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首经典宋词 带你走进古人的情感世界

2017年8月7日 | 作者: 甜甜蜜蜜 | 569 浏览
字体 -

宋词里的美不输唐诗,尤其是对爱情的表达和传递,如果你学会了其中的妙法,那美好的爱情早晚有一天会不期而至。

8首经典宋词,带你走进古人的情感世界。

 

雨霖铃·寒蝉凄切

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柳永(约984年—约1053年),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他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也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柳永大力创作慢词,将敷陈其事的赋法移植于词,同时充分运用俚词俗语,以适俗的意象、淋漓尽致的铺叙、平淡无华的白描等独特的艺术个性,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鹊桥仙·纤云弄巧

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1049年—1100年),江苏高邮人(现高邮市三垛镇武宁秦家垛),字少游,一字太虚。被尊为婉约派一代词宗,别号邗沟居士,学者称其淮海居士。秦观是北宋文学史上的一位重要作家,但在秦观现存的所有作品中,词只有三卷100多首,而诗有十四卷430多首,文则达三十卷共250多篇,诗文相加,其篇幅远远超过词若干倍。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李之仪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李之仪(1048—1117)北宋词人。字端叔,自号姑溪居士、姑溪老农。沧州无棣(今属山东省)人。他是北宋中后期“苏门”文人集团的重要成员,官至原州(今属甘肃)通判。李之仪一生官职并不显赫,但他与苏轼的文缘友情却流传至今。

钗头凤·红酥手

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是南宋文学家、史学家,著名的爱国诗人。这首词写的是陆游自己的爱情悲剧。一句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表现出词人自己内心的痛苦之情。虽说自己情如山石,痴心不改,但是却难以表达。明明在爱,却又不能去爱;明明不能去爱,却又割不断这缠绕的情丝。

 

玉楼春·春恨

晏殊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晏殊(991年—1055年),字同叔,抚州临川人。北宋著名文学家、政治家。十四岁以神童入试,赐同进士出身,命为秘书省正字,官至右谏议大夫、集贤殿学士、礼部刑部尚书等。晏殊以词著于文坛,尤擅小令,风格含蓄婉丽,与其子晏几道,被称为“大晏”和“小晏”,与欧阳修并称“晏欧”。

千秋岁·数声鶗鴂

张先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这首词是写爱情遭到阻碍的幽思和对爱情坚定不移的信念,“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爱情虽被摧残,但只要天没有老去,情是难以断绝的。这个情网里,他们是通过千万个结,把彼此牢牢实实地系住,谁想破坏它都是徒劳的。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首词是李清照写给新婚未久即离家外出的丈夫赵明诚的。“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这种相思之情笼罩心头,无法排遣,蹙着的愁眉方才舒展,而思绪又涌上心头,其内心的绵绵愁苦挥之不去,遣之不走。表达了绵绵无尽的相思与愁情,感人至深。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东坡的大爱情结通过此首词被表现得淋漓尽致,他用了十年都舍弃不下的,是与妻子的那种相濡以沫的感情。“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在梦里能够看见的,也全是逝去妻子往日生活里的琐碎片断。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而苏老却再也不能做到,也许在这世上还有一种最为凝重浑厚的爱叫回忆浸泡。那是天长日久的渗透,是一种融入了彼此之间生命中的温暖铸就的心灵之爱。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