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五)偶遇2.3

字体 -

秦大官人毕竟是血气方刚,加上桑拿浴的睡衣既薄又透,有时小妹按到比较敏感的地方的时候,秦怀远身体某个部位的形状也会起一些变化,遇到这种情况,小妹就会不拘位置,或打或掐,随手就警告秦怀远一下,两人哈哈一笑,关系或说是气氛仍止于戏谑,两人也都足够洒脱。

变故发生在大概两个月后,那次张小妹按摩的时候,经常就怔怔地停住不动了,和秦怀远说话也是胡乱应付,心不在焉的样子,终于秦怀远坐了起来,拉住小妹正对着自己坐在按摩床上,盯住她认真地问道:

“你有什么事,和我说。”

小妹低着头,明显在做着思想斗争,最后终于抬起头来,一口气快速地说道:

“你能不能借我一万块钱,我只能每月还你一千,十个月还清。”

秦怀远放下心来,一万元可以解决的事情,应该问题不大,马上答应下来,小妹这才和他讲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怀远知道小妹有一个姐姐,很早就出去打工,这些年都几乎没有回家,一个弟弟正在外地念书,小妹每个月都要给这个弟弟汇过去几百元钱。这次是她的妈妈突然犯病住院,家里不多的一点积蓄都花光了,就等着小妹汇钱回去,妈妈还有几个检查要做。。。。。。

后来小妹每次领了工资,第二天都会叫上秦怀远一起吃饭。按摩女一般是中午上班,半夜下班,小妹的早餐也正是秦怀远的午餐时间,打工妹的早餐也就是一碗面,一碗云吞或者是一份快餐,这种时候小妹会坚持由她买单请客,开动之前先递过来一千元钱,然后郑重地说已经还了多少,还剩下多少没有还,秦怀远也会认真地数一遍钱,同时确认一下小妹所说的余额。每次这个时候,都可以感到小妹的早餐吃的特别的香甜。

方便时,秦怀远也会喊小妹出来一块儿吃吃饭,美其名曰让这个“小豆芽”晒晒太阳,以便长的健壮些。每次见面时视说话的内容不同秦怀远“小妹”,“老妹”地乱叫着,小妹也称呼他“哥”或是“大哥”,比如还钱的时候一定是规规矩矩的一声“哥”,遇到按摩时秦怀远又不老实的时候就是或是嘲笑或是警告的一声“大哥。”

渐渐地按摩时的气氛也有了些变化,由开始时的戏谑和洒脱变成了关心甚至怜爱,当再遇到秦怀远的小脑不受大脑控制的时候,小妹甚至试图给予一点抚慰,虽说仍是生涩不得要领,但这种青涩也正是其让人感动之处。

或许就像是一篇网络鸡汤文说的那样,都市里遍地是热闹而孤寂的灵魂,越热闹越冷清。这两个阴差阳错相遇的灵魂,在热闹和冷清之外,彼此温暖,彼此做伴。

青春请你归来,再伴我一会。——粤语老歌《天若有情》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