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想到隋朝的建立竟要感谢一群“吃瓜群众”

2017年3月14日 | 作者: 甜甜蜜蜜 | 540 浏览
字体 -

北周大象二年(公元580年)八月底的一天,北周辅政大臣、左丞相杨坚接到一封紧急军报。军报发出的地点在邺城,发出者为北周老将韦孝宽和丞相府司录高颎。

杨坚用颤抖的双手展开军报,仔细将内容读了一遍又一遍,随即放声长啸:“天助我也!”

几个月后,杨坚废黜了北周最后一个皇帝——年仅8岁的周静帝宇文阐,建立了开创中华帝国第二次大一统时期的大隋王朝。

 

(隋文帝杨坚)

这究竟是怎样一份军报,竟然令杨坚欣喜若狂?这究竟是怎样一场战役,竟然改变了一个王朝的命运?

北周英主暴亡  杨坚坐收渔利

杨坚此前所效命的北周王朝,乃是南北朝时期的“后三国”之一。所谓“后三国”,指的是当时中华大地上鼎足而立的三个国家:北周、北齐、南陈。

在这三个国家当中,人口最多的,是位于黄河中下游的北齐;经济最富庶的,是地处江南的南陈;所以,北周的综合国力,是相对较弱的一个。

可是,最具有统一实力的高氏北齐帝国,偏偏历代君主高洋、高湛、高玮等人,都是中华昏君排行榜排名靠前之人,演出了一幕“高富帅”被“穷屌丝”逆袭的大戏。最终,其被北周一战亡国,统一华夏的历史重任,北周由此接手。

(南北朝末期“后三国”示意图)

然而,或许是命运的嘲弄,北周帝国也是命运多舛。建国之初,就出了位连杀西魏恭帝、北周孝闵帝、北周明帝三位皇帝的“屠龙圣手”宇文护;待一代英主北周武帝宇文邕即位时,他好不容易隐忍了12年才终于将宇文护除掉,并且“东灭高齐、北击突厥”,但正在他准备南征陈国之际,竟溘然长逝。

宇文邕之后即位的宇文赟,是一位典型的“败家子”,丝毫没有继承其父宇文邕的半点雄才大略,反而是整天花天酒地,并且破天荒地创造了一项昏君纪录:因为后宫选入的美女太多了,宇文赟竟然先后册封了五位皇后。

而且,宇文赟创造性地将她们分别封为“天元大皇后、天大皇后、天中大皇后、天左大皇后、天右大皇后”。其中的“天元大皇后”名叫杨丽华,正是杨坚的女儿。

(今人所绘北周天元大皇后、杨坚之女杨丽华)

据史书记载,宇文赟即位之后日夜荒淫,健康状态每况愈下,刚刚22岁就已经油尽灯枯。大象二年五月十一日,北周宣帝宇文赟病死,其不满8岁的长子宇文阐即位,朝廷的实权落入了左丞相杨坚手中。

为了顺利控制朝政,杨坚派人伪造了宇文赟的遗诏,将宇文氏宗亲中比较有才干的五位亲王骗入京师控制起来;同时,以给宇文赟办理国丧为名,召诸将入朝,以期削夺异己势力的兵权。

可他的对手们怎么会乖乖待宰。很快,有人站出来要与杨坚掰手腕了。

名将公开叫板  杨坚形势危急

第一个站出来不给杨坚面子的,是北周相州总管尉迟迥。

尉迟迥乃是西魏权臣、北周奠基者宇文泰的外甥,与宇文氏皇族关系密切。最重要的是,尉迟迥常年带兵打仗,早在西魏时期,就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大将了。他曾经趁南梁帝国内乱,替西魏夺取了四川盆地,大大拓展了西魏以及后来的北周政权的生存空间,在北周帝国军队系统内享有崇高的威望。

宇文赟去世时,尉迟迥正担任相州总管,驻守在原北齐帝国的首都邺城,手握重兵。杨坚担心尉迟迥会阻挠自己篡位,于是以会办宇文赟丧事的名义,征召尉迟迥进京,同时,安排北周的另一位名将韦孝宽接替尉迟迥的职位。

为了麻痹尉迟迥,杨坚专门派遣尉迟迥的儿子尉迟惇到邺城宣旨。没成想,“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在西魏北周险恶的政治环境中摸爬滚打数十年的尉迟迥,一眼就看穿了杨坚的图谋。尉迟迥本来还担心儿子被扣作人质,一看杨坚主动把他送回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儿子尉迟惇留在邺城做帮手,起兵讨伐杨坚。

据《资治通鉴》记载,尉迟迥起兵时,找到了被杨坚扣押在长安的赵王宇文招的幼子。所以,尉迟迥打着维护宇文氏宗室的旗号,号召全国各镇的将领共同出兵对付杨坚。尉迟迥在檄文指责杨坚:

杨坚藉后父之势,挟幼主以作威福,不臣之迹,暴于行路。吾与国舅甥,任兼将相;先帝和吾于此,本欲寄以安危。今欲与卿等纠合义勇,以匡国庇民。

(“清君侧”,中国古代起兵最好的理由)

尉迟迥的号召,很快得到了响应。北周陨州总管司马消难、益州总管王谦纷纷出兵讨伐杨坚。一时间,北周帝国上空战云密布,一场大的内战在所难免。

其实,无论是尉迟迥也好,司马消难、王谦也罢,这些人都是名义上为北周宇文氏家族着想,实际上,不过是不想让杨坚一个人独吞北周帝国巨大的政治遗产,想趁乱分上一杯羹而已。

面对危局,杨坚该何去何从呢?

“吃瓜群众”搅局  杨坚铲除异己

尉迟迥的突然发难,虽然早在杨坚的意料之内,但是其起兵声势之猛,局势恶化之快,还是令杨坚始料不及。杨坚非常清醒地看出,虽然当时起兵的仅仅是相州、陨州、益州三镇,可其他诸镇的将领一直在坐山观虎斗。一旦他表现出一丝一毫的颓势,局面将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好在,杨坚手里面也并非无人可用。他先是安排与尉迟迥齐名的另一位老将军韦孝宽挂帅东征;紧接着,又派自己的亲信——丞相府司录高颎到前方督战。

杨坚的判断很准确:只要打垮了尉迟迥,就可以震慑其他有野心的将领。至于司马消难和王谦,均不足为虑。

说起这个韦孝宽,也的确是南北朝后期一位军事奇才,数十年南征北战屡立战功,被称作北周“第一名将”,此番挂帅出征时,已过古稀之年。

而为了对抗韦孝宽,尉迟迥命令自己的儿子尉迟惇率领10万大军在沁水阻击,结果被北周军队打得大败,尉迟惇单骑逃回邺城。北周军队也迅速尾随而至,北周二大名将尉迟迥和韦孝宽将展开巅峰对决。

北周大象二年八月十七日,决定中国北方命运的决战开始了,两位古稀之将终于迎来了宿命之战。

当时,尉迟迥集结了13万精锐部队,这些精兵全部是尉迟迥指挥多年的关东子弟兵,其中有将近1万人,被称作“黄龙军”,由尉迟迥亲自统帅,所向披靡。与此同时,尉迟迥的弟弟——北周青州总管尉迟勤已经率领5万大军星夜支援,前锋3000名骑兵已经抵达邺城战场。

韦孝宽方面,由于刚刚在沁水击败尉迟迥的前军,士气正旺,统兵的各位将领也希望能以此战向帝国的新主人杨坚邀功,与尉迟迥的大军相比,可谓是旗鼓相当、势均力敌。

在战鼓的轰鸣声中,双方在邺城郊外的原野上展开了殊死的搏杀。韦孝宽和高颎虽然身先士卒,指挥北周军队向叛军发起一次次冲锋,但是都被尉迟迥牢牢挡住。反而是尉迟迥指挥部队节节逼近,令北周大军渐渐不支,各部队纷纷后撤,全军处在随时崩溃的边缘。

然而就在此时,中国战争史上最奇葩的一幕出现了。一方面是北周两大名将的巅峰对决,双方二十多万部队杀得你死我活;另一方面,邺城里数万名“吃瓜群众”竟扶老携幼地集体出城,站在一处高坡之上看热闹,还有好事者指指点点,做起了现场解说员。

 

(“吃瓜群众”有时候确实耽误事)

战争胜败之机稍纵即逝。北周大将宇文忻率先发现了扭转战局的关键,他喊出了一句千古名言:

事急矣!吾当以诡道破之。

宇文忻所说的“诡道”,乃是命令其部下不再与尉迟迥的部队纠缠,而是将弓箭手全部调转方向,朝着那数万名“吃瓜群众”射去。一时间箭如雨下,土丘之上血流成河,数万名“吃瓜群众”们纷纷惨叫着冲下山坡,竟然冲乱了尉迟迥大军的后方军阵。

宇文忻趁此时机大声呼喊:“敌军败了!”本来已经支撑不住的北周军队,顿时精神为之一振;而正在前方拼杀的尉迟迥部队,只知道本军后方大乱,再一听对方喊自己的军队败了,心气一沉,土崩瓦解。

胜负之机,就在这有些荒诞的一幕下瞬间扭转。

(宇文忻箭射平民,虽不人道,但符合诡道)

尉迟迥率领败军退回邺城之后,面对重重包围,自知大势已去。他痛骂杨坚一番之后,遂自刎以免受俘虏之辱。

而尉迟迥战败之后不久,司马消难和王谦也迅速失败,就连刚刚替杨坚打了大胜仗的名将韦孝宽,也病逝于回军途中。杨坚终于摆脱了所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对手,北周的国运也进入了倒计时。一个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崭新王朝,将把中华帝国第二次牢牢地统一起来。

可是,当我们再回过头看,邺城的“吃瓜群众”虽然在关键时刻发挥了“神助攻”的作用,但是杨坚却没有给邺城留下任何机会。也许是顾忌邺城在关东地区(函谷关以东)的战略核心地位,害怕再有人占据邺城对抗朝廷,杨坚命令:将邺城居民全部迁走,火烧邺城数日,然后引漳河之水倒灌,彻底将邺城摧毁。

经过此番劫难,魏晋南北朝时期先后做过曹魏、后赵、冉魏、前燕、东魏、北齐“六朝古都”的邺城,从此一蹶不振,永远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这一次,当年的吃瓜群众们,一反他们当年观战的高调亢奋之态,只好默默低调地迁徙了。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