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6th, 2017

奶奶《三》

飞鸽 | 89 浏览

奶奶《三》 与亲人分别的时刻是痛苦的,但回家的旅程却是快乐的。 车行四日,奶奶终于又回到了阔别一年的家乡,望着车窗外家乡熟悉的一草一木,奶奶疲顿的脸上瞬时绽放出了灿烂的微笑。 我们到达老家时,正赶上有集市,“西屯”街道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不断地有熟人和奶奶打招呼, “老嫂子,从新疆浪回来了?” “嘿嘿!城里的水土真好,看!把您吃得又白又胖!” “。。。。” 我… (阅读全文)

六月 6th, 2017

奶奶《二》

飞鸽 | 94 浏览

奶奶《二》   奶奶在来新疆之前,从没走出过黄土高坡上的小村庄,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出远门,也许注定一生中也就只有这一次远行。起初几日,奶奶对新的环境很不适应,看到母亲烧汤时,往锅里撒点虾仁,奶奶疑惑地问道:“这腻虫也能吃?”母亲偶尔会买一条鱼回家改善生活,看着眼前从未谋面的稀罕物,吓得奶奶直往后躲。 奶奶初次做饭时,不知如何点燃煤炉子,更不敢使用先进… (阅读全文)

六月 6th, 2017

奶奶《一》

飞鸽 | 446 浏览

奶奶《一》 奶奶生前常说:“奶这一辈子不当得很,受罪受咋咧。。。。” 第一次见到奶奶是在我五岁的时候,在我的大脑中,奶奶,爷爷。。。。及老家,黄土高坡上的一小山村,时隐时现,都是一些模糊的影像。我十七岁前对奶奶的了解,主要是来自父母口中的一些只言片语,好在家里有一张黑白全家福,照片上的奶奶身材苗条,端庄秀丽。父亲说为了拍这张全家福,他冒着风雪,赶了二… (阅读全文)

十二月 13th, 2016

梦想开启的地方

飞鸽 | 327 浏览

梦想开启的地方 那是一幢很简易的半独立房,它既没有什么深宅大院,也没有位于所谓的高尚社区,半砖结构的它看起来是那么的简陋,那么的朴实无华,可我却会时常想起它,因为它是我们在加国的第一个家。在这里,我有幸结识了热心的房东一家,真的感谢房东一家在我们最危难之时,给了我们一个温馨的家。从此以后,我们全家在惊奇兴奋,诚惶诚恐之间,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 韶华… (阅读全文)

七月 26th, 2016

木桥随想

飞鸽 | 136 浏览

木桥随想 木桥(woodbridge)是多城西北一小镇,小镇位置不是很偏远,如果不堵车的话,到城中心也就半小时车程。这里的人们,远离了城市的喧嚣,抛弃了尘世的浮躁,到也多一份世外桃源般的宁静。 说起来,我和木桥小镇还有一点点缘分。十多年前,初到多伦多时,囊中羞涩,求职之旅处处碰壁,心中焦虑万分,整日早出晚归,一刻不停地奔波在艰辛的求职路上,无意之中,居然也来… (阅读全文)

七月 13th, 2016

“宅男”找工记

飞鸽 | 78 浏览

“宅男”找工记 儿子在刚上学前班时,就随我们全家漂泊到了枫叶之国。他性格腼腆内向,生活上倒是简单,从不乱花钱,一双运动鞋可以从冬天穿到夏天。只要家里有internet,他可以整日宅在屋里,居然可以一周不出家门一步,他的世界里似乎除了电脑就是手机,真乃名符其实的一加国版“宅男”。 好汉不提当年勇!想当年,就他这年龄,他老爸早都千里求学,闯荡天下了。 儿子今年九月都… (阅读全文)

四月 14th, 2016

萧君

飞鸽 | 94 浏览

萧君 萧君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二十年了。 又到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时节,窗外烟雨濛濛,丝丝春雨轻轻地拍打着玻璃,也拍打着柳志成的心。雨越下越大,无数的雨滴不断汇集,渐渐化作了缕缕流淌的泪痕,难道是老天也在悲泣? 每年这个季节,柳志成的心中都有一种无以名状的凄凉,更会时时爆发出阵阵无声的悲愤,萧君那靓丽的身姿,青春的倩影,无助的眼神,苦… (阅读全文)

四月 4th, 2016

外爷的战争岁月

飞鸽 | 535 浏览

外爷的战争岁月 外爷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因为外爷是从血与火的战场上走过来的。 外爷是县里第一届初中毕业生,是这一大家族中唯一有文化的人,在乡亲们的眼里,那就是一个秀才了。外爷毕业的那一年,正是国共内战的关键时刻,国军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丢盔卸甲,急需补充兵员,按照政府的要求,每家都要出一名壯丁参加国军队伍。外爷的几位兄弟都是家里的重要劳力,全家的… (阅读全文)

二月 26th, 2016

扬帆—-追寻枫叶之梦《十二》尾声

飞鸽 | 380 浏览

《十二》尾声 绵延的群山,蔚蓝的大海,翠绿的原野,浩瀚的沙漠,美丽的城市,宁静的乡村。。。。一幅幅美丽的画卷在我眼前缓缓地展开。 我又看到了你—-红山塔下的一抹夕阳,水磨沟边的一丝炊烟。 我又看到了你—-卢沟桥上的一轮皎月,未名湖畔的一席烟雨。 我又看到了你—-大雁塔后的一簇晨曦,灞河岸前的一缕垂柳。 我又看到了你—-五当昭前的一幅经幡,母亲河上的一座… (阅读全文)

二月 22nd, 2016

扬帆—-追寻枫叶之梦《十一》最后的坚持

飞鸽 | 195 浏览

《十一》最后的坚持 “呜呜。。。。呜呜。。。。” 这是哪里?山峦磷峋,怪石林立,云雾缭绕,阴风呼啸,鬼哭狼嚎。 这山怎么这么高?我怎么还爬不到顶? “哈哈。。。。哈哈。。。。” 是谁在笑?我怎么看不见你? 我坚持不住了,快!救我,救救我! “啊啊。。。。” “唿嗵”一声,我一屁股从床上坐了起来,头很痛,满脸直淌虚汗,眼前一片漆黑,怎么又是一场噩梦? 不知为何?最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