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五)偶遇1.3

字体 -

上一次两人到县城过二人世界还是十多天前,颠鸾倒凤后心满意足的秦怀远懒懒地躺在床上,看着颖儿东一下西一下地收拾两人带过来的东西,收拾停当后秦怀远正准备起身离开,没想到田颖一转身直接就趴在了秦怀远的身上,几番拥吻后,秦怀远又示意颖儿是否可以离开,毕竟还有田妈妈的采购任务,颖儿还有全家的晚饭要做,可是身上的妙人即不说走也不说留,软软的趴在那儿,哼哼唧唧的不起身就是不起身,最后的结果是又惹的秦大官人“怒发冲冠,凭床栏处,枪不停歇。”再一次全“奸”残敌后,免不了重新冲洗打扫,急急忙忙的把田妈妈清单上面捡紧要的采购了几样,两人就冲回家去。

晚上,云鬓散乱,脚步还有些漂浮的田颖刚把晚饭端到桌上,田甜就“惊讶”地大叫:

“哎呀,姐你身上好香呀,姐你洗头了吗?哪儿洗的呀?”

一面说着,一面在做贼心虚的二人身上瞄来瞄去,面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老实的田颖历来只有被欺负的份,小脸憋的通红,望向秦怀远的眼里都是埋怨,全然忘了今天下午都是因为她的腻歪懒床才导致了“加时赛”的。

看到老婆又被小姨子戏耍,秦大官人不紧不慢地从田甜身前端过来二人特意买回来的她最爱吃的鸭脖,一边说道:

“这么香的鸭脖都闻不到,看来田甜一定是吃够了,不想吃了。”

姐夫一出手,田甜马上换上了一幅讨好的笑容,毛茸茸的月牙形的双眼调皮的眨动着:

“好吃好吃,还是鸭脖好吃,我怎么能辜负了姐姐姐夫的心意呢。”

。。。。。。

由眼前的一池“浴水”联想到了以前的“欲事,”秦怀远眼中全是淫荡的笑,一旁陪着的小双也放松了下来,觉得这个刚开始还让人有一些拿不准的男人,终究也不过是男人本“色,”接下来的业务应该就是自己驾轻就熟的部分了—简单粗暴,目标明确,于是用一种听似很恭敬的语气说道:

“老板要不要泡个热水澡,解乏又醒酒的?”

“好呀。”一边回答着,秦大官人一边脱了个精赤光光,晃荡着把自己泡进了热水中,身下的灵蛇是悠然自得的垂挂状,一点没有对身旁的美丽少女表现出来应该有的紧张昂然的“尊敬”状,真的就如同和好基友去泡桑拿一样。

看着秦怀远这样认认真真实实在在地泡澡,小双一脸的黑线,犹豫片刻,终于还是穿着比基尼把自己也“挤”进了热水池中。

分享博文至: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