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六)品牌2.3

字体 -

傍晚,当天的活动临近结束时,秦怀远提前从会场出来到走廊里透透气,正好秦振川也坐在走廊的沙发上,看到秦怀远昂昂然坐到旁边,秦振川一边仍然低头看着放在腿上的资料,一边说道:“今年的经济人物最后名单没有你。”

“意料之中的事儿,我又没有出什么赞助费。”昂昂然坐着的家伙也并不看向和他说话的人。

“喂,我们可没有那么庸俗,这可是一个很严肃很复杂的评选系统。”

“愿闻其详。”舒服地往后靠了靠,仰头望天。

“对不起,秦总,看起来你的级别还不够,所以还不能让你与闻其详。”来而不往非礼也。

“故弄玄虚,还不是一个发小广告的。”秦怀远指的是中视的网上视频播放,堂堂的中视官网,点击视频播放时,屏幕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小广告狗皮膏药一样,关不胜关,烦不胜烦,秦大官人没少就此事对着自己的本家秦大主任或损或骂。秦振川也颇无辜,要知道像中视这样的地方,随便那个默默无闻其貌不扬的人都有可能和“海里”有直接的联系,那谁谁没准就是那某某的“后宫团”之一,他要维系自己的主任地位也要百般经营,万分小心,那些小广告估计又是某一个谁谁的利益所在,他也只能在心里暗叹“有辱门楣”罢了。

“皇帝的新衣而已。”还不解气,这边秦某某又来了一刀。

......

这两人结缘于一次突发的紧急事件,当时一方已经给另一方发去了律师函,马上就要闹上法庭的那种,现在他们已经成为惺惺相惜的好朋友,但是说话的时候仍然经常针锋相对,专往对方的痛处戳,也许是因为两人处于完全不同的两个领域,才可以这样无所顾忌的讲话,才能成就他们这样一种特殊的友谊。

这时嘉宾们已经陆陆续续走了出来,秦振川赶紧收起资料,这时才转身看着秦怀远说道:“你那段关于民族主义的言论我会剪辑掉。”站起身后又接上了一句:“毕竟收购还没有最后完成。”

秦怀远颇感气闷地随着大家往外走去,中视经济部的人要用大巴车把众人送回三站地外的中视宾馆,秦怀远决定自己一个人走回去,和负责招待的人打过招呼,正要转身离开,却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抬头一看,是创海电器的老总李瑞,老爷子执掌创海电器已逾二十多年,把当初的一个街道工厂发展成目前名列中国前三甲的家电企业,虽说满头白发,仍然显得高大威猛,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军人的刚毅气质。李瑞拉着秦怀远的手说道:“秦老弟,容我说句托大的话,参加所谓的评选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能结识几个值得结交的人物。”

秦公子此时还怀着一肚子的邪火,竟然不知好歹,玩世不恭地回道:“比如像李总这样的人物?”

看着秦某人的狷狂模样,李瑞并不以为意,反倒顺着他的语气说道:“还好我有些自知之明,没错,老夫正可以算得上一位。”

说着话,李瑞掏出名片,在上面写下两行字,递给秦怀远:“今后遇到什么事能用得到我的,或者是这个事情过后有什么新的打算,都可以来找我。”

接过名片一看,上面赫然是李瑞的手机号和邮件地址,秦怀远这才意识到了李老爷子的诚心诚意,赶紧端正了神色,掏自己的名片,这才发现手包落在了方才坐过的沙发那里,正要跑回去取,李瑞摆摆手,冲着他意味深长地一笑,“不要紧,我要找你的话,会和振川说的。”说罢,眨了一下眼,转身干脆利落地上了大巴。

据说中国有一个非常神秘的称做“东岳论坛”的俱乐部,其成员都是如李瑞这样的国内经济界的顶级大咖,其每年的年会报告和成员的决策都对中国经济形势的走向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想至此,秦大官人也不禁对自己刚刚的鲁莽惶恐不已。

Patriotism is the willingness to kill and be killed for trivial reasons.

——Bertrand Russell

分享博文至: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