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做事,更要會做人!一名領導的心聲

字体 -

我是一名機械工程師,大學畢業後到本地一家重型機械公司上班,負責機械的設計和維修。轉眼間,半年過去了,我的工作進展得相當順利,工作中無論遇到什麼難處,我都能靠自己熟練的專業技術,讓問題迎刃而解,所以經理對我的工作表現頗為滿意,還稱讚我的工作做得很到位,甚至堪稱完美。能獲得經理如此的評價,我頓時覺得自己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一天,經理把我叫到辦公室對我說:「因為公司還沒聘請到人,所以想讓你負責管理公司幾架不同類型的重型機械,工作量會加倍,工作時間也會延長,當然為了減輕你的負擔,公司會調配十個人員做你的下屬,你負責管理,你覺得怎麼樣?」看到領導對自已委以重任,我內心抑制不住的興奮,心想:憑藉我在大學期間學習的豐富知識,以及在實習公司所掌握的扎實技術等,完全可以勝任這份工作,所以我自信滿滿地接受了挑戰。

正式接手工作後,我嘗試把手上的一些工作分給下屬,看他們做得怎麼樣,然後再做進一步的打算。誰知結果讓我很意外,下屬們雖然有多年的工作經驗,但他們的素質有限,工作死板,不懂變通,機器運作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如果書本上沒有他們就來找我解決,我心想:這些人怎麼這麼木啊,工作那麼多年都不懂得變通。無奈之下我只能用自己所掌握的知識告訴他們怎麼做,當講完一個操作流程時,初中水平的他們都說不太理解,我真是無奈了,心裡有些急躁:經理怎麼找這麼一群人給我做下屬,這是幫忙還是添麻煩呢,反應這麼遲鈍,真不曉得他們這六七年怎麼混過來的?費這麼大勁給他們講,還不如我自己做。後來考慮到他們素質太差,文化太低,我很不放心把工作分配給他們,擔心萬一出什麼問題,我作為一個領導可要負責任的,所以我只把一些不涉及公司利益的小事情分給他們做,涉及到公司利益,需要動腦筋的問題,我都事必躬親,從頭到尾,都是我一個人去研究。

工作還不到兩個星期,新機械就出問題了,因我掌握的都是理論知識,所以面對實際操作中出現的問題我就不知道如何解決了,想到公司領導對我的信任,我感到壓力很大。為了熟練地掌握操作技術,我經常加班熬夜獨自研究機械的操作手冊,一個多月下來,我的睡眠嚴重不足,上班一點精神都沒有,而且一聽說經理要見我,我整個人就變得特別緊張。一天早上,機器突然停止了運作,我和下屬折騰了好久也沒有修好,導致一早上都沒有工作,嚴重地耽誤了工作進度,經理就把我罵了一頓,還諷刺說:「現在大學生的能力真的很差,不知道學的東西都是幹啥用的。」聽到經理這般冷嘲熱諷,我心裡很不服,不就是因為我經驗不足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只要我掌握一些操作,這樣的錯誤我絕對不會再犯第二次。」

到月底了,經理組織大家開工作會議。為了顯示我的實力,我用一些專業知識把自己的建議說得無與倫比,正當我興高采烈地發表自己的建議時,兩個工作經驗稍微豐富的下屬當場指出我建議的不足之處,聽後我心裡很惱火:你們才接受幾年教育啊,不就是工作資歷比我多幾年嗎?有什麼資格指點我,何況經理能選我擔任這個職位,這就證明了我的能力不比你們差。於是我就和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辯了起來,為了壓制他們,我不由自主地放開嗓子大聲說話,並使用一些深奧的詞彙和他們聽不懂的理論與他們狡辯,最後他們終於沉默了下來,因為他們覺得我很專業,應該聽我的,而經理聽我講得頭頭是道,也接受了我的建議。

為了讓大家看到我有管理能力,我開始嚴格地管理下屬,每當看到他們在工作中偷懶,或者應付了事,我就會劈頭蓋臉地訓斥他們,說得他們不敢抬頭。一天,我看到一個下屬在工作時間玩FB,我就氣不打一處來,心想:你們也太沒有責任心了,工作做不完竟然還玩手機。尤其看到其他部門的人也在,我更覺得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挑戰,他們是我的下屬,一舉一動都代表了我,這麼沒規矩,這讓其他部門的人員怎麼看我啊,豈不笑話我教導無方嗎?於是我大聲教訓他們說:「你們在我這裡幹活就必須遵守我的規則,工作時間不准玩手機、不准接私人電話,誰做不到就給我走人。」那個下屬被我說得不敢抬頭看我,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是不是說的有些過分了,但一想到我是他們的領導,領導的責任就是管理好下屬,讓下屬聽話,所以我也心安理得。

幾個月後,一位姊妹給我傳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通過姊妹的交通我才知道我們人類被撒但敗壞後,身上就有了撒但的敗壞性情,我們憑著撒但的敗壞性情活著,就變得越來越沒有人的樣式,末世全能神道成肉身發表真理就是要拯救、潔淨我們,我們只有接受神的新工作,按照神的話去實行,才能脫去敗壞性情,活出一個正常人的樣式。平時姊妹也會和我分享她經歷神審判刑罰的見證,我覺得姊妹的分享很實際,很願意與她交流。

一天晚上,在與姊妹聊天時,姊妹發現我的聲音沙啞,就問我聲音怎麼啞了。我說:「我今天狠狠地教訓了下屬,他們工作時心不在焉,拖拖拉拉,還頻繁出錯害得我被經理罵。」姊妹聽了我一番牢騷後,就對我說:「我們都是神眼中的受造之物,受造之物都是平等的,只是我們工作的職責範圍不同,作為一名領導,你可以嘗試關心他們,而不是一味地發火指責他們,你這種表現是狂妄自大,沒有愛心。」聽姊妹這麼說,我臉面有點掛不住,就沒有說話。姊妹見我不說話,就給我發了一段神的話:「人一旦有了地位,情緒常常難以自控,所以很喜歡借題發揮,宣洩不滿,發洩情緒,常常沒事就發火,以顯露自己的能耐,讓人知道他身分與地位的與眾不同。當然沒有地位的敗壞人類的情緒也常常失控,他們的發火常常是因著個人的利益受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尊嚴,敗壞人類常常發洩情緒,流露狂妄本性。人的發火與宣洩都是為了維護罪惡的存在,它是人不滿情緒的表達方式,這裡充滿摻雜,充滿了陰謀與詭計,也充滿人的敗壞與邪惡,更充滿了人的野心與慾望。」姊妹交通說:「我們被撒但敗壞後本性都是狂妄的,尤其當我們有了地位之後,我們就更加覺得自己與眾不同,狂妄性情也就更加膨脹了,只要遇到不合我們心意的事,我們就會用發火來宣洩自己的不滿情緒,其實就是為了讓別人注意到我們的身分,能夠順從我們。當我們的利益受到損失時,我們為了維護自己的威嚴也會身不由己地發火,想讓別人害怕我們,不論在哪種背景下發火,都是因狂妄性情導致的,其目的都是為了維護我們個人的地位、利益以及自己的尊嚴。」

聽了姊妹的交通,想到我為了維護自己是上司的地位、尊嚴,就以發火的方式讓下屬及其他部門的人看到我的權威;在與下屬溝通方案時,如果誰否認了我的方案,挑戰了我的尊嚴,我就大聲地與他辯論,意在告訴其他下屬和我辯論的結果只能讓你們顏面掃地。一直以來我都認為作為一個領導,就要拿出領導的威嚴,讓下屬聽我的,原來我的所作所為是一種敗壞性情的流露,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和尊嚴。

姊妹接著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神造了人,給了人氣息,也給了人一些他的智慧、他的能力與所有所是;神給了人這些之後,人就能夠獨立地做一些事,獨立地想一些事。如果人想出來的、人做出來的在神看是好的,神就悅納並不干涉,人做得對的事,神就以這個為準了。所以說,這句話『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牠的名字。』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各樣活物的名字神並不作任何修改,亞當說叫什麼,神就說『是』,神就確定了那個東西叫什麼了。神有沒有意見?沒有,這是肯定的!在這裡你們看到了什麼?神給了人智慧,人用神所給的智慧做事,如果在神看,人所做的是正面的事,那這事在神那兒是被肯定的,是被承認的,是被悅納的,神並不作任何的評價或者批判。……如果是敗壞的人或撒但與亞當同在的話,他肯定會否認亞當所做的。為了要證實他有獨立的思考能力、他有獨到的見解,他會否定亞當所做的一切:你說要叫這個我偏不叫,我就要叫那個;你說叫張三,我偏叫李四,我就要顯示我的高明。這是什麼本性?是不是狂妄?而在神那兒呢,有沒有這樣的性情?神對於亞當做的這個事有沒有任何的異常的反對的舉動啊?肯定地說,沒有!在神的性情流露裡,沒有絲毫的爭執與狂妄自是,這一點在這裡表現得很清楚。

姊妹交通說:「神是至高無上的,神的地位和身分是尊貴的,但從神性情的流露中看到神的卑微與可愛,神沒有狂妄性情。只要人類按神的心意做事,神就認可,不會更改、否認。對照神性情的流露,再看看我們對待下屬的態度,看到我們身上流露的敗壞性情,我們真是太狂妄,太自是自高了,而神的性情太美麗了,真讓我們感到蒙羞啊。」姊妹的交通讓我感到無地自容,想想自己是一個敗壞的人類,但在公司一旦有了很高的職位,就為所欲為,用權力欺壓人,與神的卑微隱藏相比較,我感到很慚愧。當時我就立定心志,要勇敢地向下屬道歉並承認自己的錯誤。

第二天早上,想起昨晚對神的承諾,我心裡有些後悔了,難道我真的要和下屬道歉啊?他們平時在一起愛傳話,講是非,如果我真向他們道歉了,他們將這件事情告訴其他部門的人,那我在他們眼中成了什麼人啊?!思來想去我還是開不了這個口。第三天晚上我下班後,姊妹發信息問我向下屬道歉了嗎?我就找藉口說這兩天工作忙,把這件事情忘記了。姊妹說:「工作忙都是藉口,你是不是想逃避,不想道歉啊?」我不好意思地說:「沒有,我明天就向他們道歉。」

第二天我剛要上班,姊妹就發信息提醒我要實行真理,我心裡又有壓力了,但是覺得我不能再逃避了,不然我太沒信用了。到公司後看看手錶,還差幾分鐘下屬就來上班了,我心裡很著急,有點坐立不安,一想到要向他們道歉,我還是實行不出來,心裡特別煎熬,那一刻我真想放棄了,實在不行就告訴姊妹我已經道歉了,撒一次謊也沒事吧。但很快我就放棄了這樣的想法,如果這樣做我心裡會更不安,而且是錯上加錯,一時間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實行真理裡面受痛苦,這是必經之路,如果實行真理的時候,人裡面的東西都對,就不需要神成全了,就沒有爭戰了,人也就不受痛苦了,就因為人裡面有許多不合神用的地方,有許多肉體的悖逆性情,所以才需要人更深地學習背叛肉體的功課,這才涉及到神所說的讓人與他同受的『苦』。」從神的話中我才認識到自己真的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想實行真理活出正常人性都這麼難,這時我更加體會到我們太需要神的拯救了,也明白了神今天擺設環境不是讓我出醜,而是要拯救我脫離撒但的捆綁,活出正常人的模樣。於是我就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求神加給我力量和勇氣,讓我能實行真理為神作見證,禱告後,我心裡逐漸平靜了下來。這時下屬都來上班了,於是我把他們叫到會議室,先和他們說聲對不起,然後跟他們敞開自己以往做過傷害他們的事,並請求他們的原諒。道歉後,我心裡像卸了一塊大石頭一樣,整個人都變得輕鬆了。下屬看到我如此的舉動,感到很驚訝,但他們都表示能理解我的處境,做領導的壓力也蠻大的。看到下屬這麼通情達理,我感到很蒙羞,他們真的是好人,可我卻那樣對待他們,我這人真是太敗壞了。

從此之後,我經常和下屬一起吃飯,問問他們工作上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我能幫助的儘量幫助。他們也和我聊他們家庭、工作上的事,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我感覺他們都很親切,就像我的前輩一樣,我們之間的關係變得融洽了。

由於公司很多工作都是我親力親為,所以我時常感覺有些身心疲憊。有一次聚會時,弟兄姊妹問了我近期的情況,我就跟弟兄姊妹說了自己對下屬的看法以及工作所面臨的壓力。一個姊妹聽後說:「其實神所造的萬物盡善盡美,每個人都有自己長處,我們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好,這只能說我們太狂妄了。我們來看兩段神的話吧:『受造的萬物之中,由大到小,由小到微小無一不是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所創造出來的,每一樣受造之物都有其特有的、固定的存在的必要性與價值,不管它的形式與構造有什麼不同,總之,只要是出自於造物主的創造,它都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存活。』『不要自以為是,要取別人長處彌補自己缺欠……看誰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讀完神的話,姊妹接著交通說:「神是公義的,雖然神給每個人不同的素質、才幹,但每個受造之物都有自身存在的價值。我們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強,看不起別人,這是我們狂妄自是的性情導致的,受這種性情的支配,我們就會用自己的優勢與別人的缺點比較,這樣就不能公平對待人,更不能讓別人發揮自己的功用。你應該嘗試讓大家找到自己的位置,發揮他們的潛力,這樣才能把工作做好,同時你也能吸取別人的長處來補足自己的短處,這樣我們就能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了。」

聽到姊妹的交通,我恍然大悟,原來我總以高學歷、掌握專業的技術來高捧自己,小瞧別人,這也是狂妄自大的本性導致的。想想世人還說「天生我材必有用」,我怎麼就看不到別人的長處呢?如果他們真的一無是處,怎麼會在公司工作這麼久呢,也許我真的錯了。我應該嘗試讓他們發揮自己身上的特長,大家一起分工合作,共同完成工作。此時我心裡釋放一些了,第二天我就逐漸給他們分工作。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我臨時有事必須提早下班,但是工作上有些問題還沒解決,我正發愁不知道該怎麼辦時,突然想起姊妹與我交通過每個人各有所長,要相信別人,不要低估他人於是,我就嘗試把工作的事情放手交給下屬,同時也給他們提了幾個解決方案。隔天,經理喊我到辦公室,我心裡突然緊張了起來:「不會是昨天我交給下屬的工作出問題了吧?」當我走進辦公室看到經理嚴肅的表情時,我心裡更緊張了,心想:肯定是昨天的工作出問題了,這一次肯定又要挨罵了。正當我東張西望,不知所措時,經理突然伸手說要和我握手,我還沒反應過來,經理一邊和我握手一邊笑著說:「今天早上客人打電話說我們這個團隊很棒,工作效率高,他們遇到的問題很快都得到解決了,這都是你的功勞。」聽到經理這番話,我感覺太意外了,這不是我的功勞,而是下屬的功勞,於是我坦白地告訴經理:「昨天我把工作上的事情交給下屬後,因為有事情就提早下班了,這是他們的功勞。」經理對我說:「這也是你領導有方啊!」我沒有想到經理會稱讚我,心裡雖然很高興,但讓我更激動的是,我真實地看到了神的作為,看到了神的話就是真理,按照神的話去實行,就能看到神話語的權柄,感謝神!

這件事情發生以後,我在工作上重新做了調整。先從十個下屬裡面選擇了兩個組長帶領其他的下屬,比較差的下屬,我就安排他們跟組長學習,然後我負責培養組長,這樣我就能騰出更多的時間來做我的事了。調整後,我發現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長處,有的下屬經驗豐富,能夠看到問題的重點,然後去解決;有的下屬雖然工作很慢,但他們很細心、很穩重,而且他們幾乎很少出錯;還有的下屬很愛鑽研,遇到不懂的問題,他們還會上網查資料、看視頻,尋求解決的辦法,更重要的是當他們有活做的時候,再也不玩手機了。面對這樣的結果,我心裡特別感動,看到自己當初真的是太無知,太愚昧了,如果提早讓大家都得到鍛煉,我何苦那麼累呢,狂妄自是的敗壞性情真是害人不淺啊!

在一次聚會中,一個姊妹與我們交通說:「我們被撒但敗壞後,撒但就給我們灌輸了各種撒但毒素,我們憑這些撒但毒素活著,流露出來的都是敗壞性情,比如我們憑『唯我獨尊』這個撒但毒素活著,性情就特別狂妄自大,凡事都以自我為中心,總讓別人聽自己的,也不容易接受別人的建議,所以我們要解決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就得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在神的話上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然後實行真理憑神的話語活著。」

姊妹的交通讓我意識到,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在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根深蒂固,它支配著我們的一言一行,是我們急需解決的撒但性情。認識到這些後,在與大家相處時,我就學會放下自己。討論工作時,我會給每個人發表觀點的機會,當大家的意見有衝突時,我也不再持守自己的看法,而是以投票的方式去決定哪個方案對公司比較有益處,當這麼實行時,我發現下屬們提的建議雖然比較傳統,但有很多值得借鑑的地方,他們的意見加上我的提議簡直就是一個絕佳的方案!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在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中,我看到自己是一個狂妄自是,不懂得尊重人、體諒人,對人沒有絲毫愛心的人,我憑敗壞性情活著給人帶來的都是轄制、捆綁,甚至傷害。同時,我也看到神卑微隱藏的性情太美麗了,讓我很羨慕,我願意按神的話去實行真理活出正常人性,當我按神的話實行學會放下自己,公平對待人時,心靈得到了真正的釋放。經歷後我才看到神的審判刑罰就是光,對人是最大的祝福和保守,只有神的審判刑罰,才能讓我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我願意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安慰神心,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愛慕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