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智慧叫「低頭」

字体 -

外面淅淅瀝瀝地下著小雨,辛露坐在辦公桌前嫺熟地敲打著鍵盤,繼續著手中的工作。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她的思緒,是主管打來的:「小露,你手頭的工作做得怎麼樣了?」

「噢,都做完了,你一會可以過來拿了。」辛露自信地回道。

「好,我一會就過去。對了,剛才接到尚總的電話,公司有一單業務,讓你抓緊時間過去配合,一會我開車去接你,你簡單收拾一下東西。」

掛斷電話,辛露把最後一點工作做完,就快速地收拾自己的東西。這樣的生活辛露已經習慣了,前一個小時或許還在公司,下一個小時不知就被分到某個陌生的區域,每天總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這就是上班族的生活,隨時等候調遣。

公司門口,主管已經到了。

「這次又給我安排什麼新任務啊?不會又讓我一個人配合吧?」辛露笑著問。

「這次可不是你一個人了,公司還給你安排了一個拍檔,是你的老熟人,小蘇。」主管回應著。

說起來,辛露和小蘇確實是老熟人了。上半年,她們倆在一起配合過好幾個月,後來因著工作的調動才分開了。說實話,辛露和很多同事在一起工作過,但最喜歡的就是小蘇。看著車窗外的雨景,辛露回想起和小蘇在一起配合工作的一幕幕:小蘇經常會在其他同事面前誇自己,又很認可自己的工作能力,也經常覺得在業務、技術方面不如自己……小蘇的高看和認可讓辛露的虛榮心得到了很大的滿足,所以這次一起搭檔,辛露沒有任何壓力,反而還很期待著接下來的配合。

「到了,下車吧!」主管的一句話拉回了辛露的思緒。

因著這次安排的工作時間緊、任務重,主管介紹了這次需要配合的工作後,辛露和小蘇倆便開始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這次分的新業務是她們倆以往都沒有接觸過的,她們先在一起配合了幾天後,為了能提高工作效率,就開始分開單做。

一次,辛露在整理一份資料時,特意在資料裡加了新點子,整理好後她自信滿滿地把資料遞給小蘇,又談了自己的一些構思想法。辛露本以為能得到小蘇的認可,沒想到小蘇不僅沒有認同她的想法,而且還指出了資料中的種種不足之處。當聽小蘇說完之後,辛露很贊同小蘇的想法和建議,的確是她把問題看偏了,但辛露想到自己的意見就這樣被推翻、否認了,她一時很難接受過來,感覺自己的顏面受到了很大的損害。她心裡很清楚,表面是在詢問小蘇的看法,可內心深處想證實自己的實力,同時也能顯得自己很有適應新事物的能力,這樣小蘇更能高看、崇拜自己了!可小蘇她把自己的看法全部否了,這不顯得自己太差、不會看問題嗎?此時的辛露雖然沒有照鏡子,但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臉色很難看。小蘇當時也察覺到了什麼,便說:「我的看法也不一定準確,你可以再考慮考慮。」辛露沒有說話,只是轉向自己的電腦,心裡卻很難受,但她知道自己不能拿公司的利益開玩笑,如果出錯了,後果是她承擔不起的。辛露為了給自己的顏面找回一點點的平衡,偷偷地按著小蘇的建議修改了資料,但她不想在小蘇面前低頭,承認自己是錯的……

沒過幾天,辛露又碰到了一個問題,方案中有一處信息是其他同事提供的建議,辛露認為沒有價值應該刪掉,但為了確保自己提議的準確性,辛露想徵求一下小蘇的意見。有了上一次的教訓,這次想開口時,辛露心裡略過一絲擔憂:「萬一自己的想法又被否了怎麼辦?小蘇會不會更加小看自己?」果不其然,倆人的想法又是截然相反,小蘇不僅把不需要刪的理由說了出來,同時還把刪除的後果說得很清楚,辛露聽後心服口服。面對自己再次出錯,辛露的臉更拉不下來了,真是有個地縫都想鑽進去,她心裡難受極了:「自己怎麼回事?為什麼當時沒有看出來呢?怎麼不考慮全面一些呢?唉,越想維護自己在小蘇心中的好形象,越是處處丟醜。想想小蘇一直都很高看自己,可自從配合這個工作以來,自己頻頻出錯,也不知她現在會不會小瞧我,覺得以前看錯我了啊?……」可是要讓辛露說出認可小蘇的建議,她就像黏了結實的膠布似的,怎麼也張不開嘴。同處一室,這樣的尷尬境地讓辛露倍感煎熬,過得很壓抑……

當辛露活在痛苦中時,她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名基督徒,不管遇到什麼難處,都應該來到神的面前尋求神的心意。晚上下班後,辛露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訴說自己內心的苦楚:「神啊,這段時間我一直活在痛苦之中,在工作中我總是頻繁出錯,總是擔心搭檔會小看自己。神啊,面對這個環境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每天都很累,我不想這樣活著了,願你能引導我明白你的心意,我該怎麼樣才能從痛苦中走出來?」

禱告後,辛露看到神的話說:「但是人裡面有個弱處,一學一樣技術,學一項業務,人就覺得自己有能耐了:我是有身分的人,我是有身價的人,我是某某專業人士。不管有多大點能耐,還沒等亮就想把自己包裝起來,偽裝成高大的人物,變得完美無瑕,沒有任何缺陷,就想把自己武裝起來,在別人眼中變得高大,強悍,什麼都能,沒有任何不能的,沒有做不到的事。如果有求於別人,那顯得自己無能,顯得自己弱勢,不如別人,讓別人看不起,就總想裝。……這是什麼性情啊?狂得沒邊了,是吧!他不想做普通的人,不想做正常的人,不想做凡人,總想做超人,甚至想做一個有特殊功能的人,做有異能的人,這就太麻煩了!凡是正常人性的弱點、缺點、無知、愚昧或者是不明白的,他都包著,裹著,不讓別人看見,一個勁地裝,偽裝。

看完神的話,她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麼痛苦,就是因為自己總是追求完美,一直憑撒但毒素「高居人上」活著,追求在別人的心目中有地位,喜歡別人都崇拜、高看自己,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的缺少和不足。辛露想到這次公司安排自己和小蘇在一起配合,她知道小蘇以前對自己印象很好,在思想裡已經潛移默化地接受了小蘇對自己的高看,不知不覺就把自己端在一個高的位置上,認為自己比她強,在她之上。當面對工作上的問題時,還想繼續樹立在小蘇心目中的好形象,沒承想狂心在跌倒之前。自己想加的點子卻是錯的,想刪掉的問題卻是要保留的。當搭檔點出這樣做不妥之後,自己也承認她說得對,但為了維護自己的完美形象,明知道小蘇說得對,但她也不願意放下自己,坦然地接納別人的意見,看到自己太注重在人心中的地位了。

辛露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便迫切地想尋求實行的路途,她又看到神的話說:「要擺脫地位對你的控制,你首先在存心、思想、心靈裡得把這個清除出去。怎麼清除呢?原來沒地位的時候,看有些人不順眼還不搭理他,現在有地位了,看誰不順眼就多跟誰交通,就反著來,多接觸人,多跟人交心,多跟人敞開自己,亮相,交通自己的難處,自己的軟弱,自己如何悖逆神,然後從這裡怎麼走出來的,怎麼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你得學會讓別人看到你的心,學會跟人交心,跟人靠近。你就反其道行,這是不是原則,是不是實行路?先從思想意識裡出發,從這裡著手。」神的話給辛露指明了實行的路途,她應該反其道而行之,撒但越是讓她保全自己的臉面,她越要撕破自己這層假臉,她應該放下自己的虛榮、地位心,主動和小蘇敞開內心的想法,不再偽裝包裹自己,應該做一個誠實人,坦坦蕩蕩地活著。

第二天在上班路上,辛露一直在心裡不停地禱告,願神加給自己信心,能不顧及自己的臉面,去和小蘇敞開、交心。到公司後,辛露鼓足勇氣把這段時間自己是怎麼偽裝想讓人崇拜、高看的醜相全部說了出來。當辛露說完之後,小蘇並沒有笑話瞧不起她,小蘇也敞開心談了這段時間她心裡的想法和工作中的收穫。辛露能感覺到她們彼此之間關係更親近了,按著神的話實行做誠實人,辛露心裡感到從未有過的喜樂、釋放,她第一次感到放下地位比得到地位更快樂!就在她們交心後不久,主管打來電話告知這次配合任務結束,就這樣她們短暫的二十多天相處告一段落。經歷之後,辛露體會到只要放下自己的臉面、地位實行做誠實人的真理,才能活得釋放輕鬆。

有一種智慧叫「低頭」

配合的工作結束後,辛露又被公司安排到了原先待過的一個部門,部門裡來了新同事,很快她又投入到工作的熱潮中。一天,在一起審閱一份文案時,辛露覺得這份文案中有很多不妥之處,就把自己的看法說了出來,這個新同事談出了不同的看法,她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去思考的,按著她的那個想法,這份文案的不妥之處就都不存在了,很明顯辛露的看法太片面了。當時辛露心裡有些難受:「這剛開始配合工作,就出現一些問題,這個新同事會怎麼看我啊?會不會瞧不起我啊?」當流露這些意念時,辛露意識到自己又在維護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地位了,這時她想到神的話說:「人本身就是個受造之物,受造之物能不能達到無所不能?能不能達到完美?能不能達到沒有瑕疵?能不能達到凡事都精通、凡事都明白、凡事都能做到?不能,是吧?……得腳踏實地地做人,別學著做超人,做偉人,做高大的人。」從神的話中她明白了神的心意,她是一個受造之物,是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不可能達到無所不能、凡事都精通。神要求我們要腳踏實地地做人,別偽裝,錯了就去改正,不明白的就去尋求,這樣才是有真正人的樣式。她想到自己前段時間被地位捆綁苦害得太深了,不能再上撒但的當,再追求這害人的地位了。想到這,辛露心裡釋然了許多,這次她沒有選擇不吭聲,而是敞開心說:「你的看法是對的,剛才是我沒有看全面,沒想著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我也有很多缺少不足,咱們想把工作做好,以後還得多互幫互助啊!」新同事也笑著點點頭。以往辛露一直認為,向別人低頭就意味著自己丟失了臉面,不如別人,藉著上次和小蘇的交心,今天和新同事的敞開,收穫到的全是心靈的踏實和喜樂,並沒有覺得自己多丟人,也沒有什麼挫敗感,她嘗到了按神的話實行的喜樂,更有信心要做一個神所喜悅的誠實人。

之後和同事在一起相處時,辛露就有意識地放下自己的身段,主動向他人尋求,多聽取、採納別人的看法和建議,這樣越捨越放,心裡越踏實亮堂。藉著參考別人的意見,她發現了自己工作中存在的缺少,也學到了很多自己以往不明白的業務知識,對她的工作很有幫助,而且實行神的話,也使她與神的關係越來越正常。辛露經歷過後她才體會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缺少和不足,大家在一起互相取長補短、同心合意,才能把工作做得更好,當願意低下頭的那一刻,就會發現,其實自己收穫了更多!

辛露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