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五)偶遇3.4

字体 -

就这样躺了好一会儿,小妹猛然转过身来,不顾自己仍然涕泪交横的小脸,紧紧地抱住秦怀远,不管不顾地在他脸上亲了起来,笨拙而且用力。

等小妹稍稍平静后,秦怀远把她放平躺下,替她擦干净狼藉的小脸。此时小妹已不再害羞,平静地望着这个自己管他叫“哥”的男人,本来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交集,她知道马上又要擦肩而过,可他又是她最信任,最依恋的人,她只希望能把最好的自己呈现给他。

秦怀远也是满怀激情,这种激情却无关情欲,他希望自己可以让这个过早地尝到了生活的苦涩的女孩感觉到快乐,让她感受到生活的美好,并把这种美好的感受充满她的胸膛,成为她今后抵御生活压迫的能量和希望。

先是亲吻了双眼,用双唇摩挲片刻,秦怀远转而移到少女紧致可爱的耳朵,亲吻,轻咬,吹气,甚至用舌头撩拨,少女大瞪着双眼,视而不见地望向空中,一忽儿感觉痒痒的想笑,马上另一种完全没体验过的感觉又淹没过来,小心脏忽快忽慢,忽松忽紧地跳,不自觉地双腿绷直,两手拧紧了身下的床单。

秦怀远终于把阵地转移到了女孩的双唇,一只手也坚决地伸到床被下面,覆盖在少女的腹部。小妹穿着粉点白底的两件套睡衣,上面是套头的T恤式样,还打着领花,满满的少女心。因为所从事的工作的关系,小妹的双手很粗糙并且已经变形,指关节处盖着厚厚的老茧,然而少女平坦的小腹滑腻紧致,如同光滑的丝绸,触手处柔软清凉。秦怀远一面轻吻着少女,一面轻抚着少女的腹部,手指或有意或无意的掠过少女或上或下的紧要部位。此时小妹已经全身发烫,双颊通红,嗓子中发出忽高忽低的呜咽,舌尖本能地伸到唇间和男人缠绕,男人的一双大手仿佛正在把男性的荷尔蒙推送进她的体内,惊涛骇浪一般,而她只有头晕目眩地在波峰波谷间飘荡。

迷离中秦怀远已把少女的上衣剥去,灯下玉琢一样的女体发出耀眼的光,小小的胸部在平躺的状态下仅有模糊的轮廓,可爱的米粒大小的粉红乳头已经硬硬的挺立,随着秦怀远开始进攻胸部,女孩的呜咽变成了真正的哭泣,双手一会儿在自己身上,一会儿在秦怀远身上,一会儿又在床上划过,仿佛无论抓住什么都无法缓解她身体上的那种难受。伴随着秦怀远或急或缓的弹奏,小妹或是低声的断断续续地抽泣,或是不可抑止的大声哭喊,最要命的是男人滚烫的大手还要时不时地划过她那柔柔软软稀稀疏疏敏敏感感的地方,每次的触碰都让她不由自主全身触电般地抽搐,让她不知道是希望男人再接着触摸那里还是祈祷男人千万不要再碰到那个地方......如果说以前周言灵在夏夜的加拿大湖畔对秦怀远的引导是如同行驶在忽高忽低的盘山公路上,那么此时的秦怀远就是引领着小妹乘坐着云霄飞车,在一阵无与伦比的漫长骤降之后,积聚起非凡的能量,终于向上脱轨飞出,冲向一片耀眼的七彩光芒之中••••••

仿佛是这样的酣畅淋漓融化掉了她把自己层层包裹起来的硬茧,涤荡了附着在她身上的丑恶,在近乎疯狂的声嘶力竭的哭喊过后,小妹奇迹般地直接就酣睡了过去••••••

这次分别过后,两人再没有见面,当年春节,零点的钟声刚刚敲过,秦怀远收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发过来的祝福短信,落款是66,小妹打工时的工号正是66。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她曾经来过

—–陈冰《老男孩》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clear air - 2017年4月3日 20:01

    有血有肉的人物秦怀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