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将:穆斯林篇

字体 -

小诸葛:白崇禧

白崇禧(1893年3月18日-1966年12月2日),字健生。穆斯林,伊斯兰教名奧馬爾(阿拉伯語:عمر‎‎)。廣西桂林臨桂人。中華民國陸軍一级上将,有「小諸葛」之稱。中國國民黨桂系(新桂系)將領。地位僅次於李宗仁。1923年起任廣西討逆軍參謀長,廣西綏靖公署及桂軍第二軍參謀長,國民革命軍副總參謀長、東路軍前敵總指揮。保定軍官學校畢業。

李宗仁和白崇禧人稱「李白」,是國民黨內最具實力的地方軍事勢力──桂系的中心,多年來一路合作無間。二人最初一同加入國民黨孫中山在廣州的革命陣營,又聯手驅逐廣西的舊軍閥。1927年任淞滬警備司令。國民黨北伐時,率廣西軍隊攻至山海關。後任第四集團軍副總司令兼新編第十三軍軍長。北伐成功後,和蔣中正及其他地方勢力多次開戰。1929年蔣桂戰爭失敗後,與李宗仁等退回廣西。八年抗戰爆發後,二人動員廣西的軍隊抗擊日軍,合作指揮多場大戰,屢有勝果。

1931年後,白崇禧歷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副總參謀長兼軍訓部長、桂林行營主任、國防部長、戰略顧問委員會主任、華中軍政長官。然而,國民政府未能保住在中國東北的戰果,局勢對國府愈趨不利,桂系最終亦無法保住中華民國的半壁江山。去臺灣後,白崇禧被委任為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1966年病逝於臺北。

白崇禧为著名作家白先勇之父。白崇禧篤信伊斯兰教。民国时期,他捐款兴建了多所清真寺、发展穆斯林教育,在政治和经济上给予中国穆斯林許多方便。另一方面,據其子白先勇回憶,白崇禧對於少數穆斯林不合時宜的風俗習慣,例如:女性不得受教育、女性戴面紗等,極為反對。白崇禧對宗教採寬容態度,時常為佛教、道教寺廟題字、撰聯,諸如暖暖安德宮、關渡宮附設之廣渡寺、梧棲朝元宮、延平郡王祠等,不勝枚舉。

1937年中國抗日戰爭前夕,蔣中正任李宗仁為第五路軍總司令,白崇禧為副總司令,並派參謀總長程潛至廣西監督各將領就職宣誓。「七七」蘆溝橋事變,中日大戰爆發,蔣號召全國抗日。8月4日,蔣派專機至桂林將白崇禧接往南京。白崇禧參加抗日,出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副参謀總長。

八年抗戰期間,白崇禧和李宗仁指揮各場大小戰役。徐州會戰前,白崇禧銜命視察各戰區,協助部署計畫。白崇禧推薦川軍鄧錫侯部參加徐州會戰。1938年3月24日臺兒莊大戰前夕,蔣攜白崇禧飛抵徐州,與第五戰區司令官李宗仁3人視察隴海鐵路前線;蔣當天離開,命令白崇禧留下,協助李宗仁作戰。「臺兒莊大捷」是八年抗戰中關鍵一役,是役第五戰區司令官李宗仁指揮全盤作戰。4月4日,臺兒莊大戰方酣之際,廣西省政府主席黃旭初,因赴武漢開中國國民黨臨時全會,順道到徐州探望李宗仁;次日晨,李宗仁偕黃旭初往訪白崇禧。6月5日,白崇禧參加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部署武漢會戰之最高軍事會議。6月,白崇禧指挥「武漢保衛戰」,與日本軍盤桓5個月。11月25日,軍事委員會在長沙召開「南嶽會議」,會中決議設立桂林行營,白崇禧出任桂林行營主任。

1938年8月中旬,西南行營主任白崇禧在廣東英德召集南方各將領舉行軍事會議後,廣東大戰日內即將爆發。

1939年1月22日,中國國民黨五中全會於重慶開會,1月25日閉會,白崇禧為最高國防委員會常務委員。8月,日本軍發動贛湘作戰,分六路會攻長沙,白崇禧為此次大戰之最高統帥,指揮第九戰區薛岳司令官迎頭痛擊,日本軍大敗而退,是為抗日戰爭中有名之第一次長沙會戰。9月19日,日本開始移兵廣西。10月,國民政府在衡山召開第二次南嶽軍事會議,總結第一次長沙會戰之作戰情況,並決策發動新攻勢。11月6日,蔣中正、宋美齡夫婦抵達桂林,在白崇禧桂林家中探望白崇禧母親馬太夫人。11月,日本軍第5師團突然在廣州欽縣登陸,11月24日佔領南寧,12月初佔領崑侖關;日本軍原擬乘虛由貴州直攻重慶,國軍方面旋即調集大軍反攻,白崇禧擔任總指揮。11月16日,蔣在重慶召見白崇禧,令其不必再參加中國國民黨五屆六中全會,立即返桂林指揮作戰,並以桂林行營主任全權指揮第五軍等中央直系部隊。11月19日,白崇禧由重慶飛桂林。1940年2月下旬崑崙關之役後,蔣召開「柳州會議」,檢討桂南会战得失。

1944年10月底,2万名桂军及广西民团在缺乏重兵器支援苦境下,在豫湘桂会战中的桂柳会战,单凭轻兵器击毙1万6千名来犯日军,缔造日军侵华作战,平均单日最高战亡兵数,但此说法很可能是网络谣言,豫湘桂会战中日军遭遇的最激烈抵抗发生在衡阳,而桂林在日军发起攻击后三天即告陷落,整个桂柳会战日军伤亡也只有1万3千人左右。1945年春,白崇禧兼任軍訓部長,經常視察各級部隊訓練裝備。4月29日,白崇禧隨蔣、宋美齡旅次陝西臨潼。6月13日,白崇禧隨蔣校閱陸軍第二〇一師。6月29日,李宗仁、魏德邁、蔣、白崇禧在陝西漢中商討國事。10月20日,白崇禧在重慶參加蔣中正五十九歲華誕宴席,宋美齡切蛋糕慶祝抗戰勝利。

主张国共合作,谋求联合政府

1948年12月24日、12月30日白電呈蔣中正,主張「與共黨謀和」。12月24日,白崇禧自漢口發出亥敬電請張群、張治中轉告蔣介石,謂人心、士氣、物力均已不能再戰,請停戰以言和。略謂:

「總統蔣鈞鑒:民心代表軍心,民氣猶如士氣,默察近日民心離散,士氣消沉,遂使軍事失利,主力兵團,損失殆盡,倘無喘息整補之機,整個國軍,雖不辭任何犧牲,亦無救於各個之崩潰。不僅中國版圖變色,我五千年之文化歷史將從此斬斷,言念及此,憂心如焚,職辱承知遇,垂念餘年。當茲國家危急存亡之秋,不能再有片刻猶豫之時,倘知而不言,或言而不盡,對國家、對鈞座為不忠,對民族為不孝,故敢不避斧鉞,披肝瀝膽,上瀆鈞聽,並貢蒭蕘:(一)先將真正謀和誠意,轉知美國(電話加英國),請美國出而調處,或徵得美國同意,約同蘇聯共同斡旋和平。(二)由民意機關向雙方呼籲和平,恢復和平談判。(三)雙方軍隊應在原地停止軍事行動,聽候和平談判解決。以上所陳,乃多數忠貞而有遠見者之共同意見,不敢壅於恕聞,伏乞鑒核察納。(並望乘京、滬、平、津尚在吾人掌握之中,迅作對內對外和談佈置,爭取時間,若待兵臨長江,威脅首都,屆時再言和談,已失去對等資格,噬臍莫及矣。)

images.jpg

職白崇禧手呈。亥敬」

12月30日,「白再發通電主和」,促蔣表態。電文如下:
「當今之勢,戰既不易,和亦困難。顧念時間迫促,稍緃即逝,鄙意似應迅速將謀和誠意,轉告友邦,公之國人,使外力支持和平,民眾擁護和平。對方如果接受,借此擺脫困境,創造新機,誠一舉而兩利也。總之,無論和戰,必須速謀決定,時不我與,懇請趁早英斷為禱!職白崇禧手呈。亥全」

1949年1月2日,蔣致電白崇禧:「亥敬,亥全兩電均悉。中正元旦文告,諒荷閱及,披肝瀝膽而出,自問耿耿此心,可質天日。今日吾人……假令共黨確能翻然悔禍,保全國家之命脈,顧念生民之塗炭,對當前國是能共合理合法之解決,則中正決無他求;即個人之進退出處,均惟全國人民與全體袍澤之公意是從。惟言和之難,卓見已詳。……」

1月8日,蔣介石派張群、黃紹竑由南京到漢口晤白崇禧,轉達蔣兩點意見:「(一)余如果引退,對於和平,究竟有無確實把握;(二)余欲引退,必由自我主動,而不接受任何方面的壓力。」張群語白崇禧:蔣強調「可和而不可降;能戰而後能和」;白崇禧表示他前後發出二電,均主張備戰謀和,而不是無原則之妥協投降;1月10日上午,張群、黃紹竑往長沙晤程潛後返回南京;李宗仁認為蔣之意圖「顯然是恐懼手握重兵的白崇禧和程潛會同中共接洽『局部和平』。張、黃之行的最大目的是為穩定兩湖」。

1月11日,蔣致電白崇禧,說「惟此時我軍既處劣勢,外交運用,恐難有大效」,處境之基本要道為患難相共,自立自助;並稱倘苟有一線和平之希望,必竭盡一切方法,以求得之。1月12日,白崇禧派黃紹竑從武漢乘專機秘密飛香港,擬通過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主席李濟深與中共取得聯繫,共同反蔣,並邀請李濟深及民革中央遷往武漢;黃紹竑到香港時,李濟深已離港北上解放區,黃便將他致李濟深信函托民革駐港負責人黃琪翔轉與中共駐港負責人潘漢年。1月13日,白崇禧在漢口,「強迫中央銀行將運往廣州之銀元中途截回」。1月21日,蔣被迫下野,由李宗仁接任代總統。2月1日,白崇禧公布《維持治安緊急處置辦法》四條:一、聚眾搶劫財物者殺;二、散布謠言、擾亂治安者殺;三、為首糾眾暴動者殺;四、故意造成黑市擾亂幣制者殺。

3月9日,袁守謙主任帶白崇禧求見蔣之函件到「溪口」。3月30日,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電示劉伯承、鄧小平並告陳毅等,指出:白崇禧代表劉仲容今日到平,我們決定聯合李、白反對蔣黨;決定要白崇禧讓出花園以北地區,我軍到信陽、武勝關附近時,如守軍南撤,則不要攻擊或追擊,讓其退至花園及其以南,孝感、黃陂、黃安、陽邏、黃岡等地亦暫不要去佔,待東北主力到達後,再通知白崇禧連同漢口、漢陽等地一齊有秩序地讓給我們。

马家军之马步芳

马步芳,字子香,经名胡赛尼,回族,甘肃临夏人,为民国时期西北地区军阀马家军重要人物。
国民党军高级将领,陆军中将加上将衔。 民国时期 ,国民政府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
早年在西宁东关大清真寺当“满拉”,经名“呼赛尼”,入宁海军官训练团。
1917年结业后任宁海巡防军帮带(营副)(管带为其兄马步青)。历任陆军新编第二军军长兼第100师师长,青海省保安处处长,青海省政府代主席,西北“剿匪”第一路军第五纵队司令。
1921年任宁海边防第十五营管带(营长)。1926年随父马麒投西北军。
曾派兵“围剿”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参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积极参加反共内战,失败后逃往埃及,后出任台湾当局驻沙特阿拉伯大使,在任期间,从未到台湾述职。被解职后馬步芳拒回台灣,入籍沙特阿拉伯。1975年7月在沙特阿拉伯病逝。

抗日战争期间
1937年8月,马步芳、马步青派遣军队参加抗战,征调大通、互助、湟源3个县的民团共8000余人组成。其中有回、汉、撒拉、东乡、保安、藏等各民族人民,以回族较多。全师辖3个旅。马步芳、马步青先后派出了两个师的兵力,分别是暂编骑兵第一师和暂编骑兵第二师。第一师师长是马彪,第二师师师长是马禄。
马彪曾以中将身份出任国民党暂编骑兵第一师师长,率4800多名官兵,于1937年中秋节,从西宁出发,开赴抗日前线,转战陕、豫、皖等省,利用骑兵机动性强的优势,不断重创日军,成为中原地区的一支抗日劲旅。
1938年4月,马彪部途经陕西潼关时,渡河奇袭山西运城,将由日本浪人和汉奸参加并操纵的”白莲教”教徒千余人一举剿灭。后进入河南一战区,布防陇海铁路沿线。6月,奉命调往贾鲁河流域黄泛区沿岸的扶沟、西华、商水一带驻防,师部驻周家口镇。7月,所部副连长马元林勾结伪军,暗杀营长,胁迫部分士兵投敌,引伪军千余人深夜偷渡,侵占六七个村。马彪闻讯,当即率部活捉马元林,全歼所有伪军。
1939年8月10日,盘踞在淮阳的日军向南进犯,骑一师把师部从水寨(今项城市)西关移驻至距淮阳城仅15公里的新站集,在郭平楼歼灭日寇1个中队,迫使剩余鬼子退回淮阳。随后,马彪令二旅进攻淮阳城,一旅、三旅作侧应。骑兵师激战一夜,官兵阵亡300多名,至凌晨攻进南关,西门也打开缺口。由于当时拥有重炮、坦克的大批日本援军兵临淮阳,里应外合,骑兵师腹背受敌,厮杀惨烈。2旅旅长马秉忠甩掉军服,率部持刀与敌肉搏,不幸中弹捐躯。马彪见状,亲临战斗前沿,指挥作战,在淮阳城三进三出,双方伤亡都很惨重。随后,马彪师撤出城外,向增援日军发起突袭,迫使日寇后退10里外调整。不久,后退日军开始反击,向骑兵师施放毒气弹,数百名骑兵顷刻间倒在毒烟之中。马彪即令部队后撤,增援日军乘机攻入淮阳城内。淮阳一战,俘虏日寇20多人,击毙日寇800多人、伪军1000余人,缴获机枪130挺、迫击炮3门。骑一师将士阵亡2000余人,损失战马1000余匹,被俘战士30多人。此场恶战令马彪痛苦不堪,回到驻地水寨,命人全部买下城里白布,在水寨南部(今项城市火车站一带)和新站集郊外,分别安葬阵亡官兵1500多名和500多名。
1939年10月,集结到淮阳的日军向项城扑来,企图消灭骑一师,进而占领豫皖边区。马彪急电与其早有联系的新四军彭雪枫部,对日军展开南北夹击,杀得鬼子尸横遍野,退守淮阳,日寇占领豫皖边区的梦想破灭。此后,战区对骑兵师进行整编,改番号为中央陆军骑兵第八师,驻防蒙城,三个旅分别驻扎在板桥集、河溜集、王市集。
1940年11月17日,骑八师被日军独立13旅团和21师团围困,顽强抵抗七天七夜,终因寡不敌众,伤亡惨重,只有2000余人突破重围,其中,800余名打散伤兵与部队失去联系,沿路乞讨返回西北。
马彪纵横驰骋,转战杀敌,令日伪军闻风丧胆,与马彪部作战经过,被日酋冈村宁次称之为”恶战马彪”。马彪所部在豫东皖北抗战中,作战勇敢,伤亡将士8000余人,曾发生过马家军士兵不愿做俘虏,数百名骑兵投河自杀的壮举,在中原一带人民群众中留下了永不泯灭的记忆,为中国人民的抗日史谱写了一曲血与火的壮歌。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