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四)经营1.1

字体 -

久别重逢也好,重归于好也好,不管算是那种情境,反正无业游民怀远公司前CEO秦大公子就这样无耻地在田颖家里住了下来,享受起了美人在侧,优哉游哉的田园生活,转眼间一个多月的时光就这样奢侈地挥霍掉了。

麒麟村虽说地处西南边陲,但由于西川省是外出务工人员输出大省,外面浮华世界的种种村民们并不陌生—-常有两年没有回家的子弟,携妻带子就回来了,还有结婚典礼和小孩儿满月酒一块儿举行的,但是像咱们秦总这样“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人家女儿”的仍然可说是惊世骇俗,奇葩中的战斗机,好在秦大官人及时露了两手,才没有成为村民们口中教育自己女儿“择偶需谨慎”的反面教材。

不过秦某人还是做出了一些贡献,比如很快升任猪倌助理,把拌饲料喂猪这一系列原本归田颖做的活一肩挑下,田颖家的两头猪已经忘记了秦怀远当初的夺食之恨,每当闻到秦怀远拎着饲料桶走过来的气息,就像要见到亲爹一样,哼哼的不亦乐乎。

另外一件也是在这一个多月中发生的事情是黎月的工作搞定了,黎月工作搞定了,黎月搞定了。咳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南蛮子的能量着实不容小觑,一个月的工夫就把黎月的工作搞定了,虽然现在是临时借调到盘山镇政府,但是是新任县长主导的一个重要项目在镇里的工作组成员,是未来几年县里的工作重点,前景看好。

黎老村长少不得要摆宴酬谢,秦怀远之外,又邀请了“首长”赵春雷和强子等,秦怀远满口应承,只是嚷嚷着要自己带白酒过去,黎长水知道这小子的能耐,也不和他客气,几个人老哥长老弟短的喝酒喧闹,“酒精考验”的秦总又是主动把自己灌得烂醉,陪客的主人老村长没办法只好把自己也放倒了。

强子二人无奈,硬着头皮把秦大官人架了回来,少不得又要挨田颖的白眼。最近这几个人有事没事的就爱往田颖家跑,和新上任的秦猪倌闲扯几句,也找一切借口聚到一块喝几杯,秦老板对于这种就是“喝酒”的喝酒感觉非常爽,根本不用别人劝,喝得非常之积极主动,十之八九都是酩酊大醉而归。已有经验的颖儿在家里早把醒酒汤给煮好了,一边埋怨着送秦某人回来的众人,急赤白脸的,连黎老村长也不给面子,一边把他放倒在床上,气哼哼地给他擦脸灌汤。晕乎乎的秦大官人躺在床上,听着颖儿的唠叨埋怨,心里暖洋洋的,就是一个劲儿地对着颖儿傻笑。不过秦大官人喝醉的时候,还有一个副作用,就是对家里小店的生意会有影响,小小的山村瞬间就会知道“老田家的女婿又喝醉了,”于是谁也不会上门来招惹田颖了。

就在秦怀远陶醉于山村生活,以为就要这样终老的时候,南蛮子的电话来了,邀请他一块儿聚聚,同时认识一个“政府里面”的人。秦怀远心中苦笑着,同时也应该有一点隐隐的释然,好像自己终归还没有被世人遗忘的感觉。回想以前的CEO秦怀远,每天都被这样那样的“局”包围着,一面抱怨着,一面欣然以赴,因为包括自己在内的周围好多人不都是认为自己的人生价值就是在这样那样的局中体现出来的吗?而且认为所参加的“局”中人的档次级别的高低就是自己的价值高低的衡量标志之一。秦怀远知道,现在自己就是南蛮子手中的牌,是他向那个“政府中的人”显示自己的能量,回报南蛮子一直以来包括对黎月工作安排的帮助的时候了。

分享博文至: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