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语系社会科杜老师为何偏爱难民?

字体 -

当年杜老师在代理算数课的时候,无意中跟学生一起做了这么一个题:the costs of refugee resettlement,同比计算的税收增长。

bird2.jpg

其实当初欧洲也是这么算过来的:

政府从工作的人手里收税又不会变少。要是投入基建能方面,利润低,参与的企业还必须是一定规模的企业,结果就是政府投入进入低税的企业。

而难民安置呢,本小利大。各地的各种皮包企业都可以参与难民安置。这些business基本上都很难回避税收,结果就是政府投入得到的回报高于对基建的投入的回报。

简单的算数例子:

假设政府能从工作的人身上获得10000万的税,再投入基建,比如投入8000,最后实际只能收回15%的税,即1200;按照50刀/小时算同时可以有160基建工人获得工作,当然这些人需要电工证、铲车证等资格。

反过来投入难民,同样投入8000,但对参与的人可以按30%收税(business 15% + 难民工 15%),即得到2400的税,同时, 无论是给难民提供什么服务都算工作。参与度高,还没有资格限制,按比最低工资高的20刀计算,可以算提供了400份的工作。

如果下个月, 政府又可以收到10000的税。

那么在下个月的政府报告上,投入基建的政府的财政报告是:
10000-8000+1200+160job+10000=13200+160 job

投入难民的政府的报告要漂亮很多
10000-8000+2400+400job+10000=14400+400 job

显然是难民创造了更多财富和税收,政府投入难民明显获利巨大。

于是,杜老师在组建政府后,立刻全身心投入难民金矿的挖掘了。

难民经济不是问题,大量遣返中国人,却照单全收某区域的难民,这是个大问题。

进入老歌时间,加拿大的难民经济最终会和欧洲殊途同归,《一场游戏一场梦》

 

本故事存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帅哥上课取自某电影剧照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