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杰与袁明的故事

字体 -

文杰上大学后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与男友袁明相识、相恋、相知的过程,让文杰相信爱情是可以用来寄托幸福的。袁明高大魁梧、才华横溢,而且对她温柔体贴、照顾有加,这样的浪漫与温情完全符合文杰对爱情的所有憧憬,她把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寄托在了袁明身上。然而好景不长,大二那年,袁明检查出肝脏功能衰竭的病,这个消息给这对情侣浪漫热烈的感情埋下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但是文杰觉得自己这辈子离不开袁明了,她作好了最坏的打算,无论袁明将来怎样,她都甘心跟着他,她认了!

毕业后,袁明的病情还在加重,重到不能工作。文杰既要照顾袁明,又要承担高额的医药费,她工作之余又做了两份兼职。袁明时常对文杰表达愧疚,文杰总会笑着安慰袁明不要想太多,只管安心养病。文杰虽然在竭尽所能地维护着这段感情,但是局面还是被打破了,她向家人隐瞒了袁明几年的病情,不知怎么突然被家人得知了。这个消息犹如一颗炸弹投入了文杰平静的家,父母、姐姐、亲属们,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说文杰与袁明分手。文杰怎么能放得下袁明呢,她以一己之力与家人抗衡着。直到一天,她从外地回到家,看到好久不见的母亲苍老了许多,花白的头发刺痛了她的心。夜里,母亲苦苦哀求文杰,说自己一直担忧她的将来,实在不忍看着女儿将后半生托付给一个疾病缠身的男人。母亲的眼泪几乎要流干了,文杰扑到母亲怀里艰难地向母亲承诺:等袁明好些了,他们就分手。

接下来,文杰四处寻求良方,精心照顾袁明,袁明真的一天天好起来了。袁明恢复到可以正常工作后,终于知道了文杰与母亲的约定。袁明主动放开了文杰的手,那一刻,文杰的心撕裂般地疼起来……

pair-2879672_960_720.jpg

分手后,文杰会偶尔给袁明打个电话问候一下,知道他还好,文杰就放心了。几年过去了,文杰成了大龄青年,给她介绍对象的人几乎踏破了她家的门槛,可她的心封得紧紧的,因为她的心里始终有一个袁明。后来还是年迈多病的母亲苦苦哀求,文杰才不得以选了一个老老实实,在外地工作的男人结了婚。婚后文杰不再与袁明联系了,日子过得如同白开水一样平平淡淡,她的心也如这日子一样再无涟漪。后来文杰听说袁明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职位连连高升,她在心中暗暗为袁明高兴。

又是几年过去了,一日,文杰突然接到了袁明朋友的电话,对方告知她:袁明病危!文杰得知噩耗,急忙赶往医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已气若游丝的袁明,但这久别重逢的一面竟是永别……

葬礼上,告别厅里放着袁明的遗照,那是他大学时期的照片,是文杰曾经最喜欢的一张。当年的心上人书生意气,风华正茂,而今音容笑貌已不在,只剩下相框中的遗容和葬礼上催人泪下的哀曲。若不是朋友的搀扶,文杰早已瘫倒。周围人的交谈传进文杰的耳朵:“多可惜啊!这么年轻。听说感情受挫后,就再也没找过女人,一心扑在工作上,整天应酬不断,硬生生把身体累垮了……”文杰哭得近乎昏厥。回到家,父母、姐姐都闻讯赶到了,望着他们,文杰的心里满了怨气:如果你们当初不把我和他拆散,如果我能一直照顾他,他怎么会有今天?

从那以后,文杰的心里就像压了一块石头。虽然日子还在过,可她总会在笑着笑着时突然想起袁明,笑容就会马上凝固。文杰再也没有真正的快乐了,她觉着是因为她当年的放手才让袁明对感情失去了希望,只能以拼命地工作来麻醉自己,结果积劳成疾,那么年轻就离世了。文杰觉得自己欠了袁明一条命,对袁明的愧疚折磨着她度过了很多无眠的夜晚,她总在想怎样才能把自己的愧疚传递给阴阳两隔的袁明呢?文杰的丈夫虽然不常在家,仍然觉察出了文杰的异样。夫妻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冰冷,文杰对自己的婚姻也不抱希望了。

当文杰的生活灰蒙蒙一片时,一个朋友把神末世拯救人的福音传给了她,神的话语如同一股暖流滋润着文杰冰冷的心。

一天,文杰看到了一段神的话:“如果说一个人的出生是其前世的缘起,那么一个人的离世便是其前世的缘落了;如果一个人的出生是一个人此生使命的开始,那么一个人的离世便是其此生使命的结束了。造物主既然为每个人设置了固定的出生背景,也必然为每个人安排了固定的离世背景。这就是说,每个人的出生都不是偶然的,每个人的离世也不是突发的,每个人的生死都与前世今生有着必然的联系。一个人出生的背景如何、离世的背景是什么,都与造物主的命定有关,这就是一个人的宿命,即一个人的命运。既然一个人的出生有诸多说法,那么一个人的离世也必然有各种特殊的背景了,这样人类中就产生了各种不同的寿命,也产生了各种离世的方式与时辰:有的人身强力壮却早年夭折,有的人体弱多病却长命百岁,寿终正寝;有的人死于非命,有的人则自然辞世;有的人客死他乡,有的人则在亲人的身边闭上双目;有的人死于空中,有的人则死于地下;有的人溺于水,有的人则亡于灾;有的人卒于晨,有的人则卒于夜……人都想生得风光,活得精彩,死得轰轰烈烈,但没有一个人能超越其宿命,没有一个人能摆脱造物主的主宰,这就是人的命运。人可以为自己的未来作出各种规划,但没有一个人能规划出自己如何出生与离世的方式与时间。尽管人都极力回避抵制死亡的到来,但死亡却在人不经意间悄悄地逼近人,没有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世,也没有人知道自己将以怎样的方式离世,更没有人知道自己将在何地何方离世。很显然,掌握人类生死大权的并不是人类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种生灵,而是拥有独一无二权柄的造物主;人类的生死并不是自然界某种规律的产物,而是造物主权柄主宰之下的结果。”(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文杰反反复复地读着这段话,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下来,心里也随之释然了。原来每一个受造之物都有自己的宿命,掌握这宿命的正是创造天地万物,又供应、主宰万物生命的神!神对每一个人的前世今生都有合适的安排,我们任何人都无法逃脱神的主宰。袁明年纪轻轻就离世,不是因为文杰当年的放手,这是他的宿命,是神早就主宰命定好的。袁明今生的使命已经完成,就算文杰能一直在他的身旁照顾他,也挽留不住他的生命。文杰长长舒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不见了,她感受到了久违的轻松。

而另一方面,文杰也体悟到了神这样安排他们两个人的宿命,其中包含着神的爱与良苦用心。袁明的宿命就是活到中年为止,这是无法改变的。这样,如果当年他们真的在一起了,而今的局面将更加让文杰难以承受。毕竟两个人如果相伴多年,中年丧夫守寡的痛苦,并非是每一个女人都能承受得住,尤其是像文杰这样多愁善感,柔柔弱弱的女人。果真那样,文杰的下半生真就是毁了!她会一直活在对袁明的思念中,直到老死。如今文杰从神的话中明白了神主宰人类命运的事实,减轻了心中的愧疚与自责,她才清醒地意识到,神给她安排了一个不善言谈的丈夫,生活中少了一些浪漫,但有一个人在实实在在地跟她过日子。即使自己的那位心上人离开人世,还有一个完整的家供她栖息,使她多愁善感、极其脆弱的心灵免受更大的伤害和打击,而自己因为对神的主宰命定不认识,一直活在埋怨中……想到这里,文杰泪如雨下,失声痛哭,看到只有神最爱人,最了解人的所需。神给每一个人安排好的人生才最值得我们用心去经历、体尝,因为这摆布安排里包含着神对我们的眷顾与牵挂,无尽无休,浩瀚深沉。

如今,文杰的生活很稳定,信神读神的话语,聚会过教会生活已成了她生活的主旋律;传福音见证神对自己的奇妙拯救,更是她一直要实行下去的事情。她和丈夫之间的关系也变得融洽了,家里的欢声笑语越来越多。文杰偶尔还会想起袁明,但已不再哀伤。她觉得那是一段神摆布的特殊人生经历。一路走来,当她蒙神拯救来到神面前后,终于认识到:正是神归正了她的人生轨迹,使她亲身体验到了什么才是爱,什么才是幸福,活在神面前,顺服神摆布,一辈子过得才安稳。敬拜造物主,尽好本分还报神的爱,活着才有意义,有价值。

小林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