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作者扬·马特尔是加拿大知名作家,从20074月到20112月近四年的时间里,他坚持做了一件事:每两周给加拿大当时的总理史蒂芬·哈珀写信,并送给他至少一本图书。

扬·马特尔为什么这么做?在2012年出版的《给总理的101封信》中,扬·马特尔解释说:如果史蒂芬·哈珀不是我的总理,我不会在乎他读什么书,甚至读不读书。然而,史蒂芬·哈珀是加拿大总理,他手握能影响到我的权力。作为一个加拿大公民,我就有必要了解他的想象世界,因为他的某些想象有可能会是我的噩梦。

于是,扬·马特尔在近四年的时间里每两周送给他的总理——史蒂芬·哈珀至少一本书,并且写信说明他推荐的理由。扬·马特尔推荐的书大多是虚构性的文学作品,因为他认为:相较于事实性的非虚构作品而言,文学作品是人们学会深入思考、全面体验的根本要素。一个没有被小说、戏剧、诗歌等文学作品熏陶过的人或许可以管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事务,维持现状,但是不能真正领导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有效地领导一个国家,领导人需要具备理解现实和梦想未来两种能力;而这两种能力在文学作品中表现得最为充分。

姑且不论扬·马特尔的看法是否有道理,但是他2012年出版的这本《给总理的101封信》(101 Letters to A Prime Minister)却实在是一本好书。在我看来,这本书有如下优点:

第一,这本书提供了一份很好的书目。书目是一种重要的提示和资源,通常是对某个领域有一定专长的人根据自己的经验所得归纳整理出来的一份资料。我至今还记得刚上大学那会儿,接触到一份本专业的详细书目时那种又是敬畏又是兴奋的心情。大学四年,除了对付课业,我主要花精力做的事就是到图书馆借书、读书。出国前后,也粗略读了一些英语文学作品,然而总觉得东一榔头西一棒的有些杂有些乱。现在有扬·马特尔这样的作家推荐的一个书目,而且是文学作品类的。对于我这类爱读书喜文艺之人来说,简直是求之不得。我看到这本书的书单,自然是如获至宝。

第二,这本书提供了一份对当代英语文学界好书的介绍。扬·马特尔是加拿大乃至国际知名的作家,其《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为他赢得了2002年的曼布克奖(旧称布克奖 )。扬·马特尔推荐的书基本上是他自己读过的(他要向总理大人说明自己推荐的理由),个别是他正在读的(如《追忆似水年华》),还有少数是他的作家朋友如史蒂文·加洛韦、爱丽丝·库贝斯等读过的。其中,除了一些经典名著之外,书目中有相当多是当代世界文学中的好书。一本书,扬·马特尔读过、评论过、且推荐过。那么,大约也值得读书人如我等关注一下,甚至花点时间找来看看了。

第三,这本书还是一本很棒的英语散文集。我一开始读这本书,目的只是为了获得一份英语文学书目,以便自己按图索骥。可说是非常功利的。然而,书借了回来,只是记录下书目,似乎太浪费了。于是顺手翻了翻。没想到这一翻,就读进去了,就停不下来了,居然一口气读完了。除了对他介绍的书感兴趣之外,扬·马特尔以口语风格娓娓道来的笔法也让我读来很有亲切感因而手不释卷。

事实上,《给总理的101封信》中第六十六次推荐的书名叫《史蒂芬· 哈珀读什么书?》。那是扬·马特尔2009年出版的一本书,包括了给史蒂芬· 哈珀总理的前五十五次荐书(法语版包括了前六十次荐书)的书目和信件。

我不太喜欢那本书的标题,觉得标题有些误导。过于看重推荐书目就是一种误导,那个标题似乎让扬·马特尔的写作本身边缘化次要化了。

《给总理的101封信》的标题就好多了,强调的是扬·马特尔写作的信件本身。在读完这本书之后,我认为:扬·马特尔的文字本身就值得阅读和品位。读这本书的感觉就像我以前读周作人、张爱玲、林语堂、梁实秋的散文集一样,感觉是和一个真实的作家在交谈。

《给总理的101封信》限于篇幅、推荐的对象、以及选书的标准(比如两百页以下)、以及作家及其朋友的喜好、教育、藏书量等等,不可能也不是一本文学名著大全,而更像是一份英语文学入门书单。

限于史蒂芬·哈珀总理的母语是英语,法语又不太好,所以扬·马特尔推荐的加拿大以外的文学作品都必须有英译本或法译本,原作也仅限于英、法两种语言内。语言的限制也体现在该书对中国等东方文学作品的介绍是有限的。比如,鲁迅的《狂人日记》(的英译本)是唯一得到推荐的中国作家的作品。

虽然如此,瑕不掩瑜,一份好的文学书目、百多篇好的引介文字,加上扬·马特尔的英语散文使得《给总理的101封信》成了一本值得阅读乃至收藏的好书。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