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这些国家有“变数”

2017年3月10日 | 作者: 甜甜蜜蜜 | 878 浏览
字体 -

bf024ff77288618_size18_w540_h353.webp

美国国内政策

独立的美国是最大的风险,但美国国内政策会转移注意力?答案是肯定的。

在国内问题上,特朗普内阁的立场更为连贯,这与共和党在国会的领导地位是一致的。在内政上,国会能对白宫加以制衡,所以即使在好的情况下,立法机关的运转速度也不会理想。 此外,美国立法权的下放,使得很多政策的制定由州长和市长来把控。

至少在2017年,美国国内情况是向好的。减少政府的监管,投资于基础设施,降低企业税负,简化个人税码——在最坏的情形下,国内经济也会有些进展;如果乐观估计,这些措施会在短期内见效。

政府若处理不当,在一些方面会长期下行:如果投资无法带来回报,财政赤字会急剧上升;私有化交易导致腐败和效率低下;如果就业数据不理想,富人和穷人间不信任的鸿沟会扩大。但是,美国国内并没有严重的社会不稳定现象。值得一提的是,在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选举里,近一半拥有选举权的美国人都没想着去投票。

印度与巴基斯坦

虽然一系列的跨境恐怖袭击、越境和交火导致两国关系更为紧张,但在2017年,印巴之间发生更大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双方领导人,巴基斯坦总理纳瓦兹·谢里夫和印度总理莫迪,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他们国家自身的问题上。

谢里夫将以经济和基础设施的改善作为参加2018年中期选举的“本钱”,现阶段大规模的双边对抗对他来说代价太大。自2013年就职以来,谢里夫小心翼翼改善与印度的关系。且在去年印度声称为消灭恐怖分子基地进行跨境袭击时,谢里夫大事化小,落得软弱的骂名。鉴于印度总理优先考虑国内事务,及新任命的军队首脑倾向于遏制国内冲突,与巴基斯坦有联系的恐怖主义组织不大可能进行大规模袭击,尤其是这种袭击冒着会触发印度方面强烈反应的危险,而这正是伊斯兰堡希望避免的。如果说还有什么变化,那就是美国、印度和(最重要的)中国会对巴基斯坦施加更大的压力,促使该国采取更多措施打击恐怖主义,这些可能让巴基斯坦的军事决策者进一步限制武力行为。

以巴基斯坦为基地的组织没有再制造重大袭击,莫迪在今年的地方大选中,将继续打民族主义牌,尤其是利用2016年越境打击(在巴境内武装分子)行动产生的震慑性效果,来拉选票。此外,他还将专注于保持国内改革的势头。事实上,如果巴方在印度对恐怖主义的关注上作出积极回应,例如逮捕那些被指控策划2008年孟买袭击的人,莫迪甚至可以推动恢复双边和平谈判。

巴西

近期巴西政治和经济状况迅速恶化,导致人们对米歇尔·特梅尔总统能否完成他的任期,持更加悲观的看法。不仅是因为在经历了多年的严重衰退之后,巴西经济仍在挣扎着恢复元气,而且对巴西Lava Jato洗钱案的调查——近期因巴西建筑业巨头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的诉讼交易而火上浇油,事件牵涉到特梅尔最亲近的顾问们,甚至是总统本人。

这些压力意味着2017年特梅尔困难重重,但它们也将推动立法者更快去通过重要的改革方案,例如与国家的养老金制度相关的政策。在意识到过去几年的经济状况和腐败丑闻使民众对政客出离愤怒后,立法者们知道他们在2018年大选中保持自己席位的唯一机会,就是推进政策议程,哪怕是让经济有些微的复苏。此外,他们也越来越意识到,养老金改革的搁浅,将对金融市场产生巨大影响,也会削弱商界的信心,从而加深国家的危机。

对特梅尔总统的倒台可能导致后果的恐惧(例如国家回归到过去几年的无政府状态,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将会是这个国家在2017年,将在总统保在任上,且履行他的改革议程唯一且最重要的原因。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