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池墨香,似翩翩驚鴻

字体 -

我認真看著這位水墨中的女子,丹青寫意的揮毫潑墨,那一池清靜,那一池nuskin香港清香,已經向我踏空而來。

從她古箏撥弦的起沉裡,我就聽見了,你從水墨丹青中迤邐而來,詩意的飄逸。淡淡的輕煙托著青春秀麗的你,握著一簡素色的書香,不語。你站在那裡,飄動著,一處幽蘭吐氣的水跡溢出。

我就這樣恍如隔世的看著你,你帶來了江南的煙雨,在你圓潤的芳澤裡升降桌沉湎,纏繞。你這蘸著水墨的女子,彷彿從宋詞裡來的女子,婉約如青蓮,塵埃洗盡,清純出世。

我需要幾世輪迴的淡定,才能不被你的氣場所震憾?你輕輕淡淡的凝神轉身,綿長了從詩經開始,便素裹的淺笑低吟。那一曲空寂,是你舞動的長袖中,所揮灑的淒清淚跡。

一襲宣紙緩緩地在指間展開,空白處灑落著nuskin如新深思熟慮的堅定與執著,點點墨韻,化作絲絲縷縷的靈氣,拓在純白的紙張層疊中。如絲如絹的墨跡,帶著淡淡的清香,溢滿整個黑白的空間,滿室盡顯你的芳蹤,滿地盡舞你的玲瓏。

撫琴的女子,在琴音光影間,劃破如墨的黑夜。似寒山寺的鐘聲餘音裊裊,舒展雙翼穿越時空,飛越紅塵,像雁鳴,又像笛音,聲聲迴腸。依然重複著永不改變的晨昏。江楓漁火,就這樣永久地徘徊在隔世的水墨中,敲打著世人淺愁的無眠。

月灑堤岸,古橋搖孤影,雪花如消散的水墨,在寒風的肆虐下,飄灑了一地,無聲無息地消逝,只是驚起了一雙情的雙眸。寒夜,思君,君不知,只好目睹水墨獨自舞,又似傳來你的細言輕語,淺斟低吟,拭淚掩卷。

雪花飄飄落滿肩,寒淚依依浸滿衫。

那墨紙的清香,如佳人的胭脂,無數次讓人聞香落淚。那個搖曳的倩影,依舊是尋夢人的文眼,那縷長發纏繞在心間,柔美而綿長;那個紅影早已經溶入清澈的黑白世界,靜心靜魂。

悠悠夢裡,花間斷魂,心愁傾覆,卻又曲不成調。竹籬,荷塘,思人醉。水墨硯台,夜半共剪西窗燭。用回憶的筆觸去尋覓,尋覓歲月裡失落的黑白記憶,歲歲年年,年年歲歲。

那一池清香,游離荷塘。心如水墨中的女子,拾起手中的筆去點亮那盞記憶的心燈,在水墨中,點點運墨成韻。

安靜地寫字,安靜地欣賞,溫潤地過好每一天,每天觸摸陽光的溫暖。那些紛擾和繁雜只是一種生活的情趣而已,走過了,一切都是回憶裡淡淡的遺憾。只要那秦時的明月還靜靜地掛在天際,只要一直演繹著千里共嬋娟的傳奇。

偶爾,閉上眼睛沉思,純淨的思緒遊走著,不知不覺間,一滴墨悄然墜入白紙間,開成一朵妖嬈的花。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