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妹子被“摸大腿”?

面对地铁性骚扰,勇于站起来维权的女性越来越多,这是好事。然而正义不可以只有名头而无规则,否则也会存在滥用的风险。 比如这个上海姑娘 近日曝出“摸大腿”一案:重庆6号线地铁上,一女子指责邻座男士摸她大腿,当场辱骂并摔了男子手机,还打了一耳光,双方随后发生激烈肢体冲突,撕打之间何止大腿,浑身都摸遍了……报警之后,车厢内多名乘客作证该男子全程玩手机,未碰女子…… (阅读全文)

遭巴西20分血屠,未来十年国足也没救

北京时间8月17日消息,在日前福建莆田举办的“双驰杯”2017金砖国家少年足球邀请赛中,在U12组中出现了北京市足协代表队被巴西弗鲁米嫩塞代表队0-20吊打的局面,其中一名巴西小球员更是在进球后做出了后空翻的庆祝动作,令人印象深刻。 国足啊国足,你让大伙儿情何以堪啊,原本觉得现在的中国足球是没戏了,别说踢世界杯,就连亚洲杯的复赛都进不去还打个屁啊,想着现在的国足不… (阅读全文)

鲁迅 vs 胡适

鲁迅和胡适都是中国文学界的顶级人物,他们都是值得被尊重的,而且都是文学大师。鲁迅和胡适两人都有太多的个人色彩。鲁迅是毛泽东御笔的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而胡适也是新文化旧道德的楷模。他们两人一生的交情,在北大从友好到变为好朋友。 胡适对周家兄弟是一往情深,但在1926年胡适突然遭到了周家兄弟的一次莫名其妙的绝交。胡适和鲁迅在创办《新青年》时有过一些分歧,但… (阅读全文)

魔兽特维斯

特维斯走了!携带全家几十口在昨晚连夜离开中国飞迪拜,并在迪拜转机去阿根廷。这个号称中超历史上最高年薪的效力于上海申花的外援特维斯跑路了!!! 最近一直在盛传上海申花最大牌外援特维斯将会在本月底与上海申花俱乐部解约回到阿根廷,对于这种传闻上海申花俱乐部一直持否定态度,但昨晚特维斯携全家几十口离开中国的事实却增加了这个传闻的可信度。 年初特维斯抵达上海… (阅读全文)

天地广阔,投胎要好

国人赚到的钱都转到国外花,子女的书都到海外读,中国资本家的口袋就成了无底洞,怎么剥削血汗资本都不够。 今天的中国面临一个抉择:公开走资,还是走社? 公开走资本主义道路,可以保护私有财产,赚到钱的可以放心在国内投资,经济可以稳定。但是底层P民矛盾就开始发酵,巨大的贫富差距孕育着的革命威胁政权。 公开走社会主义道路,那么就需要均贫富,有钱人必须加速外逃,… (阅读全文)

奇说《受活》

最近有看过阎连科先生的《受活》,它被称为中国版《百年孤独》,等读完之后感觉这真的是一点都不假。书中充满着荒诞,又现实得透彻,奇诡得让人发笑,又绝望得让人撕心裂肺。这是一个超现实主义的故事,似寓言又毫不掩饰地描述了人性的黑暗。的确是一部奇小说。 全书的风格有点魔幻现实主义,看似荒诞不经,实则处处讽刺揭露现实。一个全是残疾人的村庄,一个不切实际的县长,… (阅读全文)

女人竟希望丈夫早死…

日本媒体报道,希望丈夫早死的熟年妻子越来越多。引起妻子怨恨或厌恶的根源,都是些在男人看来毫不起眼的小事,例如忘记妻子的生日、回到家就倒头大睡等。 每天早晨或黄昏,都有一对老夫妻携着手,慢慢地踱着步从我家门前经过。如果那个时候我正在院子里忙碌,那对老夫妇就会停下来跟我说话。我注意到,这对七八十岁的老夫妇,即使是每天的例行散步,也穿戴得十分整齐。 老太… (阅读全文)

族群政治 - 从三K党到黑命贵

【一叶知秋】 八月十二日,弗吉尼亚州发生了骚乱, 车辆撞入人群, 警方直升飞机坠落, 棍棒石头乱飞, 我们仿佛又回到了1982年的洛杉矶暴乱的场景。 这一次又让我们再一次感到族群政治的可怕。 族群政治已经有很长的历史,这是左翼政客们的拿手好戏。 族群政治的最大特点就是政客们根据自己的利益, 按照族群来分裂同阶层的人, 通过利益强行转移来达到收买人心和选票的目的… (阅读全文)

撕裂的美国,会点燃加拿大吗?

昨天,美国的周末是这样的,还有人故意开车冲向人群。 加拿大将面临更多美国难民,有色的,白色的,怕死的,极端的,加拿大政府是不是应该设立机制来甄别? 美国的对立,已经有居民拿起了长枪,一旦引发内战,加拿大的边境问题多多啊,总理休假完了,该办正经事喽。 白人武装部队在VA Charlottesville游行   撞人司机似乎是另一边的   (阅读全文)

谷歌詹姆斯的莫须有

开始对于James Damore事件我一点也不重视,因为我只是简单看了一下媒体报道,但没有非常具体的了解整体事的来龙去脉,难以简单地评价。 今天我终于找到James Damore的原文认真的看了下来,我觉得这件事比我想象中严重多了。 这是没有删改版的James Damore Memo原文: https://medium.com/@Cernovich/full-james-damore-memo-uncensored-memo-with-charts-and-cites-339f3d2d0…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