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容道,最后一面

字体 -

04.华容道,刘备和曹操的最后一面,不胜唏嘘

是夜月明星稀,微风习习,良辰美景,美不胜收。刘备和诸葛亮带兵来到七星山上,远望曹营,天上星星点点,江面点点星星。刘备长出一口气,试探着问道:“先生,我们能不能不放火了?”

“不能。”诸葛亮斩钉截铁的说到。他大手一挥,兵士将数万盏防风灯,安置完毕。诸葛亮命令道:“点火!”

刘备抹了一把眼泪,叹到:“不知是我错了,还是时代错了。”

兵士迅速将灯点燃。数万盏灯,腾空而起,与星月同辉,飘飘扬扬,直扑东南方向曹营而去,蔚为壮观。

刘备看见万灯飘飞的美景,破涕为笑,禁不住赞叹道:“壮观啊,孔明之灯。”

“主公,这不叫孔明灯,这叫诸葛灯。”诸葛亮纠正道。

“孔明灯,诸葛灯,无非是个名字嘛。先生何须这么认真?”刘备撇了撇嘴。

诸葛亮不好意思了,道:“此灯是我家祖传绝技。主公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孔明灯,挺好。”

两人抬头看时,那数万盏灯,仿佛长了眼睛,往曹营飞奔而去,一会纷纷落下。

探马来报:“丞相,不好了,有上万UFO,杀奔我大营而来。”

曹操出了营帐一看,西北天空飞来万点火光,转眼到了近前,落将下来。脚边一盏灯落地,呼的一声,引燃一片。曹操反应极快,再不犹豫,下令道:“逃!”

说时迟那时快,曹操前脚刚走,后面已是火光熊熊,直冲云霄。

鲁肃叫道:“主公,公瑾,快来看,西北方向大火!曹营大火!”

周瑜奔出营外,一看之下,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跺脚道:“诸葛那厮,前日前来吹牛,我还不信他有如此能耐。想不到啊想不到,既生瑜何生亮啊。”把嘴角鲜血一抹,下令:“杀!”

华容道,泥泞不堪。在清晨的薄雾中,它宛如一条人生的道路,混沌的地面,水渍隐约泛着希望之光。

曹操逃到华容道前,须发皆焦,困顿不堪。检点人马,仅得27骑。曹操捋下几根烧焦的胡子,哈哈大笑:“如果刘备在此处设下一路兵马,我必无生路也。”

程昱背后接话道:“主公,我早就劝你杀了刘备。你看,今日上了他的当了。”

曹操也不生气,嘻嘻笑道:“除了上当,我还能上谁?放刘备去贩卖仁义,天不会塌下来。”

“阿操,还记得那一颗青梅否?”一个略显忧郁的声音响起,华容道边一棵树后,缓缓踱出一个人,轻轻摘下箬帽,却是刘备。

“贝贝,你,你,你…”曹操惊得说不出话。愣了半响,曹操下了马,把胸一挺,悲愤说道:“来啊,互相伤害啊。”

刘备吓得退后半步,忙说:“阿操,何必如此。目今北方,没有你,将会一片混乱。刘备我是没有能力整肃北方的。刘备我星夜等在此处,无非是向你道个歉,道个别。”

曹操眼眶湿润了,复上了马,向刘备一抱拳,说声多谢,带着27骑,策马进了华容道,再不回头。刘备哇的一声,哭出声来,掩面跑了。在哭声中,泛起曹操北方的云烟。

曹操回到许都,给孙权休书一封:“孤烧船自走,遂使周瑜竖子成名。对刘备好点,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05.是诸葛灯,不是孔明灯

220年正月,洛阳。

病榻上的曹操,水米不进,昏迷不醒。忽然,曹操睁开眼来,低声道:“我要吃青梅。”

侍从连忙去取,曹操忽然大声道:“刘备,吾俦(俦,伴侣。)也。”说完这句话,把脚一伸,撒手西去。消息传来。刘备煮了一樽青梅酒,失态的一脚踢翻,伏在案上,呜呜哭了半天。

221年夏,刘备怒火冲天,不顾诸葛亮劝阻,以替关羽报仇为名,攻打东吴,所向披靡,直至猇亭。天气暑热,刘备下令士兵在山林扎寨,连营七百里,气势雄浑,只待天气凉爽,将吴国君臣一网打尽。吴国主将陆逊一筹莫展,唉声叹气,默默等死。

“子瑜家的驴娃子来了。”侍从嘻嘻笑着进来通报。

“谁?诸葛恪?这个娃娃来干什么?”陆逊疑惑道。诸葛恪聪明绝顶,有“诸葛子瑜之驴”的佳话,陆逊不敢怠慢,连忙请进,奉上一盘青梅,诸葛恪抓了,边咬边笑。

是夜月明星稀。山林之间,士兵均匀的呼吸声,与虫子的鸣叫声,此起彼伏。刘备抬眼望向天际,回想过去的日子,回想与曹操、关羽、张飞的情谊,心潮起伏,咬牙切齿,对孙权越加仇恨。

天际飞来一团火光,刘备以为看走了眼,揉了揉眼睛。当他再睁眼细看,星星多起来了,星星比月亮更加光明。千点万点火光,直往大营袭来。

“孔明灯!”刘备大喊:“不,诸葛灯!”

刘备终于明白了与诸葛亮在七星山上的那次对话。是诸葛灯,不是孔明灯!是诸葛家祖传的诸葛灯,诸葛瑾也会,诸葛恪也会。

火烧连营七百里,呼呼呼呼,一片风火声,火烧屁股着眉毛,一会儿刘备已经烧晕在白帝城的病榻。

当他睁开眼来,士兵送来几颗青梅。刘备用嘴接了,含在嘴里,刷的一行泪水,湿了枕头。成也必火,败也必火,曹操的影子,在眼前萦荡不去。人生在那一颗青梅里,瞬间酸透…

images.jpg

弥留时刻,刘备耳边传来了天籁歌声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