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兒的共同「成長」

字体 -

女兒出生,我做母親了!

2014年,女兒出生了,皺巴巴的小臉,醜得有些讓人嫌棄,又有些讓人憐愛,抱起剛剛墜地的她,我有點不捨得放手。從那一天起,生命中多了一個讓我最牽掛、最愛的人。

女兒像花朵一樣在我的眼中一天天綻放,她的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一句懵懂的牙語,我都知道她想要做什麼。同樣,女兒對我的情緒變化也很敏感,她會第一時間發現我在煩惱鬱悶,而後抱著我說著稚嫩暖心的話,讓我感動、讓我流淚;也會在我高興時,偎依在我懷裡撒嬌,讓我陪她玩。我和女兒成了最親密的人。

女兒多動,我找到了「教子」的方法

三歲時,女兒上了幼兒園,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女兒太活潑好動,上課時總好擾亂別的小朋友學習,老師為此多次與我溝通,讓我配合好好教她改正一下。老師甚至建議我帶孩子到醫院檢查一下,看是否患上了「多動症」。老師的話讓我很尷尬,也覺得很沒面子,心想:別人家的孩子都那麼聽話,就我們家的孩子與眾不同,不僅自己不學習還干擾別人,不行,我得改變她……於是,女兒每次放學回家,我就給她「補課」,勸她聽話,上課時不要招惹別的小朋友。儘管這樣,老師還是不斷地往家裡打電話,說女兒還是老樣子,這可讓我犯愁了,不知怎麼做才能解決女兒的問題。無奈之下,我開始在網上廣泛搜索有關教育兒女這方面的知識,有時也在網上聽專家講座。隨著接觸這方面知識的增多,我由起初只是想改變女兒「多動症」的想法,變成了想全方位地教育女兒,使她將來無論幹什麼都出色,都能讓人羨慕、誇獎。當有了這樣的理念後,我便按照育兒知識所倡導的「大人不能一味地寵溺孩子,不能慣著他,他提什麼要求你都答應他……」來實施我的計劃。當看到書中說「有一天,他做任何事都會不顧及你的感受,不再怕你,他會騎在你的頭上、脖子上,不再把你當回事」這話時,我決心以後不再寵溺她了,要教會她懂規矩,做任何事都得聽我的才行。

女兒摔筷子,我摔碗壓制她

有一次吃晚飯時,因我不讓女兒繼續看電視,她就不好好吃飯,甚至還摔筷子。我一看,女兒這麼小就不把我放在眼裡,以後長大了還會聽誰的啊?為了教育她,我不僅摔了筷子,還摔了飯碗和菜盆……一時間,屋內碗筷、飯菜一片狼藉,女兒看到這一幕被嚇哭了,開始向我道歉,哭著說她錯了。看到「教育」方法初見成效,我接著「教育」女兒說:「我辛辛苦苦做好飯,你就應該好好吃才對,我是你媽媽,你就該聽我的!我可以疼你、寵你,但決不允許你騎在我頭上撒野。」我厲聲訓斥著,女兒站立一旁,哭聲不止,淚流不斷。我雖心疼,但想到要在女兒面前維護自己的地位和尊嚴,讓女兒聽話,也只能這樣做了。

女兒變了成了「木頭人」

看著女兒終於聽話了,我便以為自己的新教育法是對的,以往就是對女兒太溺愛了,才使得她無論是上學還是在家都不懂規矩,太頑皮,太任性,我決心再接再厲,鞏固已有的成果。因此,每當女兒貪玩不按時回家,或招惹別人時,我不是大聲斥責,就是打她的屁股、打臉或罰站,直到她向我認錯、道歉為止。本以為孩子在我的教育下終於有了轉變,可慢慢地我發現,起初那個天真活潑的女兒不見了,她開始變得怯懦,也不再圍著我轉,不愛跟我說話了,總是有意無意地躲著我,避開我的目光,想撒嬌時總要看一看我的臉色,變得讓我感覺女兒近在咫尺,又好遙遠。

一天晚上,女兒做了噩夢,一邊哭,一邊對我道歉。我去安慰她,親近她,她卻不再讓我靠近,不再讓我摟著她睡覺。從此,她要麼自己睡一邊,要麼自己睡在另一頭。看到女兒這樣,我傷心極了。我原本只想讓女兒快快長大,並不想讓她這麼小就遠離我而「獨立」,如今女兒變得讓我開始不安,甚至憂心忡忡,女兒做錯事後,為了不挨訓、挨打,謊話也越來越多;有時女兒不敢多說話,也不敢隨意笑,低著頭,目光游離;有時走路甚至像賊一樣偷偷摸摸的,越來越不正常,快變成「木頭人」了,我與女兒的關係出現了危機,不由得懊悔自責,我是不是對女兒太苛刻了?那個天真活潑的女兒怎麼不見了?

神的話讓我看清了自己

這時,我不得不反省自己,為什麼我努力教育女兒,反而造成這樣的後果?如今,女兒似乎是聽話了,在學校也不像以往那樣好動了,但卻變得孤僻、怯懦了,女兒怎麼會變成這樣了呢?我很納悶,正在我不知所措時,看到神的話說:「很多事其實就是因為父母總佔著父母的位,總把自己當回事,總把自己當成父母、長輩,『無論什麼時候你也逃不出我這個當媽的(當爹的)手心,你到什麼時候都得聽我的,你都是我的孩子,不管到什麼時候這個事實不變』,這個觀點把他害得挺苦、挺慘,把兒女害得也挺苦,活得也挺累,是不是這麼回事?這是不是人不明白真理的表現?

還有許多父母認為自己做什麼都沒錯,『我這麼做只要是為他好就沒錯』,他還有這個思想觀點呢。你怎麼就沒錯呢?你也是敗壞的人類,你怎麼斷定你自己就沒錯呢?你只要承認你自己沒有真理,是敗壞的人類,那你就有錯,你就能出錯;你能出錯,你怎麼還事事處處都管著兒女,讓兒女處處事事都聽你的呢?這是不是狂妄性情?這是狂妄性情,這是凶惡性情。

神的話我真是心服口服,一直以來我就如神話語揭示的那樣,認為女兒是我生的,我是她媽,我疼她愛她,她就應該聽我的話,我為她好,就有理由讓她這樣做,那樣做,卻從來沒有想過我這樣做到底合不合乎神的話,是否符合真理。其實在神面前我和女兒都是受造之物,地位都是平等的。可自己總想轄管孩子,無論對錯,都要讓孩子聽我的,還認為若不維護自己做母親的尊嚴、地位,將來孩子就會得寸進尺不把自己放在眼裡,這不正是天使長的本性嗎?想想女兒與我疏遠,原本天真活潑的性格發生了變化,都是因為我造成的。當孩子不聽我的話,還發脾氣的時候,我就比孩子更厲害、更凶狠,這不都是狂妄性情嗎?孩子做錯了事,我讓她認錯,而自己做錯了事,卻從不向孩子道歉,想想自己做媽媽真不合格,實在對不起孩子。今天是神給我指明了教育孩子的正確路途,我決心放下家長的架子,與孩子嘮嗑、談心,同時,我也要正確對待女兒存在的問題和缺少,並且禱告神,願神保守我的心能安靜在神面前,帶領我行出神的話。

我在一點點改變

起初一段時間,孩子對我還是防備,不管我怎樣輕聲細語地與她說話,她總是怯生生的縮著脖子,眼神裡帶著害怕,這就更讓我傷心內疚,覺著孩子這樣子都是因為我造成的,以後不管怎樣我都願放下架子與孩子嘮嗑,改善與孩子的關係。不過,因著自己敗壞太深,天然本性不是說變就能變的。一次,我看到女兒把家裡弄得亂糟糟的,我眼睛一瞪厲聲說:「你又想挨打了是不?」看到女兒驚恐的眼神,我意識到自己又老病重犯了,就趕緊在心裡默禱神:神啊,我看到自己的敗壞真是根深蒂固,神啊!願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能夠徹底放下做母親的架子,耐心地與孩子溝通。禱告後,我就對孩子說:「對不起!媽媽想讓你聽話將來有出息,所以看你犟就生氣發火,媽媽錯了,以前媽媽老教訓你,甚至打你,以後媽媽願意改,媽媽不端架子吵你了。」女兒聽到我這麼說,眼神裡仍保留一些不確定、不信任,但不像起初那樣戒備了。看到女兒對待我的態度有所轉變,我不由得在心裡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並立志要多實行神的話,早日擺脫狂妄性情的苦害。

又有一次,女兒和鄰居的孩子一起玩,可玩著玩著,女兒就爭鄰居家孩子的東西。看到這一幕,我又忍不住大聲訓斥了女兒。剛說完,我心裡就充滿自責。於是,我就對女兒說:「媽媽發火訓斥你不對,但是你不應該搶別人的東西,或偷偷拿走,如果你十分喜歡,媽媽可以帶你去買。媽媽以後和你做好朋友,好不好?」女兒聽到我這麼說,高興地點點頭說:「嗯!」這時,鄰居見我向女兒道歉就不理解,說:「你咋能給小孩道歉呢?」我笑了笑,心想:這不都是神的話才讓我有了一點人樣嗎?以前我可凶著呢!想到神的話說:「就是做一個普通的人,對待兒女、對待自己的家人就像對待一個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樣,雖然有責任,有肉體關係,但是站的地位、角度與朋友或者普通的弟兄姊妹是一樣的就行了。就是不能轄制,不能管束,不能總想掌控、控制他的一切……」我更堅信我所做的沒錯,不管別人怎麼看怎麼說,父母和孩子就應站在同等地位上,誰有錯就改,大人和小孩在神眼中不都是嬰孩嘛!

木頭人女兒變成了乖乖女

經歷一段時間後,當再面對女兒做錯事,我想管制她、訓斥她時,就會想到的話說:「允許他出錯,允許他說錯話,允許他做幼稚不成熟的事,做愚昧的事,不管發生什麼事,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說,交通,尋求。」藉著神話語的開啟,我心裡就不再生氣了,而是能主動多提醒她或告訴她哪裡錯了,該怎麼做……隨著我實行神的話增多,女兒也不再躲避我,還開始理解我、體貼我。一次,我做家務時,手被弄傷流血了,女兒便主動幫我收拾東西,還說些安慰我之類的話。看著女兒在一天天長大、懂事,我的心倍感溫暖,我知道是神的話像明燈一樣照亮了我的心,是神的話語感化了我的心,也感化了孩子的心,使女兒恢復了以前的天真活潑,使我們也恢復了以前那種親密的關係。

女兒受到了老師的誇獎

一段時間後,女兒的老師見到我,誇獎女兒說:「她雖然是班裡年齡最小的一個,卻表現得比一般小朋友都懂事,她與許多小朋友也都能和睦相處。別的小朋友哭了或爭東西時,她還會去哄、去勸,而且還善於幫助小朋友做事,而她自己的事卻不讓老師操心。」聽了老師的話,我心裡很開心,也很感慨,女兒能變得這麼懂事、聽話,都是神的話達到的果效以往我憑著知識、天然的個性來教育女兒,怎麼也達不到我想要的效果,還差點把孩子教育成「木頭人」。我剛開始實行了一點神的話,女兒就變得比我想像的還棒,我從心裡感謝神,是神的話改變了我的狂妄性情,同時,也使我找到了教育孩子的祕訣。看到女兒的變化,怎能不叫我心歡喜呢?!

可愛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