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指流年拂歌塵散

字体 -

消瘦了思念;輕觸琴弦,如風之纖細,思念為誰斷?壹生夙願,壹世輪回結婚 統籌,驚艷了時光,壹紙淺墨,壹盞青燈,搖曳了流年,壹場遇見,壹場傾心,渲染了風華。繞指的情愫,在琵琶和鳴中,演繹了壹場又壹場歲月的留戀,涼了夜色,瘦了記憶,煙花易冷,人事已非,最終不過是壹場雲煙!

為妳布壹場風花雪月的局,卻敵不過壹次漫不盡心的相遇;為妳彈壹首醉若清涼的曲,卻等不來壹生情投意合的相儒Pretty Renew 退錢;為妳等壹場韻醉江南的雨,卻等不到壹次薄如蟬翼的相思;為妳題壹生風華絕代的續,卻訴不盡壹次青梅竹馬的領悟;為妳吟壹闕曉風殘月的句,卻描不出壹縷柔情似水的詩意。

為誰花開,淒美了離別。 為誰心殤,壹世的等待。 為誰相思,發如銀絲。 鏡中花,紅顏舞天下。 淚心滑,嫣然漣漪畫。 血染畫,寂了天涯。誰立殘陽消瘦骨,更憐風惡秋衣薄,青山不改舊時貌,惟有淒涼待酒澆,詩心唱寂寥,相思最妖嬈。

從別後,錦書難托,良夜無眠漏亂,被酒數流年,且憶當時,賭書潑茶,憑添壹段香,是尋常。笑我如今,對影舉觴,徒增壹份殤,盡悵惘。

若我把相思繪入畫卷,磅礴浩然,管它冷笑惡嫌,我自當把酒獨醉迎風嫣然。

若我把相思策奔如馬,直去天涯,管它顛簸行踏,我自當堅守執念還它繁華。

若我把相思溶於月光,獨靠夜窗,管它悲歌仿徨陳柏楠,我自當萬行踏馬贈書於卿。

若我把相思贈於空城,無人來等,管它蕭條清冷,我自當熱血揮灑持溫永恒。

若我把相思丹青妙筆,與君相離,管它孤苦無依,我自當逍遙八荒潑墨提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