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里走来了真医生

字体 -

老母久病,最近开始卧床,每日起身时间不到3个小时,尽管每天有护工过来帮忙擦洗,尽管我们竭尽全力保持她的个人卫生,可怕的褥疮还是开始了。

下午CCAC的护士过来家访,看到背后的一个用邦迪包扎的伤口,认真地拆开检查,并建议立刻联络医生。

我目前的假期已经用得差不多了,而马上又是长周末,预约家庭医生不像平时那么顺利,听完她的建议不由得面露难色。好在护士走前推荐了几个上门医生的电话和联络方式,我赶紧打电话联络,不过事情确实和我预想的一般,不顺利,几乎所有的预约都满了,要下周二以后才有机会。最后一个是叫 Med Visit 的电话,接线生说记录了我的要求,但是我们居住区的医生都预约满了,如果有人退约会给我回电,不然就等明天了。

明天要做项目总结,有点不甘心,于是上网,发现安省还有不少上门服务的医生,只要有合法的OHIP健康卡,或者留学生的UHIP卡,当日免费上门看病。于是在6点多钟点了一个叫 DoctorHomeCall 的预约,没到五分钟电话就响了,一个叫 Dr.Rudy Bromberg 回电话询问病情,同意今天晚饭大概八点半到九点半可以出诊,并让他的助理随后跟我预约家访。7点多女助理来电,确认地址和病人,保证说医生晚十点前一定到。

images.jpg

怀着不太确定的心情,给老人家喂饭擦洗,然后就是边看电视边等待,8:45分真有人敲门,一个带犹太小帽的医生来了真人秀。

网络里走来了真医生,在感叹信息社会带来的便捷的同时,也意识到以前3年多给电子医疗健保工作的心血没有白费。目前安省基于2700多家诊所、医院、康复中心共享的信息,催生出不少新型的网络服务,除了这样的网络上门医生以外,另外一个OTN (Ontario Telemedicine Network‎)的服务也值得一提,早在10年前,我就和这个 OTN 有过合作,接受这个服务的病人只须在家安置一个笔记本视频终端,连接各种电子感应设备采集心律血压等实时病理数据,远程的各专科医生就可以在线联合会诊。对于残疾瘫痪病人,还有多科目会诊的案例,这无非是最便捷最省力最快速的解决方案。

回顾自己在安省十几年的生活经历,真实地感受到科技给人类带来的福利,尤其在老年人和残疾人服务方面,加拿大短短150年走得很实在,患者们是实实在在获得好处了的。虽然现省长上台后以节约为名砍掉了多项服务,解聘了数以千计的高科技合同工,安省医疗的底子还在那里,早年系统设计的先进性带来的优势,让我这个曾经的开发者和今天的病患家属再次自豪。比起风靡全球的 Uber 出租,加拿大的电子医疗起步其实要早很多,一场把患者从家庭医生和医院漫长等候时间中解放出来的革命已经开始。

希望加拿大的各级领导多花些精力和投资给虚拟而现实的网络,少浪费资金和时间在所谓的同志自豪的虚拟快乐中。人总归要老去,人难免要生病,办些实事,让更多网络里的医生服务社会吧。与争权夺利的政客不同,与帝国梦大国梦的母国不同,感谢上帝,有这么一群朴实的加拿大人,正努力地把看病不出门的梦想变成现实。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