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五)偶遇3.3

字体 -

秦怀远定的是普通的标间,回到房间后,小妹躺在床上,不断地变换着电视频道,一看就知道心不在焉,简单洗漱后,秦怀远把自己扔到另一张床上,泡过温泉后那种疲乏的舒适感席卷而来,全身松软的就如同一块发糕,上下眼皮也开始打架,心里知道应该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一下,却故意不出声,恶作剧地享受着小妹的惴惴不安。

过了好一会儿,偷眼瞄到秦某人一副就要睡死过去的样子,小妹终于开口说道:

“喂,你……不是要我陪你一晚吗?”

“嗯,这不就是已经陪我一晚了吗。”刚刚享受的心情忽然变得有些酸酸的。

又是好长的一阵沉默,电视频道也不再转换,声音几不可闻,小妹终于又开口缓缓说道:

“哥,我......不是处女,我愿意......留个纪念......”

非正人君子秦怀远心中感慨,多年前和师姐周言灵在加拿大湖边渡过的那个夏天的情景掠过脑际,那个懵懂无知而又青春飞扬的夏天已经随着时间和他的青春年华一起远去,怀着对眼前女孩的青春的痛惜和自己同样苦逼的青葱岁月的怀念,秦怀远躺到小妹的床上,把裹在床被中的瘦小的身子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女孩眼窝中盈着泪水,瘦弱的身子微微颤抖,不过那样的话都已经说出口,对她来说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心中反倒坦然了,安静地感受着男人怀里的温度。

轻轻吻去女孩眼旁的珠泪,双唇划过小巧的鼻尖,在柔柔的双唇上停留片刻,秦怀远还是抬起头来,伸手拍拍女孩苍白的小脸,笑问道,为什么要特别强调不是处女呢。

没想到自己刚刚鼓足勇气说出来的话还有下文呢,小妹才平静下来的心情涟漪又起,把头埋进秦怀远的怀中,红着脸弱弱地回道:

“我是听在一起按摩的姐妹说的,男人不想遇到处女,怕惹麻烦。”

秦怀远可不想为那些男人背锅,遂不置可否,接着说:

“那小妹是有前男友喽,或者有现任的?”

小妹在秦怀远的怀中抬起头来,盯着他说道:

“都没有过,我和你讲,你不许嫌弃我。”

秦怀远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样瘦弱的小身体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生活的磨难。原来因为小妹家里贫穷,姐姐很早就嫁到了外村,可是嫁的那个男人不正经过日子,还酗酒打人,日子过得穷困潦倒,姐姐实在捱不下去,在小妹大概14,5岁的时候终于离家出走。从那以后,那个男人每当喝多了酒,就到小妹家里闹着要人,一天下午,正在家里午睡的小妹突然醒来,发现自己身上压着一个人,瘦弱的小妹虽然奋力挣扎,还是让那个男人得逞了。就因为这个,还没等到初中毕业,小妹就离开家和老乡出来打工了。

小妹平静地讲述着,仿佛事情发生在别人的身上,秦怀远气的热血上涌,随即问道:

“你父母知道这个事情吗?”

听了他的问话,正望着秦怀远的小妹双眼突然变得空洞,怔了片刻,蓦然转过头去,背对着秦怀远,不再出声。

见小妹如此,秦怀远不知如何是好,刚刚的气愤已经全部变成了伤感,迟疑地把手抬起,放到少女还在微微颤抖的肩膀上,动作是那样的轻柔,好像不忍心再往那瘦削的肩上增加一丝的重量。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clear air - 2017年3月29日 16:54

    精彩,等待下文!

  2. 2
    Kriz - 2017年3月31日 21:42

    最近几个,好像在音乐过门一样,期待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