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三)吃醋2.3

字体 -

秦怀远心里骂着,他妈的这个南蛮子在这边倒是霸道,一辆破车就这么好使。一边回到:“我是到这边看看亲戚,临时向南老板借的车,山根老板你不用和我们客气,我们今天就是来赶集玩来了。”是呀,这要是让南蛮子知道了我秦某人用他的车来进了4件啤酒,还不让他笑掉大牙。

原来这个市场也是南蛮子公司开发的。山根的酒行垄断了省内啤酒在当地的销售,屏山镇只是他的众多分销网点之一,因为今天是集市,赶巧他也在这边。因为山根是市场中绝对的大户,加上人比较仗义,市场里的商户基本都听他的话,因此代表商户没少和南蛮子打交道,同时也为南蛮子摆平了好多市场中的纠纷。

两人又是一番客气,请吃饭更是少不了的,听到秦怀远说他们刚刚吃过,山根倒是爽快:

“秦老板那就这样,以后你的亲戚来了,都是最低折扣价。”接着又吩咐跟过来的小伙计搬过来一箱特供白酒。

西川省本就是中国的白酒大省,这一厂家的白酒在中国中档白酒市场中所占份额不小,有好几个有名的品牌,而酒厂的特供酒就其品质而言丝毫不逊色于中国的顶尖好酒,并且不是随便什么人有钱就能喝得到的,真可以说是身份的象征。山根看到秦怀远气质不俗,提到南蛮子时风轻云淡的神情,觉得对方来头不小,也有心结交,再不济也是卖了南老板一个人情,这才送了秦大官人他这里可说是最贵重的礼物。

三个人又回到车里往家开去,却是各怀心事,田甜惊异于这个“姐夫”的能耐,觉得从他来了以后,自己家的社会地位都提高了,姐妹两个逛市场时候的底气和开心的程度都提高了几倍(更别提那些意外的惊喜了,比如批发店那些人对他们的尊重),可是小妮子又觉得这些不应该,是“腐败”,心里宁愿“姐夫”再低调些,这样才稳妥,才能够真正属于他们“家里人”。颖儿仍是一如既往的“憨”,毫不在意自己的男人在外面如何的风起云涌,只在意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一直心心念念着秦怀远同山根所说的“看看亲戚”,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甜甜酸酸的感觉。只有秦怀远心里是气哼哼的,本来只是单纯的寻爱之旅,没有想到又掉到“世情”的网里了,尤其让他不开心的是他现在能打的只有“南蛮子”这一张好牌,而他目前却没有和对方礼尚往来的能力。这种“欠人家”的感觉尤其让他不舒服。“江湖呀,江湖。”秦大官人心里念叨着,和他以前纵横捭阖的江湖不同,那时候他们从一个城市转战到另一个城市,在大城市的五星级酒店开大区的经销商会议,在央视的健康节目中推产品,在全国性的行业订货会中突出奇兵,一战成名,如果说之前打的是大军团的协同战役,现在打的就是小股的山地游击战,在这里好像哪哪都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要求更加的细腻有耐心,“唉,江湖呀,江湖。”一点无奈,一点不甘心,复杂的情绪涌在心间。

家里的小店倒是迎来了一个小高潮,田妈妈兴奋地给田颖讲着,目标听众却是秦某人,先是上午村里的“首长”赵春雷警察同志来买了一盒烟,熟人社会,shopping实际上也是社交,聊了一会儿田颖,指向的却是秦某某。然后是下午黎长水村长绕了一个大弯,特意“顺路”过来买了两瓶啤酒,把田颖一顿夸赞,原因嘛大家心知肚明。最难得的是家对面的黎富傍晚时分过来买了十多瓶啤酒招待客人,尴尬地嘿嘿了几声,意思是昨天人太多招待不周,邀请“妹夫”秦怀远今晚过去喝几杯。

秦大官人很郁闷,仿佛好多藤蔓沿着双腿缠了上来,他可不想搅入小小的乡村政治里,可同时又觉得对田颖的责任重了很多。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