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3.3

铃声响过三遍,手机中就传过来一句中气十足的声音:“李瑞,请讲。” 听着老爷子如此硬朗的声音,秦某人都不由得挺起了腰板,心里想老爷子手下的人还不得每天跑步前进呀。赶紧问好并自报家门,李瑞马上又说道:“秦老弟,你终于想起我来了,前几天听振川说你跑去做乡绅了。” 听到李老爷子如此说,秦大官人暗叫一声惭愧,遂把自己对两个企业的调研和自己的打算简明扼要地叙述了一… (阅读全文)

浏览: 43 2 条评论

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3.2

另一家企业绿源食品和金巨家电正好相反,用当下时髦的话来说就是绿源食品在开创之初就有了“顶层设计。”陈晓鸥和他的创业团队都是80后,陈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国内一流的饮品企业工作,借着这股全民创业的大潮,陈晓鸥们瞄准了屏山县的猕猴桃种植产业,正好老东家搬到新厂区,他们就以极低的价格买下了企业淘汰下来的果品保鲜库及淘洗筛选等前期加工设备,前老板也非常鼓励他们… (阅读全文)

浏览: 62 没有评论

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3.1

接下来的几天,在黎月的陪同下,秦怀远把王儒林推介的几家企业都跑了一遍,有几家分别搞养殖和种植的还做的有模有样,但是这种产业不是他的专长,同时见效也慢,毕竟是有生长周期的,不可能违背了自然规律。他要寻找的是那种开拓性的,足够吸引眼球的机会,用一句可能不太贴切的话来说,他是要从企业的总体结构上着手,而不是做一件比如技术进步之类的具体事务。秦大官人也是… (阅读全文)

浏览: 341 没有评论

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2.3

傍晚,当天的活动临近结束时,秦怀远提前从会场出来到走廊里透透气,正好秦振川也坐在走廊的沙发上,看到秦怀远昂昂然坐到旁边,秦振川一边仍然低头看着放在腿上的资料,一边说道:“今年的经济人物最后名单没有你。” “意料之中的事儿,我又没有出什么赞助费。”昂昂然坐着的家伙也并不看向和他说话的人。 “喂,我们可没有那么庸俗,这可是一个很严肃很复杂的评选系统。” “愿闻… (阅读全文)

浏览: 459 1 条评论

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2.2

那主持人是这几年窜起来的新锐,小有才名,常以中国青年精英阶层的代言人自居,曾经在一个很重要的国际场合自称“代表亚洲”杠上过一位外国元首,也是一位非常会利用社会热点制造话题的人物,只可惜和秦振川是两条道上的,并且对秦主任颇有威胁,看到秦怀远那不温不火的可恨模样,又接着说道: “刚才有位嘉宾提出来一个很有意义的问题,就是外资的并购和民族品牌消失的问题,相… (阅读全文)

浏览: 125 没有评论

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2.1

王儒林所说的秦怀远在中视的发言也是中视经济频道的一档王牌节目——每年一度的中国经济人物评选活动。实际上每年类似这样的榜单,秦怀远没少上过,有的高中,有的陪跑,到后来能不出席的他都是尽量不去出席活动。这一次因为达辉的并购秦怀远和他的怀远公司再一次引人注目,碍于秦振川的面子,加上和达辉的谈判基本完成,只等春节后的签字,秦怀远在去年春节前也到北京出席了中… (阅读全文)

浏览: 188 没有评论

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1.3

看来王儒林想让他帮忙的也不仅仅是联系中视的采访报道那么简单的事,而是想让他更深地介入到他王儒林的仕途翻身仗中。从经商以来,秦怀远都尽可能避免和政府官员发展出超过正常应酬之外的个人感情,实在是他不喜欢官场上那种太多的暗箱操作,相对于官场的不可预见性,他更喜欢充分竞争之下的市场规则,于是回话道: “王县长你过誉了,神助攻实在是愧不敢当,也就能腆着脸打几… (阅读全文)

浏览: 680 没有评论

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1.2

秘书小程把秦怀远让到王儒林的办公室,沏上一杯茶水,说了一句王县长已经开过了会议,马上就回来,请他稍等后,就转回了隔壁的秘书办公室。县长大人办公室的家具基本就是用的原来会议室里剩下的,一个长条沙发,几把扶手椅,都磨损的很严重,整个办公室给人一种仓促之间草就而成的感觉,就如同是在战争片中看到的那种临时搭建的前线指挥部那样,指挥员是要等到战役结束攻城拔… (阅读全文)

浏览: 169 没有评论

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1.1

秦怀远没有想到王儒林县长派过来接他的人竟然是黎月,不过细想想也就理所当然了,估计王县长已经从南蛮子那里知道黎月是他秦大官人安排的人,而她目前负责的项目正是这次要找他帮忙的事情,派黎月过来接人当然再合适不过了,所以他秦某人不用紧张,也不用想的太多,虽然估计颖儿的雷达已经开始扫描了,不过好在他昨晚接过南蛮子的电话后就和颖儿报备过,知道是县长大人有请。… (阅读全文)

浏览: 207 没有评论

总有回忆不期而至(五)偶遇3.4

就这样躺了好一会儿,小妹猛然转过身来,不顾自己仍然涕泪交横的小脸,紧紧地抱住秦怀远,不管不顾地在他脸上亲了起来,笨拙而且用力。 等小妹稍稍平静后,秦怀远把她放平躺下,替她擦干净狼藉的小脸。此时小妹已不再害羞,平静地望着这个自己管他叫“哥”的男人,本来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交集,她知道马上又要擦肩而过,可他又是她最信任,最依恋的人,她… (阅读全文)

浏览: 704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