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1.3

字体 -

看来王儒林想让他帮忙的也不仅仅是联系中视的采访报道那么简单的事,而是想让他更深地介入到他王儒林的仕途翻身仗中。从经商以来,秦怀远都尽可能避免和政府官员发展出超过正常应酬之外的个人感情,实在是他不喜欢官场上那种太多的暗箱操作,相对于官场的不可预见性,他更喜欢充分竞争之下的市场规则,于是回话道:

“王县长你过誉了,神助攻实在是愧不敢当,也就能腆着脸打几个电话,咱毕竟已经不在那个位置上了。”

见他如此说,王儒林却掉转了话题:

“这几天我把去年年底老弟在中视经济频道的发言找出来又看了一遍,深有启发,深表赞同,老弟是大才。”

秦怀远顿觉惶恐,难道县长大人激将不成又来了一招棒杀吗?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去年底参加中视的年度经济人物评选时的谈话,赶紧说道:

“我这人是有知识没文化,说到底还是一个粗人,那次是没有想到有那么一个问题,仓促之间就是说了一些我们这些做企业的心声而已,让王县长见笑了。”

“那里那里,怀远呀,我觉得你是一个有真性情的人,做的企业也是有胸怀的,从你们那一次的危机公关中就能够看得出来,我以前就留意过对你们企业的报道,我真的希望咱们县在我当县长的这段时间内,也能够培育出哪怕是一家那样的企业也好呀。”看得出王儒林这些年的冷板凳并没白坐,俨然是一个太极高手,绕了一圈,又结结实实地扣回到了主题上,而且言辞愈加恳切,态度更加真诚。

“县长这样说,真的让我无地自容,不然这样吧,这几天我到县里的这几家企业看看,到底能不能帮得上忙,现在真的不好说。”已经被绕到了墙角的秦怀远只好这样说道。

其实秦怀远并不是不想利用自身的资源帮一帮县里的企业,实在是他觉得一个企业的发展,政策,资金,甚至产品这些都是外在因素,最关键的决定因素还是企业领头人的眼界和胸怀,对于一个只想着小富即安的企业主,你给他创造再好的条件也没有什么用。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不知道王儒林这里的团队怎样,如果操作什么项目,他可不想陷入具体事务的纠缠中去。

反观王儒林,最初觉得这几个企业做的热火朝天的,最好的一个甚至已经雇了上百个人,但是看过黎月整理的材料后,却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这些企业的生产工艺水平都很落后,处于初级的粗加工阶段,并且大都没有后续进一步升级发展的规划。而如果要进行宣传报道,必须要有一个吸引人眼球的亮点不可,所以,他需要借助秦怀远的眼界和资源,为企业找到一个契机,助其升级和发展,而这个契机,哪怕仅仅是一个意向性的,也如同是在他们的宣传文案上插上了一对翅膀,让他们的报道飞得更高,让更多人看到。

见秦怀远答应帮忙,王儒林赶紧喊进来秘书小程,又电话招来黎月,如此这般安排一番,当然还是让黎月以后陪着秦怀远到企业去,秦大官人又再次当着王县长的面给秦振川打了电话,让双方具体办事的人接上了头。

谢绝了县长大人共进午餐的邀请,到了楼下,秦怀远又说不用麻烦黎月了,只让司机师傅送他回去即可。

望着绝尘远去的小车,黎月心里又是莫名的一酸,心想这个男人到这里刚刚一个多月,才几面之缘而已,一无所求就帮忙安排好了自己的工作,事后不提一个字,现在又成为县长的座上宾,如此洒落的一个人,却如此照顾女友的感受,不敢让其他女孩在他身边出现的太频繁,也或许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感觉特殊才如此顾虑的,不同的事情因为秦某人的关系在她心里搅成一团,又酸又甜还有些苦涩,黎月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换上一副机关工作的标准表情,回到办公室。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