过一个公开调查,在1077名接受调查的男性中,有17.8%(即平均5个人中有1个人)回答说感受过来自妻子的威胁和厌恶,其中感受到生命威胁的达4.7%。

这些男性,年龄大多在50岁以上。五六十岁的日本男人,他们年轻的时候正是日本经济高度成长期,那个时候的日本,如同现在的中国,地价高腾、物价升涨的同时,也充满了可供积极钻营的机遇。男人主外,事业为本,女人主内,敬夫育子,是日本大多数家庭的基本模式。

那个时候的男人,他们的青春不属于家人和妻子,而属于外面的世界。等到他们衰老,想回归家庭的时候,却发现,一直以为最安全、始终会在家守候的女人,已经因为疲惫而内心充满了厌倦。

在日本电视剧《熟年离婚》中,花甲之年的丰原幸太郎在退休当天却遭遇妻子提出离婚的变故。

日本社会问题专家将熟年夫妇的问题,归纳为“三K问题”—经济问题、健康问题、心(理)的问题(经济、健康、心这三个词的日文字母都以“K”打头)。

专家们发现,引起妻子怨恨或厌恶的根源,居然都是些在男人看来毫不起眼的小事,例如“十多年前,丈夫曾经忘记自己的生日”“回到家就倒头大睡,对自己毫无兴趣”等。当然,也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例如男人认为妻子和家人花的是自己赚的钱,于是理所当然地以为“谁赚钱谁就是老大,就得听谁的”,这种大男子作风也是引发妻子怨恨的根源。

虽然日本和中国的国情有许多不同,但目睹现在高速发展的中国,回顾过去日本的高度经济成长期,从社会问题和家庭问题中可以找到某些相似之处。看看日本老男人的悲凉晚景,每天忙于在外积极钻营赚钱之道,却忽视妻子和家人的中国男人,或许也有必要反思些什么。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