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五)偶遇1.2

字体 -

作为所谓成功人士的秦怀远对当下中国各种类型的风月场并不陌生,以前无论是客户安排还是自己公司主办的,他都尽可能不去探究,只管逢场作戏就是了,近来他发现自己的心态变了,对“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兴趣要多过“做什么,怎么做”的兴趣,从小双的描述中了解到南蛮子的手笔,让他也吃惊不小,听小双正讲着今天坐飞机的趣事,趁机问道:

“你们今天来了几个女孩子?”

正讲得兴高采烈的女孩儿闻言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这个不急着和自己研究“做什么,怎么做”的男人,生硬地回道:

“我不知道耶。”

秦怀远不由苦笑,行有行规,守规则的人都让人尊重,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会用这样理直气壮毫不掩饰的谎话来搪塞他。于是站起身,装模做样地打量起房间来,原来这个客厅还连有一个大大的露台,正面向别墅前面的湖水,现在是夜晚,黑黢黢的看不真切,只能听到连成一片的蛙鸣虫鸣之声,想来到了夏天,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休闲所在。客厅的另一侧是卧室,里面竟然是一个大大的宽敞的圆形的床,上面的靠枕等等摆设无不透露出一种暧昧的气息,秦怀远甚至想床上会不会有震动的机关或者干脆就是水床。卧室也有一个露台,连着秦怀远初来时看到的旋转楼梯,他明白自己的车应该就停在这个楼梯下面。卧室另一侧通向一间浴室,里面安装有足够容纳四个人的按摩浴缸,浴缸内已经放满了热水,水流顺着一组打开的气泵静静地打着旋,颇为“引人入浴。”

在山村生活的这一个多月,秦怀远总体来说过的比较惬意,只有卫生条件一项让他有一些头痛,每次秦大官人“如厕”回来,颖儿都要满怀歉意地看着秦怀远,生怕在秦CEO脸上看到哪怕一丝嫌弃的表情。而同样也是苦孩子出身的秦怀远则拿出一副安之若素的样子,那神情就像是刚刚从五星级大酒店的卫生间出来一样。而且除了第一夜的激情忘我,已经融入了田家日常生活的二人也不好意思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再让他们的床铺忘情的吱呀呻吟。大概所谓融入一个社会群体,就意味着对规则的尊重和服从,不可能一边彼此尴尬,一边又相处愉快。于是拗不过秦怀远的请求,田颖偶尔会和他一块儿开车到县城,找一家不错的宾馆,一边享受现代文明的洗浴,一边像两个野蛮人一样癫狂了彼此。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corrupt financial advisors - 2017年3月28日 02:31

    I just like the helpful information you supply for your articles.

    I will bookmark your blog and check again here frequently. I’m somewhat sure I’ll learn lots of new stuff proper here! Best of luck for th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