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会里我享受到了不一样的亲情

俗语说“血浓于水”,亲戚之间血脉相通、心相连,都是一家人,所以,我热衷于和亲戚之间保持密切来往,亲戚有什么需要,我都会鼎力相助。故此,我家经常是门庭若市,一年四季我租住的小屋就像旅店一样热闹,亲戚们酒足饭饱之后总是拍着胸脯说:“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咱们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戚。”每当听到这话,我心里总是暖暖的,尽管有时我已经捉襟见肘,但还乐此不疲。 那一… (阅读全文)

你告别“乞丐”式的生活了吗?

我看到一则题名为《欠着》的小故事,说的是一个乞丐问一个路人要一百块钱,路人告诉他自己只有八十块,并递给了乞丐,但乞丐把钱收到腰包之后,并没有道谢,他接下来的话实在让人大跌眼镜,乞丐理直气壮地说:“那你就欠我二十元钱吧。” 看完这个故事,我为路人感到无奈,觉得这个乞丐太没有理智了。路人好心帮助乞丐,乞丐本该道谢。但在乞丐的眼里,路人就该给他钱,甚至没达… (阅读全文)

花样年华 不一样的人生

十八岁,花儿一样的年华。 那年夏天,我和姐姐、弟弟在父母的引导下接受了神的国度福音。我们通过读神的话语,知道了神是我们人类生命的源头,也明白了神是如何带领人类走到今天的,如今造物主再次来到人间又是怎么作拯救工作的,我们都很新奇也很激动。就这样,我们这个五口之家便成为了一个幸福的基督徒家庭。教会将我们安排到少年组聚会,从此,我们有了属于自己的聚会点。… (阅读全文)

【小故事大启示】五官夜话

夜深了,眼睛默默地流着泪,泪水顺着脸颊流进了嘴巴里,嘴巴说:“眼睛小姐,你的泪液都淌进我嘴里了,诶,怎么有点苦涩的味道?!” 眼睛的眼眶里含满泪水,悲伤地说:“主人为了有双漂亮的眼睛,在我眼皮上开刀,如今我由单眼皮变成了双眼皮,到现在炎症还没消,我能不痛苦吗?” 嘴巴同情地说:“啊,原来是这样!” 旁边的耳朵听到说:“唉,我何尝不是与你一样呢!我都饱受主人… (阅读全文)

夜色深沉,感叹人生!

雨水落在房顶上,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给宁静的深夜增添了几分凄凉之感,小溪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几个月前母亲去世了,小溪想起母亲,不免还有许多伤感…… 母亲是个基层干部。从小溪记事起,母亲白天穿梭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晚上操劳家务到深夜,每天像个机器人一样不停地工作着。因着母亲的努力,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赢得了周围人的羡慕、高看。小溪幼年时,经常听母… (阅读全文)

改善人际关系的小秘诀

一天,我在一个福音网站上看到一个问题说:“最近我的人际关系出现了问题,总觉得周围的人对我有看法、成见,而我也对他们的一些做法感到不满。时间久了,我觉得和周围的人关系越来越疏远了,即便和家人相处也是如此,我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们相处?请问我该怎样改善人际关系呢?” 揣摩着这个问题,我想到前段时间和弟兄姊妹一起交通过这方面的话题,于是就回复道:针对这个问题,… (阅读全文)

不妄求,则心安;不妄做,则身安

人生匆匆,数载几十年。美好的事物,在转眼间稍纵即逝。随着生命的流逝,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你希望在闭眼前,记忆里充斥着什么? 在这个纷乱嘈杂、物欲横流的社会,到处都充斥着竞争。不安于现状的心理已成了普遍现象,这就导致人的要求越来越多,欲望越来越大。有的人相貌平平,她憧憬自己能变得像白雪公主一样美丽,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便大胆地走进… (阅读全文)

厨房里的故事

“你们说,我帅不帅!” 身高一米七,体重近180斤的二胖师傅突然在后厨间里说了这么一句话,逗得大家哄堂大笑,大家纷纷开玩笑说:“ 帅,帅,帅,你真好看……” 欢笑过后,我想起了前段时间聚会时姊妹谈的做诚实人的真理,诚实人该一是一丶该二是二。于是,我认真地对二胖师傅说:“你长得太胖,不帅。”二胖师傅听了我说了一句诚实话,放下手中的勺子就向我走来,用他那粗壮有力的… (阅读全文)

“现代奴”

说到“奴”这个字眼,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古代的奴隶之类的人,没有自由、没有尊严地活着,忍受着主人的任意践踏却无一丝反抗之力,有的甚至不堪忍受带着痛苦离开人世。或许我们觉得奴隶时代早已离我们远去,但在现今的社会,某些东西依然控制着我们的精神和肉体,一直奴役着我们,使我们难以挣脱,就如学奴、网奴、情奴、上班奴等等,俨然已经成为一个“奴时代”,此时的我们或许都… (阅读全文)

文杰与袁明的故事

文杰上大学后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与男友袁明相识、相恋、相知的过程,让文杰相信爱情是可以用来寄托幸福的。袁明高大魁梧、才华横溢,而且对她温柔体贴、照顾有加,这样的浪漫与温情完全符合文杰对爱情的所有憧憬,她把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寄托在了袁明身上。然而好景不长,大二那年,袁明检查出肝脏功能衰竭的病,这个消息给这对情侣浪漫热烈的感情埋下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但是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