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双截棍,我们的爱

字体 -

新到,大年初一,网络乐评界突然以各种语言追踪一首华语老歌翻唱–《双截棍》,有除了华语评论,更有黑人、白人专业评论、还有几个印度版本,虽然这些歪果仁无法完全理解中文歌词,也不能理解里面京剧女声部分的段落,但是钢琴、飙高音飞翔的感觉、太极、兰花指、RAP部分、节奏的转换,这些跨国界的艺术都完全被外国听众抓到了。快男出道的花花可谓是大器晚成,23岁时带着对音乐自闭的痴迷以火星人的无字歌出世,险些被评委蔡国庆终止比赛,幸得贵人尚雯婕救场才晋级最终获得冠军。歌手2018被邀补位出场,在实力歌手云集的舞台,把周董的成名作完全解构重组,加入自己的新国剧元素,最后现场演绎的钢琴电影开局到腾空踢腿武术收尾,把观众和现场的汪峰、李泉以及英国、菲律宾歌手都给圈粉了。

就目前华语歌坛里,能和华晨宇对歌的,大概只有林俊杰了。同样出生于衣食无忧的富裕家庭,JJ Lin 随阿杜出道,在歌曲创作方面成绩优异,大量歌曲被各地歌手翻唱,在现场表演和歌曲改变方面功力独到,有行走的CD机的外号。和花花一样,杰杰也精通多种乐器,平时以钢琴作曲为主,对传统情歌的改变也时常有神来之笔,并善于把RAP等现代唱法糅合进老歌中,编曲细腻无缝,在前不久改编的一首十几年前的老歌《我们的爱》中,高潮一波接一波,不是单纯为了飙高音而飙高音。如果说花花是当今歌坛的北乔峰,那么杰杰可以比做歌坛的南慕容。虽然说歌不是拿来比的,依然非常期待这俩个能在歌手的舞台上有一次面对面的较量。

出国这么久了,能把我的注意力从火星人布鲁诺的舞姿引开的华裔,目前也就杰杰和花花了,或许他们都是来自火星的?总结一句:一个好的作品,除了跌宕的编曲,除了优秀的表演,最重要的是作品带来的能量。看来2018年注定又是个音乐丰收年,大家一起享受吧。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