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6th, 2018

故乡,您是我梦中的一片云!

飞鸽 | 491 浏览
字体 -

故乡,您是我梦中的一片云!

我儿时对故乡的印象,一切都仿佛在梦里,一幅幅美丽的画面时常从脑海中划过。悠悠白云下的层层梯田,漫漫高坡上的座座窑洞,茫茫群山上的片片羊群,滚滚川道上的涓涓小溪。。。。

在我模糊的记忆之中,我喜欢追着爷爷去放羊,跟着爸爸去赶集,正月十五提着灯笼走街串巷,吃着奶奶蒸的花馍,偷偷地喝一口温热的小米酒。。。。

我更喜欢奶奶用白面为我手捏的小羊,黑夜之中,点燃小羊上插的油灯芯,小火苗“噗噗”闪烁,照亮了黑暗的小窑洞,也照亮了人们的心。

故乡的一切好似就在眼前,可似乎又很遥远,直到我十八岁时,再一次回到故乡,才正真饱览了故乡的山山水水,领略到故乡的风土人情,我梦中有关故乡的模糊片段,终于渐渐明晰起来。

故乡,确切的说是我父母及祖先出生长大的地方,是一位于黄土高坡上的一小山村,一条小土路连接着外面的世界。许多年前,年轻的父亲就是沿着这条小路,奔向了未知的远方,在遥远的他乡,艰难打拼,开创了一片新天地。

大山里的人们远离了现代文明,依然延续着祖先们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村子里到如今还没有通电,每家一部的有线广播是山民们了解外部世界的唯一工具。

村里几年前已经包产到户,公社改成了乡,生产队改成了村,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家家都有存粮,再不用每年青黄不接时,靠国家的返销粮度日了。

“即使三年没有收成,家中的存粮也够吃的。”说这些话时,庄户人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微笑。

那年,我回到家乡的时候,麦子已经收完了。抬眼望去,黄土高坡上的层层梯田失去了短暂的的绿色,回归了它本来的面目,沟壑纵横,鬼斧神工,漫漫黄土,苍茫大地,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黄土地特有的气息。

清晨,沉寂了一夜大地开始苏醒,我喜欢一人静静地站在山崖边,眯上双眼,轻轻地呼吸大自然的气息。不远处的树梢上,小鸟在自由地欢唱,脚下草丛中,不时有小松鼠在东张西望。远处微微薄雾之下,旌旗招展,人影晃动,那是农闲的村民们在平整农田修水利。

夕阳时分,村口的小路上,赶集的乡民们,牵着牛,拉着车,陆续走在了回家路上,人们脸上荡漾着质朴的微笑。

“瞧瞧!我刚抱的这两猪娃,你看多心痛人,明年就指望他了。”

“看看!我今天在街上割的这块肉,可是四指膘啊!”

“。。。。”

入夜,整个山村很快陷入一片黑暗,寂静的夜幕中,树影摇曳,不时传来蛐蛐的长鸣声。在昏暗的油灯之下,扎过草料,喂完牲口后,辛勤劳作一天的乡民们终于可以安心入睡了。

那时乡民的生活是如此的简单,却也充满了世间的无奈。

随后几年,我也陆续回过几次故乡。县城倒塌的灵台终于重建了,虽然没有几位参观者;名医皇甫谧的墓终于重修了,虽然很多人对他一无所知;村子里终于通电了,虽然农网的电费比城市里贵一倍;村里终于有了电视机,虽然无线信号时有时无;村里终于装上了抽水泵,虽然经常断电断水;村里终于有人在自家的小院里盖房了,虽然还是土瓦房;村里的年轻人终于外出打工了,虽然很多人半途而归。。。。

故乡的一切都在静静地变化发展之中。

再一次回到故乡已经是二十年后的今天了,和祖国各地一样,故乡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私家车在我那偏僻的故乡随处可见,在县城乡镇工作的表弟表妹们,家家都有车。这次就是由在平凉工作堂妹两口,亲自驾车从平凉送我和父母回灵台老家。

我曾经走过多次的险峻的盘山古道,已经不知所踪。逢山凿洞,遇水架桥,天堑变通途,一条新修的高速公路,连接着山外的世界。路边不时看见一些大型的火电厂,原本青上绿水的山谷,却变得烟雾缭绕,灰蒙蒙的一片。火电厂都是耗水大户,这势必给水资源匮乏的家乡造成更大的用水负担,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一直是人们难以破解的难题。

汽车一路飞驰,路边不时有连片别墅从车边划过,大多是传统的红砖白墙,很漂亮。堂妹告诉我,这些都是县里统一规划的新农村建设的小康屋,国家给农民很大的补贴,所以很受农民欢迎。

车过一处山间弯道,路边旌旗招展,山坡上不时传来人们欢快的笑声。表妹说,这是县里的机关单位在义务植树。这几年,国家在山区推行退耕还林保持水土的政策,不宜耕种的山地已经不种粮食了,全部种上了果树,花椒树等经济树种,道路边也大量种植松柏,这是为后人造福呢!

回到村里时,已到了中午时分,多年未见的叔叔一家迎到了大路口。

村里刚刚下过一场小雨,空气十分的清新,奇怪的是空气中一点都闻不到曾今的农家气息。虽然刚下过雨,道路却一点都不泥泞。现如今,水泥路面几乎修到了各个村落,尘土飞扬的黄土高坡只存在人们遥远的记忆里,村民们也再不用为雨天出行发愁了。

在如今的故乡,马路很少见到骑车外出的村民,庄户人早都用上了省力的电动摩托和三轮“奔奔”车,如有急事,出租车也是随叫随到。

我们到达的季节正是春暖花开,小麦返青的时候。广袤的黄土地披上了一件件翠绿的盛装,在这片无边的绿色之中,点缀着一座座新建的红砖瓦房。庄户人各个心气高得很呐!每户的正屋一家比一家大,大门一家比一家高,庄户人就好这一口,谁都不不想矮人一头。

山崖边的土窑洞已全部废弃,野草丛生,一片萧瑟。原本住在大山里的村民,全都从山沟里搬到了塬上,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新瓦房。

村里很安静,只是零星见到几位老人在地里忙活。听叔叔说,现在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挣钱去了,国家的政策好,农民不用交公粮了,国家给每户还有些补贴。家里的山地都退耕还林了,就在塬上种着几亩平地,全是机械化耕种收割,收的粮够自家吃就行了。现在家里也不养牛养猪,想吃肉可以随时买到,又干净又省心,这和从前比,真是享福咧!

叔叔家也确实今非昔比,家里早都通上了自来水,电费也和城了的价格一样了,有线电视,无线网落也都通到了家,手机更不是什么稀罕物。家中新盖的砖瓦房也装饰得有模有样,瓷砖贴面,雕梁画楯。屋里还盘着一大土炕,却摆上了现代化的家电。液晶电视是大女儿买的,冰箱是小女儿送的,洗衣机上摆满了杂物,也不知一年能用几回?叔叔最近正琢磨着买一套沙发,把屋子美美地装扮一下呢。

叔叔说,现在农村什么都好,就是娶媳妇成了大难题,农村的女孩子本来就少,乡下漂亮的女子都想方设法嫁到了城里,剩下的条件一个比一个高,除了巨额财礼外,女方还要求男方在城里买楼房,还要有私家车。听说现在乡下的彩礼费已经涨到了二十多万了,你看这还让人活吗?

第二天我们去了母亲的娘家,看望年迈的外婆。大舅在油田上打工,一时无法回来,小舅听说我们回来了,当天下午就从一百多公里外的平凉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甜不甜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

第三天我们回到了父亲出生的老庄,由于父亲多年未曾回来过,回家的路都寻不到了。村子的地貌变化很大,几经辗转,费了好大的劲,父亲才找到曾今的家。

历经沧桑,老宅门前的那棵千年的老榆树还在微风中摇曳,这可是村里的一颗神树,即使在是在那些特殊年代,也没有人敢去伤害他一丝皮毛。

老庄的土窑洞还没倒塌,父亲还清楚地记得他小时住过窑洞,院子里长满了杂草,像是很久都没人来过,可院中的两棵柏树却是郁郁葱葱,生机勃勃。院墙不知何时全部倒塌了,但青砖砌成的大门楼还在,青砖上雕刻着各种精美的图案,彰显出当年这个家族曾今的辉煌与荣耀。

祖先们的墓地早已不见了踪迹,一卷卷白纸化成了缕缕青烟,随风飘逝,寄托着后辈对先人的哀思。

随后几日,在县城里的亲戚安排下,我们来到了古灵台,登上了雄伟的荆山,俯瞰了县城的尊荣。小小的县城也和省城一样,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县里也建起了经济开发区,可正真入住的企业寥寥无几。虽然为了促进开发区的发展,县政府和各机关单位都搬到了这里,但我就是觉得,新建的广场和街道,行人稀少,少了一份人气。据说一位北京来的县委书记,已孤身在此奋斗了三年,立志要改变家乡的穷困面貌。

故乡正在追赶时代的潮流,现在也兴起了,农家乐,度假村,生态园。。。。达溪河畔的文化广场,更是热闹非凡,随着音乐舞动的广场舞,规模和场面绝不逊于任何大城市。

故乡在变,人在变,变得我越来越陌生,越来越迷茫。。。。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says:

    写得还不错,但不理解最后一句。整个社会都在变,为什么要迷茫?

    2018年2月12日 12:2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