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四)经营1.2

字体 -

屏山县城秦怀远已经和田颖来过几次,但是并不知道南蛮子在这里还有一座别墅,也就老实不客气的听从南蛮子的安排,让强子当司机把他直接送过来。小车并没有进到县城里面,而是沿着县城环路,直接往东面的一座山中开去。上山的路并不宽敞,路两侧的植被也都基本上还是原始的风貌,据强子讲,南老板把这里以中药种植的名义承包下来以后,还没有大面积的开发,目前只是作为一个休闲度假,招待重要客人的地方。不同于秦怀远所在的城市,资源有限,竞争激烈,透明度也相应的高一些,每个人都在紧张的小步腾挪,来到这儿所谓的经济相对落后的闭塞之地后,他这个在中药饮片领域也算得上是一方人物的人也经常惊诧于南蛮子这类地方诸侯的手笔之大。

只见半山腰中竟有一池湖水,潋滟于春日傍晚暖洋洋的阳光中,如同待字闺中的少女,安静羞涩,又难掩她的青春勃发。湖边几座别致的双层别墅,掩映在笔直高耸的树木之中。此情此景,让秦怀远第一次对南蛮子有了一丝嫉妒,心里一叠声的“土豪,土豪”地骂着,心说老子在前线冲锋陷阵,你们在后方原来这样悠闲享受呀。实际上都是各为其主,各做各的公司,哪有什么“前线、后方”的区别,只是秦怀远公司的业务是南蛮子公司的一块主要利润来源而已。也许眼前境遇的不同就是穿梭于城市钢筋水泥丛林的海归派和深植于家乡的本土派之间的必然区别吧。

小车滑到一幢别墅前,并没有在正门停下,而是直接开到了别墅的后面,在一个旋转楼梯前停下。强子下车,指着二楼对秦怀远说,秦老板我就不上去了,南老板就在那里,一会儿我把车停在那边,你什么时间走自己直接开走就可以了。

这个旋转楼梯在别墅的正中间,别墅两侧还各有一个旋转楼梯,每个楼梯都分别和二楼的一个大大的露台连到一起,类似于他在美国看到的消防通道,不过在这里的用途就不言而喻了。

房间里二个男人正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聊天,南蛮子一幅和善的乡绅模样,只有头上标志性的板寸才透漏出一点点“蛮”的意思。另一人近来秦怀远经常在电视新闻上看到,正是屏山县新任县长王儒林,少了聚光灯的聚焦和部下的烘托,王县长比电视上略显瘦弱,看起来有一些阴郁。南蛮子给二人介绍完毕,互相谦让着落座,当然是王县长居中,两位老板分坐两侧。秦大官人心里想,自己无论是和县长、市长、省长甚至更大的官员一块儿赴宴,都是“长官”居中,自己陪在副位,看来老板终究是比官员矮一级呀。一面又想,如果是西川省委书记路坚在座,自己可能还在副席,而王县长就要坐在远低于自己的席位了。一面想一面暗骂自己无聊之极,真是“一如局中深似海,”不自觉的就被感染了,还是当一个乡野村夫的好。

菜肴很独特,却并不特别,主要是一些以前山民常吃的山珍野菜之类,以前是山民们用于糊口的,现在都不舍得吃,卖到城里的饭店了。主菜是炖的前面湖中的大鱼,当然也是用的湖水,直接盛在盆中就端了上来。原来这个湖因为地处半山中,周围树木茂密高耸,湖水特别阴凉,而且湖底巨石嶙峋,这种当地特产的大鱼藏于湖底乱石之中,特别不容易扑捞,同时可能因为湖水阴凉的缘故,这种鱼生长缓慢,肉质紧实鲜嫩,湖水柴火灶炖大鱼可说是当地一绝,鲜香无比。

秦怀远见炖鱼所用的调味料并不多,盆中却独独飘着几根类似人参的东西,一问才知道,竟然是麒麟树的树根。原来麒麟树根不仅可以去腥提鲜,而且属阳性的树根正好中和了大鱼的阴凉,适合各种体质的人吃,堪称绝配。秦怀远又是一惊,看来这个当地特产的麒麟树很不简单,可以说全身都是宝,自己应该研究研究。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