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1.2

字体 -

秘书小程把秦怀远让到王儒林的办公室,沏上一杯茶水,说了一句王县长已经开过了会议,马上就回来,请他稍等后,就转回了隔壁的秘书办公室。县长大人办公室的家具基本就是用的原来会议室里剩下的,一个长条沙发,几把扶手椅,都磨损的很严重,整个办公室给人一种仓促之间草就而成的感觉,就如同是在战争片中看到的那种临时搭建的前线指挥部那样,指挥员是要等到战役结束攻城拔寨之后,再开进城里采摘胜利果实的。

只有办公桌后面墙上的一幅字,体现了一点主人的旨趣,那是一幅行书——每临大事有静气,写的婉转流畅,神韵超逸,辛亏秦怀远以前参观过无锡的薛福成故居,也很喜欢翁同龢的这幅对联,就记了下来,不然他还真不敢说能把这幅字全读出来。这时王儒林急冲冲走了进来,一边和秦怀远握手,一边说道:

“老弟真是个雅人,来我这里这么多人,只有你一个认真看这幅字的。”

“不信今时无古贤,王县长这里是群贤毕至,共襄盛举,只有我这一个是闲人罢了。”秦怀远随口说出下联,小卖弄了一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在自己的主场的原因,或者是因为最近工作推进顺利的缘故,王县长脸色红润,一扫上次见面时阴郁的神态,到颇有些踌躇满志的样子。两人相让着在两个破旧的扶手椅上坐定,小程又进来给王儒林沏了一杯茶,给秦怀远添些水,等他出去后,王儒林才说:

“让老弟见笑了,你应该也知道,我到这里来的时候,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下面的那些科室,说难听点,也是七零八落的,人心涣散。我坐了这么些年的冷板凳,现在有为官一方的机会,做事我不会抄近道,走捷径,但是我也不会故意的绕道走,要是那样做的话,不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都对不起我自己,所以怀远老弟,你可不是一个闲人,你能来到咱们屏山县,我觉得就是所谓的天助我也,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神助攻,咱们共同做成点事。”

王儒林看起来有一些瘦弱,却是没什么官气,说话快人快语,甫一落座就开门见山说出来这么一大通话。秦怀远明白他所谓的不会绕道走的意思,在屏山县这么一个没有什么主导产业,企业规模都不大的地方,要想有所发展,必然要和各个利益方的人打交道,说白了,也就是要和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的老板们有各种各样的接触。在现在这个比较敏感的时候,这方面是最不好把握,也最容易让别人抓到把柄的地方,很可能莫名其妙的就栽了。然而中国毕竟是熟人社会,完全的公事公办,也就等于说不办,尤其是一些开拓性的工作,那些老板们必得要在其他不那么公事公办的场合相互间取得了理解和互信,才会放心的投入到项目中去。而现在很多的政府官员,首先想到的是自己不犯错,没有依据的事情就推来推去,坚决不做,而不是去想解决办法,这也就是现在出现那么多的奇葩证明的原因之一。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