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1.1

字体 -

秦怀远没有想到王儒林县长派过来接他的人竟然是黎月,不过细想想也就理所当然了,估计王县长已经从南蛮子那里知道黎月是他秦大官人安排的人,而她目前负责的项目正是这次要找他帮忙的事情,派黎月过来接人当然再合适不过了,所以他秦某人不用紧张,也不用想的太多,虽然估计颖儿的雷达已经开始扫描了,不过好在他昨晚接过南蛮子的电话后就和颖儿报备过,知道是县长大人有请。看到黎月身后跟着被她一块儿拉进来的司机师傅,秦怀远赶紧热情的招呼让座,还吩咐田颖从小卖店中拿过来一包香烟招待客人,看着从来都是从容自在的秦大官人那近乎夸张的热情,黎月当然明白其来有自,心中既觉得好笑,又有一点酸酸的。趁着秦怀远回房间换衣服的一点间隙,田颖也跟了进来,假装帮着他整理上衣,突然抱住男人来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法式湿吻,秦怀远的舌头还妄想要进一步的翻江倒海,下面的那条容易惹祸的家伙又被一个小手攥住,狠狠地掐了一下。无暇细想这一亲一掐的微妙含义,秦怀远整理停当,同来接他的二人往县里赶去。

这是距离他们上一次聚会大概一周以后,昨天王县长通过南蛮子转过话来,希望“秦老弟”能亲自到县里来一趟,秦怀远明白肯定还是关于中视秦振川那里的专题报道的事情,看来县长大人已经有了初步的报道方案,或者是有了办法让县里的工作上达天听,引起上边的重视,进而进入到省里的报道选题之中。他对这个王县长的印象还不错,再说田颖一家人又是人家的子民,同时也是了了南蛮子那边的亏欠,像这样多赢的事情,秦怀远当然是乐成其事。

在车上得知,黎月最近已经调到县里的工作组工作,主要负责联系几家典型的返乡青年创业型的企业,帮助他们协调解决政府方面的事情,同时整理汇编他们的创业经历和经验。两个人颇有默契一本正经地聊着工作上的事情,秦怀远也趁此机会了解了一下县里准备宣传的这几家企业的基本情况,也算是为了一会儿和王县长的见面做些功课。

麒麟村到屏山县城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黎月把秦怀远领到秘书小程处就告辞而去。小程是才毕业两年的大学生,分到政府办公室工作,原本还处于端茶倒水的小职员阶段,完全没有摸明白机关工作的门路,就遇到了整个屏山县领导班子被“血洗”的状况,孤家寡人的王儒林来就任县长一职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点了这个政坛童子鸡作为自己的秘书。

非常有意思的是,新任的书记和县长都没有采用前任书记和县长的办公室,书记蒋正途把走廊最里面的小资料室清理出来作为自己的办公室,县长王儒林则是把小会议室用作自己的县长办公室。于是机关的老油条们就说,马上退休的新书记是提前就把自己摆到了档案里,而新任县长则是找了一个临时的窝,等到一年后尘埃落定局势明朗后再说,免得到时候再挪地方麻烦。因而这些老油条也大多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