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路上呆的久了

字体 -

寫了那麼久的文章,卻從未給自己和文字一個簡單的定位,很多時候,文字對我來說只是一種傾訴的方式,或者是緩解外在壓力的出口,再或者是對美的一種認識和追求,對生活的感悟,和對社會淺薄的感觸。

有網友深夜問我:既然喜歡文學,能說明一下文學的意義所在嗎?突如而來的問題,我陷入了沉思,這麼多年對文字的追求,意義何在?

我只能說,我只是一個業餘的寫手,在文學的廣角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小塵埃,也只有一些小小的心得而已,在網路上呆的久了,見過形形如新香港色色的人,也見過各種風格的文章,但是面對每一篇文章,我都由衷的尊重作者的辛苦成果,因為都曾用心對待了,不管是哪一種風格的文體,都是心裏最深情的聲音。

自古以來,文字與世俗生活,精神生活,社會進程,都是息息相關的,每個時代的文風,都有每個時代的意義,都真實的告訴我們生活的所在,從甲骨文開始,從論語開始,從唐詩,宋詞,元曲開始,從歷代文人墨客的筆墨開始,沉澱了文字的多少精華和色彩,我們驚歎這些傳統文化的同時,又在不斷的審視自己,問自己,現實中有多少人能受到文學的影響呢?

在現實生活中,文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但是也是不容忽視的,自己手裏的筆,是對世界的一種感悟力量,是對社會的一種透析,有時覺得這如新香港種力量好遙遠,微不足道,有時又覺得很近,力拔千鈞,生活的意義是沒有定論的,為什麼而活,為什麼而生,為什麼而寫作,沒人能搞清楚,我也是不太清楚的,最簡單的,我們都是平常人,簡單到為活著而活著,為心中的愛好而寫,為真善美而寫,為喜怒哀樂而寫,為心而寫。

和文字為伴,和文字交流,走進古今文壇,通過閱讀,聆聽,才慢慢地領悟到人生或世界的某種真相,燃起心中生存的信念,尋找到個人的生存目標,在精神迷茫的時候,文字也許是一個支點吧。精神的支點也許在我理解,就是精神的安慰,雖然魯迅批判過阿Q精神,但是我們每個人都多多少少的都有阿Q精神不是?當外界的某些客觀原因給不了我們想要的答案時,我們總是試圖拿阿Q來自嘲,來讓自己無可奈何的說服自己,讓自己無奈的笑。

網友不明白我為何選擇喜歡文字,他說這會很痛苦的,把一切看透了,懂解了,就像看到了內心最裸露的傷痕,無疑是把傷痛翻出來做最細膩的分析,這種痛,讓人不堪忍受。怎麼說呢,人都是有感情的,而且是特別細膩的感情,風吹草動,落葉飛花,都會是傷感的宣洩,無論什麼情懷,總要有一個出口吧,選擇了寫作,就把自己交給了文字的靈魂,如影隨形,不怨不悔,不退縮。

在網友的印象中,文人很容易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裏,清高加自戀,這個世界也許與世態格格不入,但我覺得人要有這種風骨,但不能就這樣活著,因為很多喜歡文字的人情感波動都比較大,容易極端,所以活的很萎靡也很孤單,活在自己的世界裏,活在文字裏,但這種氛圍,依舊可以把自己的天空想像的完美無缺且詩情畫意。

他勸我還是不要搞這個,茶餘飯後聊以自慰倒可以的,但是時間久了會痛苦,會陷入更狹隘的生命空間中的,單單為這一點,不太值得的。我只是笑笑,人生活的方式不同,擔當也不同,逆流而上,也許是一種所謂的執著吧,人生在世,有很多種生活方式的,喜歡文字的人大有人在,自娛自樂似乎占了文壇的主題,我也只是一個業餘寫手,也在編織著自己的生活夢想,在網站也希望給每一個作者能提供一個平臺,任由他們真實的書寫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喜怒哀樂,自己的人生規劃,自己的起起落落。

我們都是簡簡單單的人,面對批判,諷刺,讚揚,還有一味的追求點擊率而迎合世俗的狀態,我都理解,都是人之常情,都是我們人性的共同點,我也在內,也煩惱,也喜歡鮮花和掌聲,也喜歡走過人群中,迎面而來的讚美的目光。

而面對世俗流言,也需要太大的勇氣的,也許很多是文人所承受不了的,因為那多愁善感的心是脆弱的,經歷了那麼多感情波折,很多事情無力去承受,面對現實。也只能說淨土也不一定養人,這個世界最終是倒向媚俗還是淨土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會用心做自己該做的,也會慢慢變得堅強,風雨中站得更直,眼光更犀利。

太多的時候,很多人感覺迷茫是永恆的,清醒是短暫的,這只是片面的說是人生的悲哀,我們清爽的來到人世間如新nuskin產品也是不諧人事的,閉上雙眼的那一刻,可以說是清醒的,那麼,遙遠曲折的路途中間穿插一點迷茫不為過吧,那麼,用手中渺小的筆為自己的心靈指點迷津算不算是一種成就呢。

我們渴望簡單而又快樂的生活,可是即使再簡單的人也有煩惱的,尋找快樂很難,因為活著就有欲望,其實有欲望不怕,怕的是為欲望迷失,一生守住自己的底線的人幾乎沒有,因為現實生活中充滿了不安和不滿,有讚美的文字,就有批判的語言,任何人都是兩面性的,真實和虛偽,理想狀態下,底線不是守的,是起伏波動的,彈性的,是變通的,正面的說是原則性強,很多事情不要去逃避,要對生活的本質有更深刻的認識,渴望真正額成熟,卻又怕面對那種心態,

那就是悲傷的自己,分不清方向的自己。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