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 的存档信息

痴迷小说少年的蜕变

河南省 周佳 小说,曾经让我魂牵梦萦,每看一篇小说我都会有一种身临其境般的感觉。随着剧情的起伏跌宕,我会跟着它笑,跟着它哭,在脑海里不断幻想,在小说世界里遨游。 第一次接触小说 我第一次接触小说是在小学六年级,同学拿来一本《鬼吹灯》,从小就爱看故事的我,一下子被这本书吸引了,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也没有心思学习了。后来经常是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在下面偷偷看… (阅读全文)

我的青春不再迷茫

奥地利 陈曦 “叮铃……叮铃……”早上六点闹铃响起,我无奈地睁开双眼,洗漱完毕后无精打采地下楼晨跑训练,开始了重复且无聊的一天。同学们常说“谁的青春不迷茫”,我无比赞同这句话,“迷茫和空虚”也许就是我们这代人青春的代名词吧! 早餐过后,舍友们开始化妆打扮,热烈地讨论着妆容、发型和服装,而我对此却不感兴趣,只是静静地听着。上课铃响了,大家懒散地走进教室,老师唾… (阅读全文)

追寻幸福的路上

广东省 白雪 岁月流转,四季更替,一代代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人生匆匆,稍纵即逝,在世上寄居的我们都渴望幸福,都想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可在追寻幸福的路上,坎坷不平,遭遇颇多,那幸福到底在哪里呢? 小时候,母亲对我说:“妈妈希望你以后过得幸福,你要努力争取。” 读书时,老师也对我说:“人活着就得追求幸福,幸福要靠自己争取。”当时的我,虽然不懂什么是幸福,但… (阅读全文)

跨越血缘关系的父女情

湖北省 夏子轩 灰色的童年 子轩的童年里没有父母的陪伴,她不知道城里孩子说的蛋糕是什么味道,没看过鱼缸里的金鱼吐泡泡,每天晚上听到的不是格林童话,而是姥爷讲的七侠五义白玉堂。亲生父亲的遗弃,母亲的改嫁,成了子轩幼时自卑的沟坎,更成了她心灵深处难以驱散的阴影。尤其每当看到同龄孩子有亲生父母的呵护、陪伴时,子轩心里便泛起一阵酸楚。 抹不平的隔阂 千禧年间… (阅读全文)

团队和谐 领导有方(下)

马来西亚 爱慕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公司看到下属的时候,我想起昨晚在神前立下的心志又有些后悔了,心想:“难道我真的要和下属道歉吗?他们平时在一起爱传话、讲是非,如果我真向他们道歉了,他们将这件事情告诉其他部门的人,那我在他们眼中成什么人了啊?我不就失去在员工心中的地位形象了吗?以后还怎么再领导人?”可又转念一想:“我已在神面前立志要跟下属道歉,我要是不道… (阅读全文)

婆婆成了妈

陕西省 王佳 凌微是一个八零后女孩,她和妈妈一样天生精明能干,做事利索。毕业后,因着信神凌微和丈夫走在了一起,婆婆留给她的第一个印象是:朴实的乡下人,见人没有太多的话,性格慢做事也慢。凌微便不由得拿婆婆和自己的妈妈作比较,看来婆婆不如我妈能干。婚后,凌微和公婆一直分开住,虽然她也经常回家看望公婆,但每次回去都呆不久,她和婆婆相处的时间比较少,自然一… (阅读全文)

父亲离世给我带来的反思

河南省 欣芝 从我记事起,就看到父亲特别能干,为了挣钱,他包地种棉花,还做粉条、做豆腐,什么苦活儿、累活儿都干过,可谓是劳苦了大半生。平时父亲也总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钱都攒起来,就是逢年过节也不买什么东西,甚至弟弟长大后跟着父亲一块儿挣的钱都被父亲牢牢地把持着。后来,我们姐弟五人都成家了,父亲还是这样辛苦地挣钱,我们都劝父亲:“您年龄大了,别干… (阅读全文)

基督徒见证:她是如何胜过婚外情试探的(上)

河南省 喜悦 晚上,静茹正在收拾房间。 “嘀铃铃……”电话铃声响了,她接通了电话,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喂!我是王伟,你在家吧!” “王伟?”静茹有些惊讶:多年未见,他怎么会打来电话? “嗯……我在,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静茹吃惊地问道。 “好久不见了,想带你去兜兜风。我正在去你家的路上,一会儿就到了,你在门口等着我吧!”王伟说。 挂断电话后,静茹心… (阅读全文)

女孩与男孩们的故事(

河南省 笑笑 男孩,女孩,教学楼,宿舍楼。校园里的恋情,被时间定格为美好的回忆,封锁在记忆的日记里。若干年后,女孩打开粉红色的回忆,往事如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展开……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同学们都在教室里叽叽喳喳地议论着,女孩听见同桌问另一个同学:“你想过将来找什么样的男朋友吗?”这时,女孩单手撑着脑袋也陷入了沉思:我将来要找什么样的男朋友呢?花季般的她,… (阅读全文)

震惊全国的天津蓟县火灾

莱德商厦是蓟县县城最大的商场。2012年6月30日这天是周六,商厦正在搞促销活动,所以顾客特别多。下午3点多,商厦里突然起火,老板怕顾客在慌乱中不付钱或偷拿商品,就将一楼的大门(卷帘门)关闭了,并把顾客赶到了二楼、三楼。没想到,火势越来越猛,最终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商厦的电路全部中断,由一楼到四楼的电梯也不能使用,一楼的大门又被封闭打不开了,致使整个商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