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古龙怎么给笔下人物取名?

2017年3月20日 | 作者: 甜甜蜜蜜 | 271 浏览
字体 -

作家给笔下人物起名字,是一种学问,也是一种艺术。姓名往往代表了角色的性格、身份,或者暗示了他的命运。比如李寻欢,看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个潇洒不羁的人,人物性格立马跃然纸上。

 

再比如人物的身份,明教教主就叫阳顶天,日月神教教主就叫任我行,一听就知道是Boss级别,要是“星宿老怪”丁春秋改叫丁小春或丁小秋那立马就泄气了。

再比如人物的命运,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里的娇蕊一听就是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倾城之恋》里的白流苏则暗示了她乱世中漂泊的命运,因为流苏就是一种随风飘零的穗子啊。

网络小说起名往往比较随意,主角不姓个秦、楚、萧、苏就不好意思出场,名字则多是自然现象,如雷、风、尘、辰、宇。

(感觉雷公、风婆婆名字也很符合规律呢)

这种缺乏文化内涵的生硬流水线式起名,拉低了文学的档次。网上有修仙小说姓名生成器,一键OK,能出来一大把。今天就来看点有含义的小说人名吧,涨涨姿势是有必要的。 

金庸非常重视女性角色的塑造,美女连名字都要美,而且美得有典故,看似简单的任盈盈,实际和令狐冲的名字合起来都来自《道德经》“大盈若冲”的典故。

屈原的楚辞中经常出现各种香草,《书剑恩仇录》中李沅芷的名字就来自《湘夫人》“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周芷若也同样如是,在李白的诗中就有:“始向蓬莱看舞鹤,还过芷若听新莺”

木婉清——名字来自《诗经·郑风》“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雪山飞狐》袁紫衣的紫衣即缁衣,指代出家人的装束,暗示了她日后遁入空门的命运。《碧血剑》中的何红药,典出《扬州慢》的“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然而,金庸对男性角色就很随便了,毕竟名字都是借用的(很多人不知道吧)。

杨过字改之,是郭靖给起的,看起来挺考究,但其实来源于同名同字的南宋辛派词人,刘过,字改之。他的《沁园春》慷慨豪迈,诗云:“拂拭腰间,吹毛剑在,不斩楼兰心不平。”

(刘过)

张无忌的“无忌”二字有两个来源,分别是:魏国信陵君公子无忌,唐朝宰相长孙无忌。魏无忌号称战国四君子之一,礼贤下士的作风和张无忌很像。长孙无忌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大舅子,曾参与策划“玄武门之变”。

黄药师其名来自唐代名将李靖,字药师,也就是后来被神化了的托塔李天王。李靖以军事韬略著称,在小说中又被演绎成精通五行遁甲的谋士,和黄药师都有相通之处。

 

郭靖的的大师傅“飞天蝙蝠”柯镇恶,他人如其名、嫉恶如仇。“镇恶”二字源于东晋猛将桓石虔的小名“镇恶”。桓石虔以勇猛矫捷闻名,有伏虎之能。

再如《神雕侠侣》中大侠郭靖之子名为“破虏”,这是一个很隐秘的典故,实际来自孙权之父孙坚,因官至破虏将军,后世用孙破虏代指孙坚。

古龙柔情款款,在他眼中女性就是简简单单的美丽存在,就图个可爱,如一些ABB形式的:朱七七、白飞飞(《武林外史》)、苏蓉蓉(《楚留香》)、屠娇娇(《绝代双骄》)。

再就是代号式的名字,如:风四娘、燕七、小公子。

但男性就不一样了,像花无缺、王怜花、花满楼这种名字听着就有一种小鲜肉的感觉,古龙把更多的典雅的典故赋予了男性。

楚留香——来自三国荀彧“荀令留香”的美妙典故。荀彧是曹操手下的谋士No.1,同时也是个美男子,美的身上都有香味,坐过的地方气味好几天都不散,故有留香的美誉。

萧十一郎——这个萧郎在古代就是情郎哥哥的意思,唐代崔郊就有诗云“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在《陆小凤》里西门吹雪、叶孤城这两个名字听起来挺非主流的,但都是有典故的!

西门吹雪来自元代诗人虞集的“剑吹白雪妖邪灭,袖拂春风槁朽苏。” 叶孤城名字的悲凉和王之涣《凉州词》“一片孤城万仞山”一样。

 

 

不过要当个作家,第一是要给自己起个笔名先自我陶醉下。许多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家的名字都有着或奇怪或有格调的来源。

 

像巴金、老舍这些常规的就不说了,朱自清给自己起的笔名出自高端大气的《楚辞·卜居》:“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意思是想自己在浊世中保持清白。

冰心的笔名来自大家耳熟能详的“一片冰心在玉壶”有个八卦说《金粉世家》的作者,民国鸳鸯蝴蝶派代表人物张恨水的笔名是因为他暗恋冰心,所以笔名取“恨水不成冰”之意。但其实是来自南唐后主李煜《相见欢》中的“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大家都知道柏拉图吧,各种柏拉图之恋的叫着,其实他本名叫阿里斯托勒斯,因为他下颌宽大、肩宽背阔,所以大家都叫他柏拉图,在希腊语里就是“宽阔”的意思,大跌眼镜吧。

 

高尔基从小父母双亡,历经苦难,所以他的笔名高尔基在俄语里是“痛苦”的意思。

 

大文豪夏目漱石这个别有意境的笔名是来自于中国《晋书》中“漱石枕流”的典故,果然有了这个归隐山间、藐视凡夫的高冷名字最终让他成为了日本近代文学界的扛把子。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