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瓜

字体 -


年根里,最喜欢跟爷爷去逛集市。那个时候,总感觉县城的集市隐藏着好多不曾见过的,吃不完的好东西。爷爷是个风趣的人,总能想办法给我们“变”出好吃的。爷爷喜欢玩儿,奶奶却有办法管住他。别看奶奶不出门,但是集市里许多东西的价格,她都知道。她会和胡同里的亲戚邻居们一起聊天,知道很多的“市场信息”。

爷爷是长房独子,小时候家境不错,老爷爷极宠他,没有受过太多苦。他性格乐观,喜欢读一点旧书,饮一点当地的苦茶,喝一点白酒儿,就着当地土炒花生就是一顿饭了。他每天看上去,都乐呵呵的。

奶奶与他同岁,是当年家中选的媳妇,专门管爱玩的爷爷。爷爷出去花钱,回来是报帐的。好多次,他对不上帐,都会吃惊奶奶如何知道白菜多少钱,粉条多少钱,苹果又多少钱?

我记得,奶奶喜欢坐在窗前,眉眼弯弯,脑门宽宽的,得意地看着爷爷,抿嘴在笑。

过年的时候,爷爷带我们去买好吃的,好玩的。奶奶就会嘱咐爷爷,多带点钱,多买些孩子们稀罕的东西。

一进腊月,各种各样的糖类摆上了闹市。麦芽糖,糖瓜是在城里极少见的。麦芽糖细细长长,拿起一根放到嘴里酥酥的。糖瓜呢,我们捧着跑回家,放到纸里包起来,然后一敲。里面的糖瓜碎了,小孩子们抢着取了一块放到嘴里,又香又粘牙。

小孩子们抢成一团,奶奶站在一边看着我们直笑。而爷爷呢,坐在八仙椅上,装好旱烟袋,美美地吸着。他说:“我小时候最爱吃糖瓜了,现在老了牙齿不行喽……”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