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天窗說亮話,這才是一家人

字体 -

「哎呀!琪琪,快點快點,上學要遲到了。」

「明明,快點起來洗臉。」

……

馨月一遍又一遍地催促著。

「代源源,你到現在還沒起床嗎?趕緊起床刷牙洗臉;我的琪琪小祖宗,你怎麼還在玩呀!你再不起床,一會兒趕不上校車,這麼冷的天,外婆可不想送你去學校。乖乖的,趕緊起床吃飯。」婆婆緊接著叫道。

早上是馨月和婆婆最忙的時候,要準備一家人的早飯,還要負責叫這幾個懶蟲起床、吃飯上學,這樣的戲碼每天都要上演一遍。

不一會兒大家都起床了,人頭到處竄動,他要刷牙,她要上廁所,她要找鞋,她要找衣服……終於都收拾好開始吃飯了,吃飯也堵不住嘴巴,又開始七嘴八舌地抱怨……

「哎呀!今天怎麼又吃饅頭啊!我想吃油條,喝豆漿。」還在整理著衣服的婆家二姐(代源源)一臉不高興地說道。

「二姐,早上時間那麼緊,哪有時間買油條和豆漿啊!」聽了二姐的話,馨月有些不高興地說。

「就是啊!老二,你想吃油條,明天早點起床自己去街上買就是了,你自己還不想早起,還那麼多事。」大姐代萌萌也說道。

「我照顧兩個孩子,晚上根本睡不好,還讓我早起,我起不來,剛才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代源源一臉委屈地說。

「舅媽,我媽媽就是一個大懶蟲。」在一邊吃飯的琪琪笑嘻嘻地對馨月說。說完還不忘給代源源做個鬼臉。

代源源聽女兒這樣說自己,故作生氣狀,大家都被她們母女的表演給逗樂了。

經過一陣奮戰,所有的早飯都被消滅掉了,離開飯桌各自忙去了,只有馨月和婆婆收拾殘局。

「馨月,你別收拾了,回屋休息吧!我自己慢慢收拾就行了,你一大早就起來幫我做飯。你二姐就那樣,一點都不懂事,你別跟她一般見識。」婆婆有些愧疚地對馨月說。

「媽,你別多想,我沒事,一家人在一起,多忍點多讓點就會好的。」馨月笑著說道。這話不僅是說給婆婆聽的,也是說給自己的,更是馨月所希望的。

「馨月,媽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在家裡你排行最小,還要擔待你二姐,你二姐這個人就是個馬大哈,沒心沒肺,啥也不懂,我都拿她沒辦法……唉,你公公不在了,我也沒什麼奢望,只要你們姊妹幾個好好相處,我就滿足了。」婆婆說著,眼圈有些紅了。

馨月上前安慰著婆婆,但心裡的苦只有自己品味……

大姐代萌萌兩年前離婚後一直住在這裡,性格還算隨和;二姐代源源,一年有340天都住在這兒,沒心沒肺,心直口快,與恬靜的馨月相比真是南北相差。因著二姐生性懶惰,在一起生活不免讓馨月有些看不慣,但她不曾表露出來。曾有一次忍不住就說了她一句,讓她以後學著勤快點兒,代源源則不以為然地說:「就這我都比以前好多了。」接著又半開玩笑地對馨月說:「你剛才說我,我都不高興了,你是個弟媳婦,啥話俺弟弟說行,你說就不行,說多了就會得罪我們。」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馨月當時面無表情,把源源的話刻在了心上:原來在這個家裡我是個外人,你們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好啊!既然這樣,那以後我什麼都不說了,你們怎樣對待我,我就怎樣對待你們。我掏心掏肺地對待你們,竟然換不來一絲的回報,你們不把我當一家人,我也不會再說你們,免得得罪你們。

一天,琪琪、明明玩耍的時候把馨月的傢俱給弄壞了,二姐找到馨月說:「哎呀!馨月,你買的傢俱太不結實了,琪琪和明明在上面蹦了幾下就壞了,你看咋辦?」馨月為了不把關係鬧僵,強忍著心裡的氣淡淡地說:「沒事,壞了就壞了。」可當看見原本嶄新的傢俱被孩子弄壞後的慘樣,馨月著實有些難受,想想二姐不講理的表情,真想衝到二姐面前講講理:明明是你太寵溺孩子了,這兩個孩子在家無法無天,把我的傢俱弄壞了一點不認錯,還反過來說我買的傢俱不結實,真是不講理。結婚這一年,哪樣東西不是這兩個孩子給弄壞的?馨月心裡既委屈又生氣。這些生活瑣事的發生挑戰著她的忍耐極限,幾次她都想什麼都不顧跟她們理論一番,但又想到爆發「戰爭」帶來的後果,家人的反感遠離,外人的嘲笑諷刺,這樣的結果是馨月害怕看到的,也是她無力承受的。她的內心極度矛盾、糾結,忍又忍不住,又害怕爆發後的結果,她左右為難不知道該咋辦。這樣的掙扎讓馨月心力交瘁,常常一個人偷偷地流淚。

痛苦無助時,馨月突然想到之前媽媽跟她說,神的話語能解決人的一切難處,這時馨月好像找到了希望,拿出放在衣櫃裡的神話語書,打開後看到:「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

馨月細細揣摩著神的話,她明白了整個人類被撒但敗壞後都沒有了真正人的模樣,再加上社會的傳染、薰陶,人都是在憑著各種各樣的撒但毒素、法則活著,以至於人的性情都是自私自利、狂妄自高。尤其她看到神說「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這讓她回想到,她之所以這麼痛苦,就是因為活在了與家人勾心鬥角的情形裡,每一次生氣,其實都是因為家人觸碰到了她的臉面、自尊。就如這次她聽了二姐說的話,就覺得二姐沒把她為這個家任勞任怨的付出當回事,反而把她當成外人,心裡就特別痛苦,也不想再理二姐了。她原本能忍讓著讓兩個姐姐常年在家住,是想讓家人和外人都誇自己好,說自己賢惠、大度。為了得到這個好名聲,她就利用撒但的處世哲學「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能忍則安」來與家人相處,認為遇到事只要多忍多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能與家人和睦相處,家人也會認可她脾氣好,從而尊重她、喜歡她。結果,二姐不但沒有誇她,還數落她,她心裡就感到很委屈。想到這些,馨月認識到她的存心目的都是為了虛榮、名譽,出發點、存心也是為自己,是自私的。

馨月又回想到,她平時遇到什麼事不明說,而是背後給丈夫說,讓丈夫出頭給兩個姐姐說,她認為這樣不但維護了她的臉面,還達到了她的目的;她有時看見二姐溺愛孩子,意識到這樣做不是愛孩子而是害孩子,但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知不對少說為佳」「話到嘴邊留三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些處世哲學,認為這是別人的孩子,以後教育成啥樣跟自己沒關係,說多了還得罪二姐,弄不好二姐還會認為她討厭孩子呢,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才不幹呢!……馨月越回想越覺得自己的心地好狹隘、好卑鄙啊!這哪還有一點人的模樣啊!在神話語的揭示中,她的良心很受責備,不願意再憑撒但毒素、法則活著,願意轉變這些錯謬的、坑人的處世之道。

接下來,馨月默默呼求神,求神帶領她知道以後該怎樣與婆婆、姐姐相處。禱告後,她看到神的話:「沒有語言的溝通,沒有心靈上的溝通,人與人之間不可能知心,不可能互相供應、互相幫助。你們是不是有這個體驗?如果你的一個朋友什麼話都跟你說,他心裡怎麼想的,或者心裡有哪些苦楚,有什麼高興的事也跟你說,你是不是覺得跟他特別知近呢?他願意跟你說是因為你的心裡話也跟他說,你跟他特別合得來,所以你才能跟他融洽相處、彼此幫助。……你想讓別人對你有信任首先你得是一個誠實人誠實人首先得能把心亮出來,讓大家看到你的心,看到你的所思所想,看到你真實的那一面,不要偽裝,不要包著裹著,人家才能信任你,才能把你當成一個誠實人這是做誠實人的最基本的實行,這是前提。」從神的話中馨月找到了實行的路,就是與人相處要敞開心、互相交心,若想與家人和睦相處,就得把自己的心裡話都告訴她們,不管是好的想法,還是不好的想法都說出來,與家人交心暢談,這樣大家的心都敞開了,彼此之間就沒有隔閡距離了,若是都包著、掖著,不交心,只能越來越有隔閡,甚至嚴重了還會有恨。

馨月揣摩著神的話和自己的表現,覺得自己憑撒但哲學活著確實不好,不僅不能給家人帶來益處,自己也活在痛苦當中。就如自己為了維護好形象,有什麼得罪人的話都讓丈夫去說,讓丈夫做孬人,其實即使丈夫不說透,兩個姐姐也能料到是她指使丈夫說的,這樣一來自己會因看不慣兩個姐姐的一些做法更厭煩她們,而兩個姐姐也會因為她在背後指使丈夫說她們,而對她心生厭煩。時間一長,彼此中間就有了一堵牆,互相接觸時都會變得小心翼翼,也都感到壓抑痛苦。倒不如像神的話說的做個誠實人,把心裡的看法、想法,甚至痛苦、難處都說出來,有什麼矛盾或不愉快的事,都拿到大面上說,免得背後活在互相猜疑、爭鬥、防備中,弄得大家都受苦。想到這些,她願意丟掉坑害人的撒但毒素、處世哲學法則,按著神的話實行。

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真想按著神的話實行,就得把內心的想法都亮給姐姐和婆婆,這對一向愛面子的馨月來說,無疑是一個挑戰,有幾次她都欲言又止開不了口,實在沒有勇氣。於是她就在心裡禱告神,求神幫助帶領她,讓她能明白該怎麼做。

禱告後,她翻開神話語書看到:「神的話裡面都是人該具備的真理,都是對人最有益處、最有幫助的,是你們身體裡需要的滋補品、營養品,是幫助人恢復正常人性,是人該裝備的真理。你們越實行神的話,你們的生命長進越快;越實行神的話,真理越透亮。你們的身量長大了,對靈界的事就看得越透,得勝撒但就越有力。」看了神的話,她再次意識到只有神的話是真理,不實行神的話就得不到真理,就不能活出正常人性與家人真正達到和睦,也擺脫不了撒但的苦害。想想自己按著撒但的處世哲學活著,外表看似和睦,內心卻惱怒、痛苦,從事實中看到撒但帶給人的不是正道,而是邪道。認識到這些,她下定決心一定要做個誠實人,不再被撒但苦害捉弄。

第二天,馨月向神禱告,求神幫助她能實行做誠實人的真理,不再包裝自己,與家人交心,把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亮給家人看。午飯後,二姐和婆婆來到她的房間,她意識到這是神給她安排的做誠實人的機會,就鼓足勇氣一口氣把一直以來心裡的想法都說了出來,比如她為了讓家人喜歡、讓外人誇讚是怎樣做的,實行了外表的忍讓背後有哪些痛苦,看了神的話是怎麼揭示她的敗壞,她又是怎麼反省認識自己的等等。說完後她的內心覺得很敞亮,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輕鬆、釋然,她意識到這樣做是對的,是合神心意的,但她還是有點擔心二姐聽後會不高興。沒想到二姐抱歉地說:「以前我總認為你人性好,即使有時我們有一些不合適的地方,你也不會介意,我們在你面前就越來越放任自己。今天聽你這樣一說,我才知道原來咱們都是一樣的,每個人都需要得到他人的理解、體諒和尊重,有些地方我的確做得不合適。就像這次媽生病,我知道你們帶媽看過醫生了,但我還那樣說你,我做得確實不合適啊。以後你要是看見我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合適,就及時給我說一下,我儘量改。」婆婆也說:「馨月,你今天能敞開心向我們說說你的心裡話,這真是神的話達到的果效,咱以後都好好追求真理,變化咱們的敗壞性情……」馨月看見婆婆和二姐不僅沒有嫌棄自己,還安慰自己,心裡高興極了,感到一家人的關係更親了,心也更近了。她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體嘗到按著神的話行,的確給自己帶來了平安喜樂和釋放,神的話真能變化人啊!

有了這次的經歷,馨月體嘗到實行神話語的甜頭,之後她為人處事再也不願憑著撒但毒素法則活著了,有什麼難處和不對的想法,她都願意單純敞開,尋求交通,自身有哪些缺少也願意接受別人的指點幫助。

一天,馨月回到家,看到家裡一片狼藉,凳子東倒西歪扔得到處都是,滿地都是零食的包裝袋,更加氣人的是桌子被明明用剪刀扎得都是窟窿。馨月特別生氣,心想:唉!這個小孩兒太不懂事,現在再不好好教育,長大後不知成啥樣呢。算了,又不是我的孩子隨便他吧!她正想轉身上樓時,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是奉行「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明知不對少說為佳」的撒但法則,這是不合神心意的。隨後,馨月找到二姐談心,讓她適當地教育教育孩子。二姐唉聲嘆氣道:「我也知道這樣慣著他不行,我打也打了,吵也吵了,可他還是老樣子,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教育他了。唉!」馨月聽著二姐的無奈,就給她讀神的話談神的心意,並說:「我們教育孩子也需要多依靠神,不能光用自己的辦法,我們自己要先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做,不能憑著撒但的敗壞性情去教育孩子,那樣他也不服氣……」還給二姐談了身邊的幾個弟兄姊妹的經歷。二姐聽後願意把兒女帶到神面前,按神的話去實行。二姐說:「這樣在一起交通神的話真好,以後咱們有啥話都說出來,我有做得不對的地方,還需你多給我說。」聽到二姐說這話,馨月會心地笑了。

從那以後,馨月看見二姐哪裡做得不合真理,就給她指點幫助,二姐看見馨月有事憋在心裡難受時,也主動給馨月談心,並安慰勸勉她,她們一起尋求神的話來解決各自的敗壞問題。當馨月和家人都注重按神的話去做時,她們的關係越來越融洽了,兩個孩子也不像之前那麼鬧騰了。馨月知道這都是神的話在她們身上達到的果效。

馨月每每談起這些經歷,她都非常感謝神對她的帶領與幫助,是神的話讓她對邪惡的、似是而非的撒但法則有了分辨,是神的話讓她有力量掙脫了撒但的捆綁轄制,如今她不再為這個七口之家的相處而發愁了,她願在凡事上都按照神的話去實行。

筆者:小會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爱夏天 - 2018年4月6日 22:31

    难得一见的好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